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強病患意識,讓愛滋遠離馬拉威

加強病患意識,讓愛滋遠離馬拉威

2019-12-10

儘管馬拉威現已針對愛滋病大刀闊斧採取行動,希望能夠降低人類免疫缺乏病毒(HIV)感染率與相關死亡人數,但當地仍有許多居民受到感染,甚至惡化為HIV晚期(即愛滋病)。

所幸,新的照護模式可藉由協助各個社區發現病徵並加速轉介流程,讓檢驗出HIV陽性反應的患者能夠獲得快速且有效的治療。

緊鄰莫三比克的恩桑傑(Nsanje)位於馬拉威南部,居民約有30萬人。根據當地政府預估,其中有12.5%(約為24,000~25,000人)檢驗出HIV陽性反應,大幅高於全國平均之9.2%。正因如此,在當地唯一的公立醫院外頭,總是能夠看到許多尋求醫療照護的人們。

2019年10月,奧斯丁(Austin)由於體重大幅減輕並有頻尿症狀,由救護車送達恩桑傑地區醫院接受治療。他在2016年已檢驗出 HIV 陽性反應,並持續接受抗反轉錄病毒的藥物治療。這段期間,他唯一一次停藥是由於與妻子發生口角,在一氣之下自行停藥三個月,隨即便嘗到惡果。

「我在與妻子吵架時脫口說出『我死了最好』,所以在那之後的三個月我就擅自停藥,而很快地病情便惡化了。」他回憶道。

這並非自行停藥的唯一案例。自從 MSF 於馬拉威開始工作以來,便注意到許多病患會由於各式各樣的原因,而中斷抗反轉錄病毒治療。

於恩桑傑地區醫院進行心理社會支援與輔導相關工作的卡馬努拉(Brains Kamanula)說道:「有些人認為當地的傳統療法療效更佳。」

此外,距離遙遠與經濟困難也是病人停藥的因素之一。對部分居民而言,即使是距離最近的醫療院所仍十分遙遠,同時交通費可能也十分高昂。此外,當生存與維持家計對患者而言乃是當務之急時,工作的重要性自然便高於就醫需求。

卡馬努拉說道:「許多人沒有辨識愛滋病徵的基本知識,而MSF的衛生推廣員即便能夠到各個社區傳播相關知識,卻也無法觸及所有人。因此,許多人總是等到病況極為嚴重時,才會選擇就醫。」

近況檢視

長期以來,愛滋病病毒在馬拉威十分盛行,而愛滋病也高居全國死因之首。根據估計,馬拉威每年約有13,000人的死因與愛滋病相關。近年來,全球對抗愛滋、結核和瘧疾基金(The Global Fund)美國總統防治愛滋病緊急救援計畫(PEPFAR)已投入大量資金,致力於管理並降低感染愛滋的人數,期望能在2020年前達成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UNAIDS)的「90-90-90」目標──讓 90% 的 HIV 感染者了解自身狀況、讓確診感染者中有 90% 可持續接受抗反轉錄病毒治療,並讓 90% 的接受治療者成功抑制其病毒量。然而,減少愛滋相關死亡人數的進程目前卻停滯不前。而為了向恩桑傑區的愛滋病患 註1 提供更佳的照護服務,無國界醫生與馬拉威衛生部共同制定了名為「照護圈」的新運作模式。

恩桑傑專案的醫療組長科利(Jomah Kollie)說道:「照護圈的目標是能夠及早辨識病徵、強化圈內轉介系統(例如社區、衛生中心與醫院),藉此降低愛滋病患死亡率。我們希望加強社區辨識病患的能力、確保衛生中心能進行有效率的診斷與相關措施,並由地區醫院提供深入的評估與優質照護服務。」

當患者抵達恩桑傑地區醫院時,會先送至快速評估單位,以盡快穩定其狀況並進行評估。後續則會根據結果提供適當治療,並安排患者住院。

malawi-msf-assess-hiv-patient-justin.jpg
MSF 及衛生部醫療人員評估奧斯丁(Austin)的狀況。©Isabel Corthier/MSF

