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無國界醫生的前10大非新冠肺炎專案

2020:無國界醫生的前10大非新冠肺炎專案

2020-12-23

2020 這一年,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長期佔據各地新聞頭條,與此同時,影響全球人民的其他疾病、緊急情況和人道危機並沒有停止。無國界醫生(MSF)繼續在70多個國家,與衛生當局及社區一同提供醫療救助。醫療工作覆蓋了多個層面,包括援助因衝突流離失所的敘利亞人,以及繼續為婦女和女孩提供基本的性與生殖健康服務等。以下是我們在2020年除應對新冠肺炎之外的十大工作重點。

1. 漠南非洲爆發麻疹疫情

2020-top-10-01-measles.jpg
麻疹計畫中,醫生正在評估孩童的狀況。剛果民主共和國東北部的伊圖里省。© Alexis Huguet/MSF

在新冠肺炎的陰影下,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的三個國家:剛果民主共和國、查德和中非共和國在2020年經歷了世界上最大規模的麻疹疫情。

由於有安全有效的疫苗,麻疹早已成為可預防的疾病,但在偏遠的農村地區,村莊通常離醫療設施很遠,這意味著麻疹等可預防但有高傳染性的疾病可以迅速傳播;將冷藏在適當溫度的疫苗運到需要的地方,也面臨著巨大的後勤挑戰;同時,地方衛生中心往往缺乏治療嚴重麻疹病人的能力及所需設備。

2020年,新冠肺炎的預防措施進一步阻礙了剛果民主共和國、查德和中非共和國民眾獲得醫療服務的機會,並可能危及重要的麻疹疫苗接種活動。MSF支援當地衛生部門應對流行病、治療病人,並考慮採取到府接種疫苗的策略。

2. 阿富汗醫療系統崩潰

2020-top-10-02-afghanistan.jpg
在阿富汗的赫拉特,病人正在一間 MSF 診所中等候。© Waseem Muhammadi/MSF 

歷經數十年衝突後,儘管有國際援助,阿富汗民眾在 2020 年仍難以獲得基本醫療服務和緊急醫療照護。

2020年3月,MSF發佈了《現實查核:阿富汗被忽視的醫療危機》報告。透過與赫拉特(Herat)省及赫爾曼德(Helmand)省的病患、照顧者及我們的工作人員進行深度訪談,我們發現不安全情勢、普遍的貧困依舊阻礙著人們得到醫療照護的機會。

暴力,包括針對醫療設施的攻擊,繼續影響阿富汗人的日常生活。5月12日,武裝分子襲擊了MSF在喀布爾達什特巴爾齊(Dasht-e-Barchi)醫院的婦產科病房,以孕婦和新生兒母親為目標,殺死24人。死者中包括11名婦女、2名男孩和1名MSF的阿富汗籍助產士。

面對不安全局勢和未來遭遇暴力的危險,MSF做出從該院撤離的艱難決定。2020年,我們曾在該醫院的婦產病房協助了5,401名產婦分娩,而該地婦產科服務的巨大缺口將會持續。

 

3. 墨西哥移民之路的危機

2020-top-10-03-mexico.jpg
一名移民向無國界醫生在墨西哥的行動診所尋求協助。診所內的人員有醫生、護理師、心理學家和社工。© Léo Coulongeat/Hans Lucas/MSF

由於合法移民管道有著不少限制,逃避迫害和刑事定罪的移民被迫在2020年走上越發危險的路線,以穿越墨西哥前往美國。墨西哥當局增加了針對移民團體的檢查站和突襲,而移民和尋求庇護者在試圖登上被稱為野獸(La Bestia)的北上火車前往美國時,也面臨著被犯罪集團恐嚇或被殺、受重傷等挑戰。

此外,由於對人道簽證、人身保護和棲身處的需求不斷增加,為移民而設的公共服務系統因此崩潰。

MSF 團隊為墨西哥的飄零人群提供醫療和心理健康支援,服務地點包括醫院、弱勢群體庇護所及行動診所。

4. 保障為不同年齡女性提供的醫療服務

2020-top-10-04-woman-in-labor.jpg
2020 年5月,在肯亞奈洛比的一輛救護車中,穿戴基本個人防護設備的MSF緊急醫療技工為即將生產的婦女照超音波。© Paul Odongo/MSF

在大規模緊急情況下,當產科和新生兒照護、產前和產後護理、安全墮胎護理、避孕和性暴力照護等必不可少的性和生殖健康服務受阻或終止,有需求的女性便會有生命危險。

2020年,我們看到醫療系統因大規模疫情的壓力而不堪重負。女性的常規照護選擇也因新冠肺炎疫情的限制而減少。5月中旬在《柳葉刀》(Lancet)雜誌上發表的模型表明,新冠肺炎大流行的影響將導致孕產婦死亡率上升。

MSF致力於維持基本的性與生殖健康服務,並加強對工作人員和病人的防護,使這些服務得以繼續運行。在奈及利亞哈考特港(Port Harcourt)的性暴力照護專案中,工作人員在無法提供面對面心理健康支援的情況下,轉而透過電話提供服務,並在我們的服務項目中增加了行動外展服務。我們還與衛生部合作,派遣1名護理師到離婦女居住地較近的當地衛生中心進行複診。

5. 敘利亞衝突持續

2020-top-10-05-syria.jpg
小男孩拿著他領到的新物品。在敘利亞西北部的難民營中,無國界醫生設有分配站,提供一些基本物資如毛毯和衛生用品等,這邊多是因遍地戰火而離家的國內流民。© MSF 

