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的惡夢:失控的新冠肺炎疫情

巴西的惡夢:失控的新冠肺炎疫情

2020-06-18

新冠肺炎(COVID-19,即2019冠狀病毒病)在巴西釀成了嚴重的疫情,6月中,每天的單日新增確診數來到1.5萬至3萬例,同時有數以百計的人性命垂危;總確診數已破87萬例,死亡人數已超過4.3萬例。

疫情不分貧富,從海線城市延燒到內陸,而平時就不受重視的貧民區居民、無家可歸者以及聚居在河畔部落的原住民等弱勢族群,更因此備受威脅。

亞馬遜州(Amazonas)是巴西境內新冠肺炎死亡率最高的地區,首府瑪瑙斯市(Manaus)內各醫院的狀況令人絕望。負責啟動MSF應對行動的緊急專案統籌詹森斯醫師(Bart Janssens)表示:「瑪瑙斯的四大醫院都收滿了患者,醫療團隊也盡力為重症患者提供照護,但他們常因太晚到院而來不及救治。此外,送進加護病房的患者死亡率極高,同時也有大量的醫療人員病倒。」之所以出現如此驚人的死亡率,肇因於需要加強氧氣治療的重症人數增加過快,但加護病房的床位或醫護人員卻嚴重不足。幾週下來,在一般病房候補加護病房空床的病患中,已有上百人因等待過久而病情惡化。

而在亞馬遜河沿岸需一天半船程才能到達的城鎮特費(Tefe),醫護人員正面臨著更嚴峻的挑戰。詹森斯醫師說:「在我前去評估情況時,醫院的管理團隊告訴我,幾乎所有需要緊急救護的新冠肺炎患者都已不幸病逝。當重症病患登門求助時,醫院常因專業人員不足而無計可施。」

里約熱內盧(Rio de Janeiro)及聖保羅(São Paulo)的死亡率同樣居高不下,甚至連位於巴西北部、與委內瑞拉交界的博阿維斯塔(Boa Vista),也在近日出現類似的情況。

疫情嚴重打擊了巴西對於醫療需求的應對能力。該國護理人員死於新冠肺炎的速度現於全球居冠,其疑似病例及確診總數從4月初的230例,到5月初激增至11,000例,且每月都有近百名護理人員殉職i。此外,根據該國回報的篩檢數可知每百萬人僅有7,500人受檢,執行速度慢得離譜;美國的篩檢率幾乎是巴西的10倍(74,927人/百萬人),而葡萄牙則是12倍(95,680人/百萬人)。如今巴西的總確診數及總死亡數已使其成為全球受創第二嚴重的國家(僅次於美國),不難想見該國境內的慘烈情況。而巴西的弱勢群體和如亞馬遜雨林等遭受忽視的社會角落,更淪為危機中首當其衝的受害者。

巴西MSF執行長雷莫斯(Ana de Lemos)表示:「我們都知道巴西一直是個極度不平等的國家,因此該國如此備受疫情打擊絕非巧合。新冠肺炎彷彿一道探照燈,殘忍卻清楚地曝露這個醫療體系因結構失衡、將大量貧民及無家可歸者排除在外而受困;同時,也揭露了這數十年來,政府都未向亞馬遜雨林這類地區投注適當的醫療資源。我們雖見過州政府或地方政府部署了恰當的防疫措施,但也目睹了中央與地方在防疫指引、政策及一般做法上有所分歧而不同調。尤其是巴西政府常常在官方聲明中,將新冠肺炎的上千死亡人數視為單純的統計數字,有時甚至根本不在意;這樣的情況在民眾心裡種下了困惑的情緒,並削弱了該國的應對能力。」

針對新冠肺炎,MSF已在巴西啟動六大緊急應對專案,分別位於大亞馬遜雨林區的亞馬遜州和羅賴馬州、里約熱內盧及聖保羅。有些專案已設置完成,而有些則仍在緊急籌備階段。

複雜又脆弱的亞馬遜雨林

獨一無二同時又脆弱不已的亞馬遜地區,幅員廣大卻人煙稀少,僅有少數原住民部落在此生活。多年來,許多企業為採礦、伐林、農業等利益而不斷侵犯該地區的環境與生態,長期以來的醫療資源不足也使當地人民的權益受損。因此,當沿岸大城市將新冠病毒傳進雨林時,一場災難就此上演。

