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摩蘇爾的臉孔:讓遭戰爭蹂躪的生命復原

來自摩蘇爾的臉孔:讓遭戰爭蹂躪的生命復原

2017-05-09

伊拉克摩蘇爾(Mosul)的戰事持續,無國界醫生繼續向當地受傷的民眾,不論男女老幼,提供攸關生死的緊急和外科照護。醫療團隊亦正在擴展醫院照護服務,以填補當地醫療系統因戰事而出現的缺口,包括術後護理服務。

對於來自摩蘇爾的傷者來說,緊急創傷手術只是漫長康復過程的開始。無國界醫生因此在摩蘇爾以南的哈姆達尼耶鎮(Hamdaniya)運作一間有40張病床的醫院,專門處理那些正處於術後康復階段,和嘗試重新生活的病人的需求。這間診所目前是伊拉克整個尼尼微省(Nineveh),唯一的手術後護理設施。醫院3月正式開放以來已全力開始服務,治療了120名病人。在醫院內,有複雜傷口的病人定期被更換繃帶等敷料,當中部分人的傷口因戰爭創傷緣故出現感染。病人也會在國際障礙協會(Handicap International)的隊伍協助下,接受物理治療和心理健康照護。很多病人都需要再接受手術,並需長時間復健,才能回到家人身邊。

醫院中很多病人,甚至是醫護人員,都來自摩蘇爾。他們講述在家中目睹的戰爭影響、逃離和受傷經過,以及對戰事的感受:

來自摩蘇爾西部的病人阿里(Ahmed Ali)

「我已在這間醫院待了兩周。太太和女兒都和我在一起。我們在摩蘇爾西部時,因遭到自殺式襲擊而受傷。由於我的兄弟和叔父都為警察工作,我們與『伊斯蘭國』處的不好。他們騷擾我們,並嘗試闖入我們的屋裡。當伊拉克軍隊接近時,我們決定逃離此地。我們與我的母親和兄弟,以及他的家人和鄰居,一行12人徒步逃走。當我們走到距離伊拉克軍人50公尺的位置時,我們經過一間幾乎全毀的房屋。然後,一個地雷在我雙腳下爆炸。當時我抱著女兒迪瑪(Dima),她也因而受傷。突然,有個人從屋子裡走出來,他是一名自殺式炸彈襲擊者。他走近我兄弟一家,並引爆身上的炸彈腰帶。我的兄弟、他那懷孕的妻子、他的兒子和女兒當場死亡。我的另一個女兒和兒子同樣身亡,死者還包括我的鄰居、他的父親和他兩名兒子。」

阿里的女兒迪瑪與家人逃離摩蘇爾過程中,遭地雷炸傷腿部,她的父親說她的康復進度良好。© Diego Ibarra Sánchez/MEMO
阿里的女兒迪瑪與家人逃離摩蘇爾過程中,遭地雷炸傷腿部,她的父親說她的康復進度良好。© Diego Ibarra Sánchez/MEMO

 「警察帶我、我的妻子和女兒迪瑪到一間小型診所急救。我們之後被送往無國界醫生位於哈曼阿利勒(Hammam Al Alil)的創傷診所。我們最後被轉送到位於艾拜盧(Erbil)的醫院,我和太太在這裡的一個月內接受了多次手術。我們之後來到哈姆達尼耶醫院的術後護理病房。感謝主,我的女兒康復進度良好。

說實在話,摩蘇爾裡有很多淒慘故事。我作為目擊者可以告訴你,那裡的情況糟透了。很多平民正面臨死亡。那裡持續遭受轟炸,『伊斯蘭國』持續殺死嘗試逃走的人們。五個完整的家庭在一間房子裡被聯軍空襲所殺,因為『伊斯蘭國』就在屋頂上,聯軍的飛機要轟炸它。

我們都同意,『伊斯蘭國』的人是恐怖分子,但那些前來解放我們的噴射機,為何它要殺死我們?」

不少在戰事中受傷的兒童在無國界醫生位於哈姆達尼耶的醫院內,接受術後護理。© Diego Ibarra Sánchez/MEMO
不少在戰事中受傷的兒童在無國界醫生位於哈姆達尼耶的醫院內,接受術後護理。© Diego Ibarra Sánchez/MEMO

來自摩蘇爾西部、五歲的病人法騰,她的爸爸告訴我們她的遭遇

五歲的法騰被炸彈碎片傷及腿部,醫護人員每天為她清洗傷口及更換繃帶。© Diego Ibarra Sánchez/MEMO
五歲的法騰被炸彈碎片傷及腿部,醫護人員每天為她清洗傷口及更換繃帶。© Diego Ibarra Sánchez/MEMO

