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敘利亞被忽視的醫療需求

在敘利亞被忽視的醫療需求

2019-10-02

作者:優素福(Mohammad Al Youssef),內分泌學家

在敘利亞西北部的伊德利卜(Idlib)省,轟炸、炮擊和人們心中的恐懼在近幾個月中持續增長,且無人能完全逃避這些帶來的影響。對部分人來說,還有健康的問題讓他們的生活面對更多挑戰,不過也有人願意全力救助病人。優素福(Mohammad Al Youssef)是一名敘利亞醫生,過去五年間他為無國界醫生工作,為接受過腎臟移植手術者提供治療。

idlib-beyond_trauma_injuries-01.jpg

當醫生成為病人

10年前我做過腎臟移植,那時起我的角色有了轉變:我不僅是醫生,同時也是個病人。那次手術成為改變我生命的關鍵時刻,對我的職業生涯亦然。雖然我是接受過專業培訓的內分泌學家,但以前我一直只關注糖尿病治療。我自己的移植手術,以及之後兩年在敘利亞爆發的戰爭,激勵了我轉去鑽研其他醫療專長。如今,我是敘利亞北部少數能為腎臟移植病人做治療的醫生。

idlib-beyond_trauma_injuries-02.jpg

開始幫助同樣接受腎臟移植的病友

在敘利亞陷入戰亂之前,病人的治療流程還算直接簡單,公立醫院或健康中心就能提供照護。對腎臟移植病人來說,必要的器材、藥品、透析(洗腎)等都是免費的。但2011年起,一切都變了,路上到處出現檢查站,人們無法像從前那樣自由進出村鎮來獲得所需的治療。病人從哪個地方來,會有可能導致他在路上被捕,甚至遇害,且沒人會管你是否生了病需要就診……如果從錯的地方來,就醫者的行動能力就可能會大受限制,甚至影響到治療的進行。

我所知道做過腎臟移植的病人,都是透過私人途徑找藥,或是請國外的親戚買藥運到敘利亞。這些藥是病人唯一的生路,在做完移植後,病人需終身服用抗排斥藥物(免疫抑制劑),來避免自身對新腎臟的排斥反應,一旦停藥,便會出現腎衰竭,這時就需要洗腎。相較於服用抗排斥藥物,洗腎操作起來更加複雜,也昂貴不少。洗腎所需的費用大約是每人每月450到500美元,相比之下,抗排斥藥物的開銷通常為每人每月150到200美元。但即使是使用抗排斥藥物,對於很多敘利亞人來說,也是很大的開銷,比普通人的平均月薪還要高,許多病人根本就負擔不起。

idlib-beyond_trauma_injuries-03.jpg

這就是為什麼2014年我決定透過當地衛生單位與無國界醫生接觸。我知道無國界醫生在霍姆斯(Homs)省運作著一個類似的專案,激發了我想聯絡他們的念頭。我告訴無國界醫生,自己認識的22名腎臟移植病人都負擔不起藥物,並把這些病人的醫療檔案提供給組織。無國界醫生同意為病人免費提供維持生命的治療,這讓我十分高興。作為一個曾接受腎臟移植的人,我希望能夠支持和我一樣的病友,不僅在精神層面,也要盡可能拿出實際辦法。從戰爭爆發開始,這些病人的境遇一直被大部分的人道援助組織所忽略。

idlib-beyond_trauma_injuries-04.jpg

在往後的日子裡,我所關注的群體人數不斷增長,雖然主要僅靠口耳相傳,來找我的腎臟移植病人還是越來越多,想要獲取藥物捐贈。這反映出大量的需求,我照顧的病人數量從起初的22人增長到45人,再到73人,甚至一度達到將近100人!2015年,另一家人道救援組織在阿勒坡(Aleppo)省也開了同樣的專案,並請我幫忙。於是我把時間分配給兩家機構,在敘利亞北部共監督100多位病人的診療;而我也些病人是在衝突動盪中流離失所,從敘利亞其他地方輾轉來到這裡。

過去五年裡,照料這些病人完全改變了我的生活。當人們提到敘利亞時,我聽到的總是戰爭帶來的創傷,幾乎沒有人會關注經歷了移植手術、急需維生治療的病人境況。 2014年起,我所做的工作為我帶來了安慰和滿足感,但說實在的,我也對在如此充滿挑戰的環境下工作和生活深感疲憊。曾經我也想過要放棄,但我的病人並沒有離開我,他們告訴我,我必須繼續奮鬥下去,因為他們沒有別人可以靠了。

只要我的病人還需要治療,我就不會放棄這項事業。我無法丟下他們,所以我會一直努力,直到他們都健康平安。

如今,在伊德利卜,局勢尤為惡劣,戰爭也看不到盡頭,我們不知道未來會怎樣,因為這裡的情況每天都在變。目前我唯一能確信的是,只要我的病人還需要治療,我就不會放棄這項事業。我無法丟下他們,所以我會一直努力,直到他們都健康平安。這些人最關心的不是戰爭,他們只想過正常人的生活,為他們提供治療是唯一的解決辦法,也是他們生存下去的保障。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