在過去10年中的大部分時間裡,敘利亞戰火肆虐,造成數十萬人死亡、數百萬人流離失所,帶來極大的破壞和痛苦。自2011年敘利亞發生抗爭以來,治療傷患的醫護人員受到政府迫害,被迫發展成地下網路,而在許多地區,人們想獲得醫療服務的機會仍極其渺茫。

儘管局勢持續動盪,移動亦受限制,我們的醫療團隊仍持續支援醫院和衛生中心,並在流離失所者營地提供服務和援助。在無法親自進入支援的地方,我們透過捐贈藥品和醫療設備、對醫務人員進行遠端培訓,以及提供醫療技術諮詢來提供支援。

6. 在剛果民主共和國應對伊波拉疫情

2020-top-10-06-ebola.jpg
一位護理師正要進入伊波拉治療中心探望病患。在傳染病初起時,MSF設置這個治療中心以便持續追蹤此地區的伊波拉確診患者。© Caroline Thirion/MSF 

2018年,剛果民主共和國爆發了第10次伊波拉疫情,這是該國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波。今年6月,該國還新爆發了一次無關聯的第11次疫情,並持續至今。與這兩輪伊波拉疫情同時進行的是新冠肺炎的傳播,以及麻疹疫情爆發。MSF的醫療團隊運用之前總結的經驗和知識來協助遏制疫情,第10次伊波拉疫情於今年11月宣佈結束。

在之前的伊波拉疫情中,用來集中病患的大型伊波拉治療中心曾引發恐懼。在最新一波疫情中,我們支援當地醫療網路辨識、隔離和治療伊波拉患者,減少對大型集中治療中心的需求,並開創了新模式,其後也被參與應對行動的各方採用。雖然伊波拉病毒的死亡率仍然很高,但這次已明顯低於第10次疫情的數字。

7. 在貝魯特展開傷患急救

2020-top-10-07-beirut.jpg
在貝魯特大爆炸事件後,MSF團隊在受爆炸影響的地區對家戶做登門拜訪,對受影響的人群提供協助及醫療需求評估。© Mohamad Cheblak/MSF

2020年8月發生在黎巴嫩貝魯特的大爆炸,暴露了當地隱藏的需求和脆弱性。當地經濟和政治不穩定,醫療體系不堪重負,再加上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來襲,生活在黎巴嫩的人們經歷了一個又一個危機的巨大挑戰。

除了在爆炸發生後提供緊急創傷照護外,我們的醫療團隊還向貝魯特多間醫院捐贈了用於個人防護的必需品,為那些因醫療設施被毀而無法領藥的慢性病患者提供藥物。此外,我們每個醫療據點的心理醫生會進行家訪,以便為有需要的人們提供心理急救。

8. 為羅興亞難民提供基本醫療服務

2020-top-10-08-rohingya.jpg
在孟加拉東南方的科克斯巴扎爾,無國界醫生的工作人員俯瞰著整個賈姆托利營地。© Hasnat Sohan/MSF 

族群大逃亡發生三年後,針對羅興亞人的系統性迫害仍在繼續。超過86萬多羅興亞難民生活在孟加拉東南部的科克斯巴扎爾(Cox's Bazar),他們擠在26公里的土地上,依賴外界援助,在近期內能安全返回家園的希望渺茫。

MSF在科克斯巴扎爾管理10間醫院和初級醫療中心,開展的活動包括急診和加護病房、兒科、產科、性與生殖健康照護、性暴力倖存者照護,以及非傳染性疾病患者的治療。此外,許多羅興亞人經歷、見證了恐怖的暴力,甚至要面對失業的壓力和生活條件不穩定的焦慮感,故MSF在此也為人們提供心理健康照護。

9. 在南蘇丹治療衝突的受害者

2020-top-10-09-south-sudan.jpg
在班提烏醫院,一位手術房護理師為病患護理傷處。© Caterina Spissu/MSF 

自2013年以來,南蘇丹內戰對平民產生普遍的影響,最近的暴力浪潮更使數萬人流落叢林,對醫療服務、食物、衛生設施和棲身之所有著不少需求。重傷患者數量不斷增加,但南蘇丹卻幾乎沒有醫院能應對這麼多需要手術治療的病人。

MSF的工作人員正在皮耶里(Pieri)和皮博爾(Pibor)鎮,以及其周邊地區的醫療設施中工作,為傷者和流離失所者提供醫療服務。雖然在不安全局勢加劇和新冠肺炎流行期間,一些活動不得不暫停,但由於複雜的衝突及暴力情勢異常嚴重,我們團隊所提供的緊急服務對當地人而言至關重要。

10. 在奈及利亞為兒童提供心理健康支援

2020-top-10-10-nigeria.jpg
一位婦女和她的兩個孩子在果扎的臨時難民營內。 在奈及利亞東北的武裝衝突,令約一千八百萬人流離失所。© Igor Barbero/MSF 

在過去10年裡,許多人為逃離軍隊和武裝組織之間的頻繁衝突,來到奈及利亞東北部的果扎(Gwoza)並在此落腳。他們曾目睹各式暴行,或者失去親人、生計和家園。他們之中很多人是兒童,且是自己一個人來到此地。

MSF在果扎(Gwoza)提供心理健康支援。社區心理健康工作者會向當地人提供相關教育、提升人們對此的意識,諮詢師則會為有需要的兒童及其家庭提供心理健康照護,其中一些活動包括藝術治療及家庭遊戲。孩子的看護者會透過家庭遊戲來學習如何加強與孩子的聯結,為孩子們提供能安全討論自己經歷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