MSF新冠肺炎緊急應對專案的負責人維尼耶(Brice de le Vingne)說道:「新冠病毒的擴散速度很快,傳染途徑有時也難以預測。由於回報顯示瑪瑙斯的確診率劇增、大型公墓越來越多,我們於是將應對重心從沿海城市轉移至亞馬遜地區的大城瑪瑙斯。不過,此時的情況已達災難等級,因此即使團隊人力與資源有限,我們仍必須盡快找出最有效率的協助方式。」

MSF團隊在瑪瑙斯展開行動,為新冠肺炎的病患在「8月28日」公立醫院提供專屬的醫療服務(共48床,包含加護病房及一間重症加護病房),以強化該醫院既有的新冠肺炎治療資源,並支援此處因長期艱苦抗疫而精疲力盡的醫療人員。MSF派駐專業加護病房人員(有些人在其他國家已有抗疫經驗)和引入非侵入性的供氧治療新流程,不僅提供了更安全的工作環境,更從而提升臨床治療的品質。自5月28日啟動該醫療援助行動後,MSF設立的病房使用率都達到8成以上。儘管目前要下定論仍言之過早,但有跡象顯示能成功康復的病患越來越多,甚至包括重症患者。

在醫院之外,瑪瑙斯是個人口超過200萬的熱鬧城市,人們很難維持實際的社交距離。市場充斥著來自各地的商人,使它們成為可能的病毒傳播熱點。此外,瑪瑙斯的人口中,有3萬人是原住民,包含超過30種種族和約20種不同的語言。這些人身處醫療照顧鏈的最末端,而當肺炎疫情衝擊市區時,他們也被排除在多數的應對措施外。衛教小組正致力於和當地組織及地方領袖合作,除提供新冠肺炎的防疫建議外,同時主動執行篩檢,以從群體中找出可能受感染者。由於從委內瑞拉來巴西尋求工作機會的瓦勞(Warao)原住民只能長年住在瑪瑙斯的庇護所中,MSF亦和市政府合作,為他們開設住院醫療中心,以針對出現輕微新冠肺炎症狀的患者提供醫療援助。

在隔離中心為瓦勞族婦女量測體溫
在隔離中心為瓦勞族婦女量測體溫。©Euzivaldo Queiroz/MSF

雖然目前的情勢依舊危急,且醫療人員在過去幾週的肺炎死亡高峰期中苦苦支撐之後,亟需社會心理層面的支持;不過,至少瑪瑙斯看似已度過了病毒傳播的高峰期。然而,疫情卻進一步延燒至偏遠的亞馬遜雨林區,使得此處的確診病例不斷增加,而毫無應對能力的原住民聚落正面臨著種族滅絕的危機。此外,由於原住民幾乎連標準的防護工具(如個人防護裝備)都難以取得,其醫療選擇並不多;而若要長途跋涉前往外面的地區醫院或診所,搭乘擁擠的大眾運輸工具也可能造成病毒散播的風險。

MSF仍在設法找出最有效且最可靠的方式,以觸及亞馬遜雨林深處的農村聚落。與此同時,對於一般需要數天船程、或從瑪瑙斯搭小型飛機才能抵達的特費和聖加百列達卡紹埃拉(São Gabriel da Cachoeira),我們也開始針對這兩處偏鄉城鎮推動兩項初步的緊急應變措施,以開設輕、重症服務。位於亞馬遜河畔的特費是個繁榮的港口城市,而MSF收到了當地醫院請求支援的訊息。由於聽聞此地有大量的新冠肺炎病患性命垂危,因此MSF打算在此成立加護病房,並向6間較為偏遠的醫療中心提供醫療援助。以上作法可免去長途奔波至瑪瑙斯求醫的困擾,可望為原住民聚落提供足以挽救生命的寶貴選擇。至於在亞馬遜河支流黑河(Rio Negro)附近的聖加百列達卡紹埃拉,MSF正在此設立治療中心,希望能補足當地醫院的能力,同時與在地組織合作,將正確的衛教資訊推廣至偏遠地區。

在巴西北部與委內瑞拉交界、同為大亞馬遜地區一部分的羅賴馬州,在過去兩週間也進入了疫情告急的階段。該地首府博阿維斯塔的新冠肺炎流行曲線飆升,目前已成為全國感染率最高的城市,確診者超過該城總人口的四分之一。