「不讓她再度停藥」

25歲的麗塔(Lita)正與父母一同坐在恩桑傑地區醫院女性病房外的蔭涼處。她在年初首度感到不適,並於父母陪伴就醫時檢驗出 HIV 陽性反應。醫院建議麗塔服用抗反轉錄病毒藥物,但她在出院後卻自行停藥,導致症狀復發。她在10月份二度就醫,當時不僅發著高燒、腹脹,且雙腿腫脹。這次,麗塔的父親下定決心要監督女兒遵守療程。

她的父親傑拉爾德說道:「我會看著她,不讓她再度停藥。我會看著她在早上起床後確實服藥,在晚上睡前也會確保她已按時服藥。」

不久前,麗塔走路仍需要他人攙扶,而現在的狀況已改善許多,只是她很想念家中菜餚的味道與三歲的女兒。而接下來,傑拉爾德需要帶他的孫女來進行愛滋病篩檢。

他表示:「我想要帶她來醫院進行篩檢,這樣我們才會知道她的情況,不論結果是陰性或是陽性。」

加強社區共識

照護圈是以社區為單位開始執行。來自 MSF 的社區衛生人員與當地社群領袖、病患與相關組織共同合作,加強現存社區結構、辨識需進一步照護的對象,並提升社區居民對於愛滋病症狀與危險跡象的意識。

資訊與教育負責人盧杭(Moses Luhanga)說道:「以前,愛滋病或結核病的治療大多於醫療院所進行,而與社區之間的關聯薄弱。因此,沒有任何後續措施能夠追蹤中斷療程的患者。」

當確認病患需要進一步治療時,相關人員便會將其轉介至附近的衛生中心,而 MSF 也與馬拉威衛生部共同制定了以快速評估與多項檢測(包含針對隱球菌腦膜炎的隱球菌抗原檢測、CD4 細胞數量以及血糖值與尿液檢測)為起點的照護方案,而衛生中心便會根據結果決定是否將病患轉介至地區醫院。

出院

在另一邊,奧斯丁正在準備出院。在入院12天後終於可以回家,他跟妻子都很開心,而兩人正以馬拉威傳統布料「chitenjes」小心地打包個人物品。除了愛滋病,奧斯丁也確認罹患了糖尿病,而這兩種疾病都將伴隨終身。

malawi-hiv-patient-justin-leaving-hospital.jpg
奧斯丁在醫院待了數天之後,打包行李準備出院,旁邊是他的太太。©Isabel Corthier/MSF

為了確保奧斯丁與其他愛滋病毒呈陽性的感染者,都能在出院後持續進行療程,避免病情進一步惡化,MSF 建立了出院後流程,讓諮詢師拜訪於家中休養的患者。

恩桑傑地區離「90-90-90」的目標已經不遠,而下一個挑戰便是讓愛滋病毒感染者能夠持續進行療程,並在生病時獲得優質照護服務。不過,讓病患了解自身病況並開始進行治療,已經是成功對抗愛滋病的第一步。根據恩桑傑地區醫院的數據顯示,在實行照護圈之前,於該院接受治療的 HIV 晚期患者死亡率為 27%;但自從採行了此系統之後,死亡率便逐年下降,去年的比率更低於 15%。

對於與奧斯丁情況相似的人而言,提供適當照護服務不僅能夠協助其維持身體健康,更可促使其採取行動,確保檢驗出HIV陽性反應的其他病患了解自身病況,以開始並持續進行必要的治療。

「我希望能夠改變自己的社區。希望能夠找出受愛滋病毒所苦的人,藉此協助社區居民遠離疾病。我曾受到別人的幫助,而現在是我幫助別人的時候了。」

HIV 防治「分秒必爭」

根據 MSF近期的報告《分秒必爭》(No Time to Lose)顯示,由於許多國家的設備仍不足以篩檢並治療 HIV 晚期,導致仍有數十萬生命因該疾病而逝去。不僅如此,在治療失效或受阻時無法及時作出反應等因素,更使降低愛滋死亡率的進展岌岌可危。

MSF 呼籲受愛滋病影響的國家,與其他援助國家能夠趕緊採取適當措施,於各個社區針對HIV晚期進行防治、偵測與治療。


註1:世界衛生組織將「HIV晚期」定義為 CD4 細胞數量低於200個/立方毫米,或者該組織臨床定義的第三或第四期,或者所有接受相關照護的未滿五歲兒童。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