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與前行

生、死與前行

2017-06-07

三個月在南蘇丹波爾的救援任務,我沒看過一位病人,或是他們的家人們,流下一滴眼淚。

一名孕婦懷著她的第二胎來到醫院。她的情況很危急────她陣痛了半天才出發前往醫院,當她來到這裡時,已是陣痛第三天,她極度疼痛,連聲音也顫抖。她血壓低,並且脫水,需要接受急救及緊急剖腹生產。我們立即迅速反應,發電機燃料、手術工具等一切立即準備就緒,隨即為她進行剖腹生產。當我把嬰兒拿出來時,手術室內所有人都眉頭深鎖。嬰兒發藍,沒有哭叫,那表示他嚴重缺氧。

在波爾這裡沒有新生嬰兒的加護治療病房,但我們還是要盡可能搶救。經搶救後,嬰兒情況稍有改善,他和母親雙雙被送到病房。不過,數小時後,嬰兒情況突急轉直下,我們立即進行心肺復甦,來自挪威的麻醉科醫生馬丁(Martin)與我盡用盡全力,試圖讓那微小心臟再次跳動。Martin不停地叫著「寶寶、寶寶加油!加油……。」15分鐘後,情況仍未見起色。當Martin和我正準備再做心肺復甦時,那位母親捉著我的手,用丁卡語說︰「停止醫生,停止。讓他走吧。若小孩注定不能活下來,他終究活不下來。這就是生命。」幾分鐘後,男嬰就在他母親懷中安詳地走了。

這個病例對我的衝擊很大,在香港,新生嬰兒的死亡率很低。像我這樣來自香港的醫生,怎麼可能相信嬰兒出生後會這樣死掉?初生嬰兒和病童一直是我最在乎的,這些天真無邪的小生命本來就不應受到各種疾病苦楚,更不要說是飢餓與戰亂。他們本該過著無憂無慮和快樂的日子,他們本該獲得愛與喜樂。也因為這樣,我從來不喜歡兒科。看著小孩受苦,或是要放手讓他們離去的感覺,每一次都讓我心碎。我心裡很難過,但當我看到那位母親,她眼裡的平靜讓我驚訝。她沒有哭,也沒有流淚。

南蘇丹長年受衝突蹂躪,局勢不穩,生活絕對不是安穩富裕。我們的司機曾告訴我,每天早上起來,看到家人安好活著,他已很感恩,有早餐吃已是奢侈。「南蘇丹,每個家庭都總有人在戰爭中喪生。」他說。也許,就是他們經歷過的困苦,以及生命的殘酷,讓他們如此堅強和達觀。

我們曾經收治一個遭槍傷的女人,她的村落遭另一部族的人攻擊而受傷,與其他傷者一起來到醫院。子彈從脖子前方進入,從頸椎右邊穿出。她十分幸運,子彈沒有傷到該部位任何重要血管,也沒有擊中脊椎。她只需要接受傷口清理和包紮、服用抗生素和止痛藥。對她更大打擊的是,她失去了所有家人。她的丈夫為了保護家人而喪生,她的四個孩子則被擄走了。一個家庭就這樣在一瞬間崩解。可是,她一滴眼淚也沒有流下。她想的是:她的接下來該怎麼走,她可投靠哪一個人,她可在哪裡找到食物…… 生存,是她想的事。也許這些槍擊、擄掠、生與死,已經是這裡的人生活的一部分,他們唯一的選擇是繼續前行。

這裡的人個子高大又強壯────不論是體格或是意志上的強壯,總讓我覺得他們是「戰士」,是生存的戰士,從不因困難而消沉。我對他們深感佩服。

▌作者資訊 
陳詩瓏醫生為香港公立醫院外科醫生,於2014年加入無國界醫生。2016年10月獲派往南蘇丹波爾,參與她首個前線救援任務,為期三個多月。
dr_shannon_chen.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