MSF先前曾在羅賴馬州為委內瑞拉移民、難民開展救援專案,如今則擴大納入新冠肺炎籌備措施及衛教推廣。此處的公立醫院早已超載,病患甚至只能在走廊上接受治療,或因醫院客滿而未經治療便被送走。目前已新搭建一間開放700張床位的臨時醫院,而MSF為使該醫院有效運作,也協助培訓加護病房的醫療人員並負責院內人員督導。

羅賴馬州專案的前線統籌派克(Michael Parker)解釋:「博阿維斯塔目前正處於新冠肺炎危機的危急階段。為在艱難時刻中順利救治病情嚴峻的重症患者,MSF調整了難民的援助活動以增加醫療救助範圍,並派遣醫師及護理人員至臨時醫院支援,同時負責訓練及監督重症處理人員。」

從這裡開始,卻不在這裡結束

巴西的新冠肺炎疫情是先從里約熱內盧和聖保羅等大城市的較富裕階層開始爆發;因此,推測可能是出國旅遊的巴西人帶回了病毒。疫情前幾週,病毒傳播範圍僅限於較富裕地區,然而,最終仍不免擴及至較貧困的社區,造成破壞性衝擊。像無家可歸者、吸毒者、照護機構的長者、貧民窟及非正規住宅區的居民等等,這類邊緣群體本就難以獲得適當的醫療照護,如今他們的處境更加急迫,甚至可能在孤苦無援的情況下死去。

聖保羅的專案統籌內利醫師(Ana Leticia Nery)說:「如同我們在世界各地看到的狀況,疫情已導致許多人失業。而在聖保羅已有24,000人無家可歸,醫療體系瀕臨崩潰;因此,讓這些弱勢群體難以獲得醫療照護的障礙更高了。疫情使人們陷入貧困、流落街頭,甚至因而絕望。此外,由於吸毒成癮者及患有結核病、心臟疾病和愛滋病者的體質較弱,因此更容易感染病毒。眼看這些人們受新冠肺炎折磨卻又無法獲得正常醫療照護,實在令人心碎。但我們仍能提供協助,讓他們有機會接受和其他市民一樣的照護和治療。」

由於聖保羅存在明顯的貧富差距現象,市中心的街頭遊民及城市郊區的貧民窟居民, MSF團隊也都正提供協助。針對確診且有輕、中度症狀的遊民,我們已與當地組織和市政府合作設置兩間隔離中心,並在此進行醫療活動。MSF也關注酗酒者或吸毒者(如快克古柯鹼)的情況,並在當地俗稱「Cracolandia」的地區(因此處毒癮率極高)推廣衛教資訊及援助計畫;此外,MSF也發放塑膠吸食工具,至少藉此降低吸食過程中傳播新冠病毒的機率。

而在里約熱內盧的MSF團隊,則負責為當地醫療中心及醫院進行感染防控培訓,並於當地的公營餐廳內為弱勢族群宣導衛教資訊,及主動監控出現新冠肺炎症狀者。近期,MSF也終於瞭解里約熱內盧貧民窟的實際情況,並發現該地早已飽和的醫療系統正處於瀕臨崩潰的臨界點,不少醫療中心也因而閉門停業;加上當地的居住條件讓人難以保持安全社交距離,傳染風險必然提高。

不堪負荷的醫療體系

MSF在多數專案中努力推行衛教推廣、執行快篩及診斷,也向當地醫療機構及照護中心提供感染防控相關建議。同時,由於多數醫療人員曾與高致死率的新冠肺炎正面對抗,並目睹患者承受格外痛苦的症狀後死去,彷彿經歷了可怕的惡夢;因此,MSF團隊也為這些醫療人員增加社會心理層面的支持。也有團隊在商討是否應在聖保羅開設安寧病房,好讓其他醫院已束手無策而性命垂危的重症病患在生命的尾聲時,能在此以受到同理及尊重的方式離開人世。

雖然MSF在巴西各地的團隊仍持續與當地的醫療主管機關合作,設法擴大援助的規模,但我們的能力也接近極限。就巴西的狀況而言,確實需要中央政府投注更多心力應對新冠肺炎。此外,身處抗疫前線的原住民領袖、在地組織和相關人員目前亟需直接的援助和必須的工具,無論是來自巴西國內或外國的支援,都非常需要。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