「當伊拉克軍隊重奪西摩蘇爾一帶時,我們回到我們的房子裡。法騰在花園裡玩耍期間,一個迫擊炮彈落在花園裡並爆炸。法騰的腿部被炮彈碎片所傷。我們先帶她到哈曼阿利勒的無國界醫生診所急救,她之後被轉送到位於巴特拉(Bartella)的前線醫院接受進一步治療。她現在住在我們先帶她到哈曼阿利勒醫院的術後護理病房。醫護人員每天為她洗傷口並更換新的繃帶。法騰是一個很勇敢的女孩。她喜歡玩耍、笑,但她很想念她留在家中的兄弟姊妹,會在晚上哭泣。她全部七個兄弟姊妹狀況也不錯,感謝主。」

法騰的爸爸形容她是勇敢的女孩,經常面帶笑容。© Diego Ibarra Sánchez/MEMO
法騰的爸爸形容她是勇敢的女孩,經常面帶笑容。© Diego Ibarra Sánchez/MEMO

來自摩蘇爾西部、51歲病人哈希姆(Shamel Hashim)

哈希姆受流彈所傷,傷口一度受到感染。© Diego Ibarra Sánchez/MEMO
哈希姆受流彈所傷,傷口一度受到感染。© Diego Ibarra Sánchez/MEMO

「3月7日,我當時就在摩蘇爾一間屋內。『伊斯蘭國』與伊拉克軍隊正在該區戰鬥。一架直升機朝著街上的『伊斯蘭國』戰士開槍時,一顆子彈穿過窗戶並擊中我身旁的牆。子彈反彈碰到我的胸口後,擊中我的手臂 ,打碎了骨頭。我的兄弟是一位護士,他當時在場,立刻為我急救。我之後在一間前線醫院進行兩次手術,第二次手術過後,我被送回家。但我的傷口沒有復原得很好,甚至受到感染。於是我入住我們先帶她到哈曼阿利勒醫院接受術後護理,現在已好多了。我的兒子跟我一起在醫院裡,其他家人則在摩蘇爾東部。」

來自摩蘇爾東部的無國界醫生護士 伊斯梅爾(Aswan Ismael)

「我來自摩蘇爾東部的哈特巴(Al Hathba),我們在衝突期間留在那裡。那些槍聲、炮彈聲非常恐怖,街上隨處可看到屍體,但我們不能離開,因為這既危險也非常昂貴。當『伊斯蘭國』在2014年進入摩蘇爾時,我繼續在綜合醫院工作,但他們對女人非常差,當他們嘗試用棍子打我時,我辭職了。我在家裡待了超過一年。我原本修讀電子工程,但為了幫助別人,我轉去讀護理。我很喜歡在這裡為無國界醫生工作。我們照顧剛完成手術的病人,協助他們康復。我每周也有一天在哈特巴的綜合醫院工作。但那裡的工作十分困難,因為他們幾乎甚麼都缺:藥物、儀器和金錢。我們甚至沒有薪水。摩蘇爾東部的安全形勢仍不是太好,我們只在缺乏食物和水等必需品時,才會離開房子。在房子裡,我們沒有電力和飲用水供應。」

原本修讀電子工程的伊斯梅爾為了助人,轉行當護士。©Diego Ibarra Sánchez/MEMO
原本修讀電子工程的伊斯梅爾為了助人,轉行當護士。©Diego Ibarra Sánchez/MEMO

來自摩蘇爾的護士尤尼斯(Sara Younis)

無國界醫生護士尤尼斯說,她對摩蘇爾的前景仍抱有希望。©Diego Ibarra Sánchez/MEMO
無國界醫生護士尤尼斯說,她對摩蘇爾的前景仍抱有希望。©Diego Ibarra Sánchez/MEMO

「我當了七年護士。當『伊斯蘭國』到來時,我正在摩蘇爾的一間醫院工作,之後我們搬到蓋雅拉 (Qayyarah),我繼續當了一陣子護士,最後也得放棄。為了安全,最好還是盡量遠離『伊斯蘭國』。我真的很喜歡當護士,當我無法工作時,我感到很辛苦。我現在一周六天,在無國界醫生哈曼阿利勒醫院的術後護理病房輪班工作。在我休假的那周,我會到蓋雅拉的基礎醫療中心工作一天。我實在見過太多恐怖的事。我們與戰爭和暴力共存了很長時間。現在我難以相信我們已被解放。我仍然對摩蘇爾抱有希望,希望有朝一日它會再次成為美好的地方。」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