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加拉羅興亞危機:人們處於「生存模式」

孟加拉羅興亞危機:人們處於「生存模式」

2017-10-23

在10月23日星期一,無國界醫生(國際)主席廖滿嫦醫生將出席羅興亞難民危機認捐會議,並將會發言。此會議由聯合國人道主義事務協調廳 (UNOCHA)、國際移民組織(IOM)和聯合國難民署(UNHCR)舉辦,歐盟和科威特協辦。隨著緬甸若開邦爆發新一輪暴力衝突,孟加拉科克斯巴扎爾(Cox’s Bazar)正面對難民湧入的危機。廖滿嫦醫生日前曾到訪當地,本文記述了她在當地的所見所聞。

「在過去兩個月,接近60萬名羅興亞難民湧入孟加拉尋求安全棲身地。目前人數增長未有減緩的跡象──單計過去兩週,就有4萬人從緬甸過境,顯示在若開邦的暴力仍然持續。

若非親眼看見,此危機的嚴重程度實在難以理解。難民棲身的營地環境極度惡劣和不穩。那些臨時營帳看似是由泥巴和塑膠帆布搭建,再用竹枝加固,散布在各個小山頭。如果你站在庫圖巴朗(Kutupalong)臨時營地的主要出入口,營地看起來較有組織。那裡早在本次難民潮前已有數千名羅興亞人棲身。但如果你深入營地,走進叢林、走進沒有道路的區域,則完全是另一回事。那裡幾乎沒有任何服務提供,人們居住環境惡劣得令人震驚。整個家庭擠在塑膠帆布下,在滿布泥濘、容易水浸的地方棲身。他們僅有少量家當,容易受到大象的襲擊,亦未能獲得乾淨飲用水、食物、廁所或醫療照護。

這是新一輪的流徙危機,人們都在生存模式下過活,這從他們的身體語言便清晰可見。他們過一天算一天,每天嘗試取得最基本的生活所需。目前那裡的人道援助很零散:某處有塑膠帆布分配的同時,米飯或飲用水卻在另外一處分發。

無國界醫生自2009年起在庫圖巴朗運作一間醫療設施,我們已把住院部的接收能力,由50張病床增至70張,我們現在每天要為800至1,000名病人看診。我們的救援隊伍正在治療一些我們不常見的問題,例如成人因普通的水樣腹瀉而缺水,導致虛脫或死亡。我們在科克斯巴扎爾其他地區增設了醫療和水利衛生專案,以便更全面地回應呈指數增長的醫療需求。但當地正急切需要更多的行動回應。那裡的營地是一個公共衛生的計時炸彈。

我們亦不應忘記羅興亞人流離失所的根本問題──緬甸持續的危機。人們並不會無緣無故逃離家園。他們是因為生命危在旦夕、別無選擇下才離開。數十萬人仍然滯留在緬甸,活在惶恐之中,接受人道救援的機會亦被中斷。

孟加拉在兩個月內迎來逾50萬人湧入,是龐大且極為慷慨的舉措。但這亦讓當地面對很多挑戰。世界上沒有任何國家可單憑一己之力,去滿足這麼龐大的需要。我們促請孟加拉政府持續開放其邊境,亦呼籲國際社會支持此英勇無畏的舉動。協助預防一場公共衛生災難的出現,是捐助國或捐助機構的責任。要做到這點,我們必須確保對於曾面對暴力、強暴和酷刑的人們,其所賴以為生的需要都被照顧到。我們需要更多組織到當地興建廁所、安裝水泵、提供醫療照護和發送糧食。而這有賴孟加拉政府為救援工作提供便利,和容許關鍵多數的人道組織當地工作,才能實現。

這個認捐會議應作為一個警報,是我們去動員,並避免第二個災難發生的機會,以讓這群有迫切援助需求的人得以重拾尊嚴。


無國界醫生在科克斯巴扎爾地區的工作

無國界醫生自1985年起已在孟加拉工作,但這場危機迫使無國界醫生大幅擴大在當地的救援力度。無國界醫生自這場危機爆發以來,已為超過3萬人提供醫療照護,是去年同期到無國界醫生設施求診病人數目的5倍。今年7月,組織每日約治療200名病人,但現在,組織在不同專案地點,每天共治療超過2,000名病人。組織亦正擴展其在庫圖巴朗最大間的醫療設施,把病床數目由50張增至70張,並增設病房及傳染病隔離區。

組織亦已在不同地點開始增建醫療站(巴魯哈利(Balukhali)、曼內戈那(Mainnerghona)),以及派出行動診所,以回應新抵達者的需要。

除了醫療護理,為減低內營地疾病傳播的情況,無國界醫生亦在非正式的營地裡改善飲用水供應和衛生設施,這是組織預防疾病傳播的主要工作。組織已設置了200個廁所、鑽挖25個水井,並設置一個地心引力供水系統,同時每天供水給營地。組織亦正計劃與孟加拉「公共衛生和環境部」及其他機構合作,在環境最惡劣的地區興建廁所和供水點。

由目前至12月底,無國界醫生的目標是在巴魯哈利和庫圖巴朗臨時營地,增設100個深管水井、300個淺水井和1,000間廁所。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