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麥隆:政府繼續暫停無國界醫生在西北地區工作

喀麥隆:政府繼續暫停無國界醫生在西北地區工作

2021-06-22

在喀麥隆當局强行暫停無國界醫生工作的個月後,無國界醫生至今仍被拒絕在當地恢復醫療服務。與此同時,在動盪不安的喀麥隆西北地區,數千人仍然無法獲得重要的醫療服務。為此,無國界醫生敦促喀麥隆政府立刻解除禁令,並優先考慮人們的醫療需求。

四年多以來,喀麥隆西北和西南英語地區的極端暴力事件,為當地人帶來災難性的局面。襲擊村莊、綁架、酷刑、破壞財產和非法處決已經成為當地的新常態,俗稱「英語區危機」(anglophone crisis)。

2018年,無國界醫生與喀麥隆衛生部達成協議,就西北和西南地區的緊急醫療狀況,進行緊急應對工作,包括支援醫療設施、設立唯一免費的 24 小時救護車服務,以及支援社區健康義工,以便能為身處偏遠地區及難以獲得醫療服務的人,提供醫療服務。

但在2020年12月8日,無國界醫生被喀麥隆當局指與當地的非國家武裝組織關係過於密切,因而被勒令暫停在西北地區[1]的工作。即使經過連月的討論,回應有關指控,無國界醫生仍然無法恢復工作,令得數萬人無法獲得免費的救命醫療服務。

無國界醫生駐中非共和國的行動統籌林柏治(Emmanuel Lampaert)說:「重要的醫療服務已經暫停六個月,為喀麥隆人帶來難以接受的傷亡,由於無法忍受暴力的景象、聲音和威脅,他們很多選擇逃到叢林裏。當局的禁令是對醫療和人道工作的重大打擊。就在我們説話的同時,我們的社區健康人員眼看村莊和流離失所者社區的人,因為沒法得到治療而死亡和受苦;而我們的救護車服務中心雖然仍然收到緊急求助要求,但是卻被逼拒絕這些求助。究竟有什麼原因可以合理化這一切本可避免的死亡?」

林柏治強調:「我們再次敦促喀麥隆政府將人們的需要放在首位,並立刻恢復無國界醫生在西北地區的基本醫療服務。我們的工作不可以繼續無限期被擱置。」

大規模的健康危機

過去幾年,武裝暴力和侵犯人權的事件相繼登上頭條,但這場危機對人們基本醫療需要的影響,卻屢屢被國際媒體忽略。根據聯合國的最新數字,喀麥隆英語區爆發大量的暴力事件,迫使超過70萬人逃離家園,當中有6萬人逃到鄰國奈及利亞。目前,人們的生活已受這場危機嚴重影響,在喀麥隆西北和西南地區有超過140萬人需要人道救援。

林柏治表示:「西北和西南地區所面對的,主要是醫療服務的問題。因為不安全、封城、宵禁和針對醫療設施的攻擊,城內至少五分之一的設施不能運作,因此人們所能得到的醫療服務極為有限。流離失所者大部分都不敢住進醫療設施,加上經濟衰退令人們更難前往醫院,以及負擔治療費用。弱勢群體如婦女和兒童的死亡率上升,毫不意外[2],我們的醫療支援行動暫停,更令當地情況雪上加霜。」

無國界醫生的團隊為被強姦、折磨、燒傷和槍傷的病人治療,當中大部份病人需要生育、瘧疾或腹瀉方面的醫療援助,尤其是那些流離失所者。去年,無國界醫生支持的社區健康工作者在這兩個地區為不同的族群提供了超過15萬次診療。

不安全和對人道救援行動的限制

無國界醫生和其他人道救援組織所提供的支持,變得愈來愈重要,因為局勢不安全及員工受到襲擊,縮減了在前線提供救命服務的組織數目。

林柏治說:「在這個極具挑戰性的情況,我們是少數留在這兩個地區應對人們緊急醫療需要的組織之一。自我們開始支援行動,我們的醫療員工、義工和病人經常面對來自政府和非政府武裝組織的威脅和暴力,他們對公正和中立的人道原則,極不尊重。」我們的救謢車曾被開槍擊中和被偷,社區健康人員被性騷擾和謀殺,武裝人員在醫療設施內開火,我們的同事亦面對死亡威嚇。即使身處如此艱難的狀態,我們的員工仍繼續每天為有需要的人提供照顧。」

在2020年,無國界醫生在西北地區治療了180名性暴力倖存者;提供1,725次心理健康諮詢;進行了3,272次手術;救護車轉介了4,407個病人,當中有近1,000人為臨盆孕婦;社區健康義工提供了 42,578 次諮詢,主要是追蹤瘧疾、腹瀉和呼吸系統疾病的感染。

在很多政府和非政府武裝組織發生衝突的國家,無國界醫生都遵循憲章規定,不分政治立場、宗教信仰、種族和性別,提供醫療援助。


註1:第 966 號RD/E/GNWR.22/IGRS 區域決定 暫停無國界醫生與聖瑪利亞索萊達(St Maria Soledad)及與西北地區其他醫療機構的伙伴關係,直到公共衛生局局長(MINISANTE)擬定無國界醫生活動框架的説明。

註2:資料來源:聯合國2021年3月的人道需求概覽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