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恐懼的災難正降臨於此」

「我們恐懼的災難正降臨於此」

2020-06-15

葉門亞丁治療新冠肺炎手記

專案副總管巴比克爾醫生(Dr Ghazali Mohammed Babiker)

巴比克爾醫生和他的組員正在葉門對抗雙重危機──新冠肺炎正降臨這個經歷了多年殘酷衝突、醫療體系已陷入危機的國家。他在亞丁市的阿瑪爾(al-Amal)醫院裡和我們分享他的所有見聞……。

我們在亞丁工作期間目睹許多事:2015年葉門戰火最激烈的時期,我們維持著醫院的運作,習慣了在短短幾小時內接收幾百名傷患;去年8月,我們也面對過同樣情形。然而,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即新冠肺炎)在這座城市內爆發,卻格外令人悲傷,因為我們所有人恐懼的大災難正降臨這裡。

在阿瑪爾醫院內,我們運作著亞丁唯一一間新冠肺炎治療中心。我們的醫療團隊包括了葉門本地人員和國際人員,他們不分晝夜地盡力提供最高水準的照護,但就像在其他受病毒影響的國家一樣,我們見識到這種疾病有多致命。

從4月30日到5月17日,我們收治了173名患者,其中至少68人去世,死亡率非常高,但這比較的對象是歐洲和美國的數據──研究顯示,被送進加護病房裡的新冠肺炎患者大約有一半會死亡(註一)。新冠肺炎真的很可怕,而且致命。

在亞丁,患者們往往太晚才來醫院。如果他們到這裡時就已出現嚴重呼吸困難的症狀,要救治他們就會越來越困難。出現輕症時居家隔離是正確做法,但如果你覺得呼吸開始變得困難,那趕快去醫院就診就非常重要。當我們的醫護人員看到病人到院時,已經像離開水的魚那樣喘不過氣來,都會非常心痛,心裡知道無論他們多麼努力幫助病人,都已經太晚了。

我們也知道有不少人在家中死去:本市的殯葬統計資料顯示,上週每天大概有80場葬禮,在以前則只有約10場而已。這一跡象表明,相較於這座城市裡感染病毒而死的人數,我們在治療中心裡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我們也不斷看到本市的醫務工作者中標,這是我們判斷病毒傳播範圍的另一指標。

亞丁的確還有其他疾病流行,但即使當局沒有足夠能力為所有人做檢測,我們還是能確定眼前看到的就是新冠肺炎。登革熱、瘧疾、屈公病均可致命,但它們不會像我們所見到的這樣,在短時間裡奪去這麼多人的生命。

這也是為什麼在亞丁的人一定要嚴肅看待這種病。因為肉眼無法看見病毒,有時大家很難意識到危機的真實存在。它不像戰爭,人人都能聽見槍聲、看到爆炸。這場危機是真的在發生的,我們每天都在醫院裡看到它帶來的後果:人們掙扎求生,而且很多人無法撐下去。

要抑制病毒傳播,每個人都必須貢獻己力。我們都應該盡可能減少外出,不得已須外出時,應至少和他人保持1公尺以上距離,避免肢體接觸。如果有發燒或咳嗽的症狀,就應該待在家裡,以免傳染給別人。大部分新冠肺炎病例都屬輕症,但如果開始會呼吸困難,就一定要去看醫生。

在阿瑪爾醫院開設治療中心實在是挑戰重重。全球每個人都在學習如何應對新冠病毒,但像義大利和法國這種國家有很讚的醫療系統;葉門則相反,連年戰爭已讓醫療系統崩潰。MSF團隊自5月初接管這間治療中心後,投入了巨大精力,但原本工作中得到的成就感,都已被眼前的悲慘情況給沖散了。

我們正盡一切努力要幫亞丁度過這最黑暗的日子,但我們無法獨自面對疫情,聯合國與其他援助國必須做更多來幫助亞丁,還有葉門的其他地區。葉門需要錢來支付醫護人員的工資,醫護人員也需要更多的個人防護裝備來保護他們的安全,病人則需要更多氧氣機來協助維持呼吸。世界不能丟下亞丁和葉門,讓他們獨自面對這場危機。


註一:另外,根據MSF資料,這裡的死亡病人大部分介於40到60歲之間,比法國或義大利要年輕許多。

MSF自1989年起在葉門展開救援工作。2019年,我們的團隊在葉門13個省的12間醫院和衛生所工作,此外還支援其他20餘間醫療設施。團隊正在沙那(Sanaa)的新冠肺炎治療中心協助當局治療新冠肺炎病人,並在全國多地支援當局的應變工作,包括荷台達(Hodeidah)、哈佳(Hajja)、海丹(Haydan) 和哈米爾(Khameer)等。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