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不可能的任務為可能

化不可能的任務為可能

2018-08-22

格蘭特.基托 Grant Kitto

在《不可能的任務:全面瓦解》現場工作與在難民營工作相比,沒你想像中的那麼不一樣,來自紐西蘭的格蘭特.基托如此寫道。

從《不可能的任務:全面瓦解》到無國界醫生

2017年初,在思考多年如何更有效運用自己的實用技能後,我申請成為無國界醫生的後勤人員。我飛到雪梨進行面試,那場面試比我預期的還讓人疲累,但很榮幸地他們接受了我的申請。

我興高采烈地飛回紐西蘭,並在等待無國界醫生幫我媒合專案期間,接受了在《不可能的任務:全面瓦解》片場工作的短期合約。

《不可能的任務》製作團隊想要雇用有摩托車駕照的人。我是個對摩托車很有愛的騎士,立刻把握住了這次機會。我想像著自己會替湯姆‧克魯斯做些摩托車特技。但老天,他並不需要替身,因為大部分的特技場面他都會自己上陣

拍電影及醫療人道救援之間,有許多相似之處。

我希望他們至少會讓我騎新型的杜卡迪。但令我十分失望的是,他們只讓我騎了一台毫無氣勢的鈴木 GN250。

當然,《不可能的任務:全面瓦解》的情節保密到家,所以我並不了解完整的故事。但我不敢相信他們竟然將我裝扮成救援人員。真是太巧了!我在拖車中著裝,並看到我角色造型的原型照片,那正是無國界醫生前線專案的照片。幾天前,我才剛接受了無國界醫生的工作;然後現在我就在《不可能的任務》片場裡扮演救援人員。

格蘭特在烏干達的工作結束後,踏上了摩托車之旅。
格蘭特在烏干達的工作結束後,踏上了摩托車之旅。照片攝於歐洲的蒙特內哥羅。© Grant Kitto / MSF

從紐西蘭到烏干達

2017年底,我結束了在《不可能的任務:全面瓦解》的工作,而無國界醫生也剛以電話通知我前往烏干達的永貝(Yumbe)。我將在南蘇丹邊界的難民營工作,數十萬南蘇丹人為逃離極端恐怖的慘況而逃到那裡。

我被指派為後勤經理,主要的工作是管理車隊。我管理多達15台車輛,包括兩輛救護車,確保它們的維修及保養正常,同時也負責管理當地的司機。我的其他職責還包括維持辦公室、宿舍,以及發電機正常運作等事項。另外,我也與藥劑師密切合作,以確保藥物供應及冷藏鏈不致斷裂,並確定重要藥物能安全而準時地抵達目的地。

「在12個月內,我真的經歷了化不可能任務為可能的過程。」

為無國界醫生工作的這份經驗十分可貴。在這幫忙支持數十萬人健康與生活的團隊中,我只是一小部分。我會面對許多挑戰,常需要隨機應變並解決問題。我很享受與來自世界各地、志同道合的同事們一起工作,也喜愛認識友善的當地人及社群。我學到了許多新技能,也得到一輩子難忘的回憶。

湯姆‧克魯斯能在難民營中生存下來嗎?

湯姆‧克魯斯或許能自己上陣演特技,但他能在難民營裡工作嗎?有趣的是,我在車隊管理、後勤及資訊軟硬體方面的技能,真的從好萊塢片場轉移到了緊急事件的難民營。

格蘭特與無國界醫生車隊。攝於永貝。
格蘭特與無國界醫生車隊。攝於永貝。© Grant Kitto / MSF

在電影產業中,我們經常在風景迷人的地點工作,而這些地點往往都缺乏基礎設施、電力及水源;拍攝場地通常也離最近的醫院好幾英里。在大型片場中,我們能很快製造出一個像小鎮一樣的場地;我們會帶來水、醫療團隊、大型發電機、好幾卡車的食物、外燴團隊、住宿設施,還有帳篷,也會帶來很多車子,有時甚至會有上百位臨時演員,更別提還有湯姆‧克魯斯和賽門‧佩吉。

而在無國界醫生的工作可說是十分相似。當無國界醫生設立緊急醫院時,我們也會帶來發電機、水、大型淨水系統、帳篷、食物及車輛。拍電影與醫療人道救援其實有許多相似之處。

在12個月內,我經歷了化不可能任務為可能的過程。能夠有這樣的經歷,我十分感激。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