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過去,羅興亞難民仍處於法律困境中,前途未卜

一年過去,羅興亞難民仍處於法律困境中,前途未卜

2018-08-28

歷年來人數最多、湧入孟加拉的羅興亞難民潮,至今已有一年。這些難民無法獲得法律地位,加上棲身的環境惡劣得令人無法接受,仍陷於苦難和疾病的循環之中。

2017年8月25日,緬甸軍方針對羅興亞人進行新一輪的「清剿行動」,導致超過70.6萬名羅興亞人湧入鄰國孟加拉,以逃避大規模的暴力和破壞舉動。若加上因往年暴力事件而逃往孟加拉的另外20萬羅興亞人,滯留在科克斯巴扎爾(Cox’s Bazar)區的羅興亞人總數則高達91.9萬人。過去12個月內,無國界醫生是回應這次危機的前幾大醫療人道組織之一,救援隊在當地的19間醫療設施和行動診所,醫治了超過65.62萬名病人,相等於三分之二的羅興亞難民人數。

起初,無國界醫生醫治的傷病者中,超過一半人有著暴力創傷,其後,人們很快便患上與環境過度擠擁和衛生欠佳相關的疾病。無國界醫生孟加拉專案總管科洛沃斯(Pavlo Kolovos)說:「水樣腹瀉一直是我們在難民營中所見的前幾大醫療問題,這是不能接受的。能夠解決羅興亞難民最基本需求的基礎建設仍未就緒,嚴重影響人們的健康狀況。」

儘管孟加拉表現出寛容的態度,讓羅興亞難民入境,但一年過去,羅興亞人的命運仍然未卜。雖然他們是難民,且在緬甸一向被視為無國籍人士,然而臨時收容這批難民的附近國家皆不對其正式的法律地位給予承認。

科洛沃斯續說:「我們面對的情況是,甚至難以將羅興亞人指認為難民。參與應對這場危機的政府和組織,拒絕承認羅興亞人享有難民的合法權利,或賦予和承認他們其他法律地位,只會讓羅興亞人繼續處於極度脆弱、無助的狀態。」對緬甸政府有影響力的捐助者和政府,同樣未能展現必要的領導作用,施壓緬甸政府停止迫害羅興亞人,這是導致羅興亞人流徙的原因。

此外,由聯合國主導、在孟加拉進行的人道救援活動,至今只得到31.7%的資金。當中,醫療服務僅佔16.9%,導致關鍵的醫療服務明顯不足。羅興亞人在緬甸長期被排拒於醫療系統之外,由於他們的疫苗接種覆蓋率極低,推行預防性的衛生措施尤其重要。無國界醫生所支援的疫苗接種運動,已對預防霍亂和麻疹爆發,以及遏止白喉疫情蔓延產生幫助。

在孟加拉所進行的人道救援行動,因「羅興亞人即將返回緬甸」的理由而受到限制,難以為羅興亞人提供長期或大量的援助。羅興亞人在臨時營地所要忍受的狀況,遠遠低於國際人道標準。難民仍處於和剛抵達孟加拉時一樣的緊急狀況,棲身在由塑膠布和竹桿搭成的臨時帳篷裡。

科洛沃斯說:「在颶風和季風雨的好發地區,羅興亞難民幾無安全穩固的建築物可住,這對他們的人身安全和個人尊嚴構成嚴重影響。」一位難民跟我們的救援隊談到其家人在營內感到何等脆弱:「下雨時,我們一家要一起坐在臨時帳篷內,這樣帳篷才不會被吹走。這裡晚上漆黑一片,我們連燈都沒有。」

儘管羅興亞人在緬甸遭遇的暴力層級之高,並因而受創,但精神健康與性暴力的相關服務仍然不足。羅興亞人的法律地位不獲承認,導致他們未能訴諸司法程序,和獲得合理的法律保障。此外,羅興亞人被困於難民營內,大部分人難以獲得清潔的飲用水、廁所、教育、工作機會和醫療服務。科洛沃斯說:「這些限制不僅規範了援助的品質和規模,更迫使羅興亞人須完全依賴人道援助,剝削他們為自己建立有尊嚴未來的機會。他們每天都為了生存,不必要地苦苦掙扎。」

不少難民都向無國界醫生團隊表示,對未來感到非常焦慮。育有 8 名子女的阿布‧艾哈邁德(Abu Ahmad)說:「我失去體力和工作能力。我對很多事情都感到憂慮,擔憂我的未來。我想到要找食物、衣服,以及和平,和我們所承受的苦難。如果我在這裡待個十年,或只是一個月,我將不得不繼續承受這些苦難。」對於羅興亞人可能要面對長期流徙的狀況,更長久的解決方案是必須的。科洛沃斯說:「現實是,數十萬羅興亞人,過去幾十年間已逃離家園至孟加拉或其他地方,即使他們有機會在安全的情況下重返緬甸,也可能要多等好幾十年。羅興亞人所承受的苦難,不論是規模和廣泛程度,都需在當地、整個地區和國際層面上加強應對,同時必須繼續向緬甸政府施壓,要求其停止針對羅興亞人的行動。」

***

無國界醫生於1985年開始在孟加拉工作。自2009年起,無國界醫生在科克斯巴扎爾區的庫圖巴朗(Kutupalong)臨時營地附近,運作著一間醫療設施和另一間診所,為羅興亞難民和當地社群提供全面的基本和緊急醫療照護,以及住院和化驗服務。為因應大量難民湧入科克斯巴扎爾區,無國界醫生在當地加大救援規模,為難民提供飲用水、衛生設施和醫療照護。

2017年12月,無國界醫生在孟加拉的難民營進行死亡率回顧調查,發現於8月25日至9月24 日期間,至少有9,000名羅興亞人在緬甸若開邦死亡;71.7%的死亡個案是暴力所致,最保守估計,最少6,700名羅興亞人被殺害,當中包括至少730名不滿五歲的兒童

此外,無國界醫生在孟加拉首都達卡(Dhaka)的坎蘭格查(Kamrangirchar)貧民窟,提供精神健康服務、生殖健康照護、家庭計劃和產前檢查,並為工廠工人提供職業健康服務。

無國界醫生亦在馬來西亞和緬甸,為羅興亞人與其他被邊緣化的社群提供醫療服務。在緬甸,無國界醫生自1994年起,在若開邦北部為當地所有社群提供醫療照護。2017年8月11日,無國界醫生的醫療援助專案被迫暫停,當時,無國界醫生在若開邦北部運作著四間診所,提供基本醫療,每月平均進行超過1.1萬次基本醫療和生殖健康門診,並為需要住院治療的病人提供緊急轉介和協助;惟其中三間診所之後被燒毀。

儘管無法進行醫療活動,無國界醫生仍在孟都(Maungdaw)駐有工作人員。我們的救援隊不斷從羅興亞人聽到他們求醫時遇到的困難。這些穆斯林患者的行動自由持續受限,且無法負擔醫療費用。

無國界醫生繼續在若開邦中部的實兌(Sittwe)提供基本醫療和緊急轉介服務。無國界醫生亦在緬甸其他地區,包括撣邦(Shan)、克欽邦(Kachin)、仰光(Yangon)、那伽(Naga)自治區和德林達依(Tanintharyi)省,繼續進行醫療專案。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