南蘇丹:李爾縣的員工見證

南蘇丹:李爾縣的員工見證

2017-04-26

我叫蓋特庫斯(Gatkuoth),31歲。我是一名無國界醫生社區健康人員。我來自南蘇丹李爾縣(Leer)的帕亞克(Payak)。2014年戰事爆發之際,我在班提烏(Bentiu)。後來我回到帕亞克,在那裡我們有一間茶店。雖然武裝分子在開火,但我們長期以來都不需走避他們的車輛,因為道路上佈滿水和泥濘,車輛不會從那邊過來。槍戰發生時,我們做的只是躺下來。但當那些小溪變乾,道路開放時,武裝分子到來,住在帕亞克的人就要往西方和南方逃去。

2015年,我開始為無國界醫生的一個麻疹疫苗專案擔任臨時員工。同年,我一位在無國界醫生李爾醫院手術室工作的兄弟詹姆斯,在家中被殺。

然後武裝分子襲擊平民了。牛隻和貨物會被他們掠奪;他們不僅洗劫房屋,而且會燒房子。即使你沒有持槍,他們都會殺你。不論你是男或女,他們都會打你。有一次,他們捉走了約50人,全部都殺掉。

當這種洗劫的事件愈來愈普遍,我們挖了一個洞來收藏一袋袋的高粱。但當衝突愈演愈烈,我們在晚上前往那個藏有高粱的洞,我和妻子分掉了那些高梁,然後逃離。

我們七人一起逃離,在前往馬耶迪特(Mayendit)縣的路上遇到武裝分子,他們用槍指向我們。他們放走了其中四人,捉走了其中一人,另外二人成功逃走。他們要求我們走另一條路。我們之後去到尼揚波阿島(Nyangpoa island)。我們在那裡待了一天,我第二次被捉走。他們向我開了三槍,但沒有射中我。我們說我們沒有什麼可給他們,但他們依然把我留了數小時。我問他們:「你會放走我還是殺掉我?」最後,他們放了我走。

我想了很多。我昨天被抓,今天被抓。天啊,真的夠了。我們留了七天後,回去帕亞克。

2016年10月,我們再次回到馬耶迪特三個月,以躲避戰事,我們之後也去了多爾赫恩(Dhorkheen)和拜克爾(Bahr)島。我最年長及年幼的孩子跟著我們。其他孩子則跟隨我的母親留在馬耶迪特。我們的家庭很大。我的母親和兄弟與我們一同住在帕亞克。我們有四間泥茅屋,另有一間泥茅屋用來養牛。我上星期回到帕亞克去看看,發現我們的屋子被燒毀,但我以塑膠片建成的棲息處仍在。當帕亞克安全後,我會回去。如果那裡和平,我們當然能夠回去。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