倖存者故事:在利比亞,沒有人是安全的

倖存者故事:在利比亞,沒有人是安全的

2021-08-23

八月中,無國界醫生的搜救船 Geo Barents 進行了 4 次困難的搜救任務後,滿載著 322 名獲救者,其中最小的一名才兩周大。

過去數周,我們在搜救船上的醫療團隊診斷和治療了精神創傷、燃油灼傷、暈船和曬傷等傷患。有些獲救者需要後續的護理,上陸後需要特別的協助。睡在木甲板上於海上漂流多日後,所有生還者都疲憊不堪。第一批於8月5日獲救者甚至已經在船上待超過兩個禮拜。

多數獲救者都經歷了痛苦的旅程,他們向我們訴說在利比亞遭受拘留和虐待的故事。

山謬*,奈及利亞男性,35歲

在利比亞,人們被嚴刑拷打,以致內傷而死。我看到3個人死在那裡,他們的腿斷了、頭也破了。他們折磨我的腿,把我的腿吊起來,用木棍打了大概 200 次。在這之後,我只能像個嬰兒一樣在地上爬行。

有許多人在利比亞死去,每個人都必須知道這些真相。

因為土地所有權問題的家族糾紛,我離開了奈及利亞。人們殺了我父親,因為他想在我的村子裡蓋一座木屋;後來他們也殺了我哥哥,然後他們開始追殺我。我媽媽病了,情況越來越糟,我把大部分的錢都用於支付醫院的費用上。

我遇到一個人,我們變成朋友,他告訴我有個叫做利比亞的地方,我可以在那裡找到工作,他會幫我。我沒有錢能付他,但他說一切都喬好了。3天後有幾個人來到我工作的地方。我們乘車到達尼日,然後被轉移到一輛載有30多人的皮卡車上。我們就是這樣到達利比亞的,首先到達薩布哈(Sabha),然後到達加加里士(Gargaresh)。我和我的朋友被分開了,我再也沒有見過他。

他們把我們帶到一個非常暗的地方,我不知道那是哪裡,太黑了,任何人都不會想住在那裡,那個房間裡有非常多人。我們被毆打和虐待,有些警衛向我們要錢。直到今天我都不知道我的朋友是死是活。在那裡的兩週,我祈求上帝的幫助。我不知道我在哪裡,那裡發生很多可怕的事情。我們被虐待和毆打了兩個星期,這些人想怎麼對待你就怎麼對待你。我求某個人放我出去,帶我去的黎波里(Tripoli)。

他把我送到塔朱拉(Tajoura)的一家洗車場。我看到另外3個黑人在工作,1 個是查德人,2 個是奈及利亞人。我從那個地方被放出來了,但還有很多人沒有我那麼幸運。大家被折磨得太慘,因內傷而死。我在那裡的時候看到3個人死掉,他們的腿斷了、頭也破了。他們折磨我的腿,把我的腿吊起來,用木棍打了大概 200 次,之後我只能像嬰兒一樣在地上爬行。當棍子打斷了,他們就會拿一根新的棍子重新開始。由於很痛,我不能走路,那3個非洲人幫我買了食物和藥。因為我沒有房子,我就睡在洗車場。我沒有體力長時間工作,但我得從早上 7 點工作到晚上 10 點。

有一天,數名利比亞人拿著一支手槍包圍著我,他們說:「黑佬!誰給你權利喊累了?」他們用槍猛打我的頭,然後是我的背和全身。他們偷了我的手機、錢、我所有的財物。我全身的衣服都沾滿了血,我自己包紮了我的頭。他們打我的眼睛,我再也看不清遠處的東西,太陽很大的時候也看不清楚。其他黑人把我拉到一邊,他們警告我,因為我是黑人,所以我們對他們沒有任何意義。

我必須格外小心。 我把我的錢(大約 1,500 第納爾)埋起來。我的朋友告訴我留在利比亞很危險,我會被槍殺,而他有認識的人可以做一些安排。為了存錢,我開始工作。

在祖瓦拉(Zuwara),我登船的同一天晚上,利比亞人叫我們坐在船上。我坐在一個男孩旁邊,他告訴我這片大海很危險。我說「上帝保佑我活下來」。海面波濤洶湧,我們在(海上)待了3天。感謝上帝祢找到了我們,感謝上帝這些人所作的一切,感謝上帝你的臨在,並在那天救了我們。

在利比亞,沒有人會關心你和提供照顧,你甚至不能自由行動。他們不想看到你有錢,即使只穿簡單的牛仔褲也會給你帶來很大的麻煩。我的肋骨、眼睛、頭,你看到的這些東西,現在都不能正常運作了,但感謝上帝我的生命還在,我還活著。

在利比亞,沒有人可以說什麼。一切都是為了錢!來壓迫你!即使你完成了你的工作,他們也會說你不配得到錢。他們會用槍威脅你,然後把你趕走。你每天都冒著生命危險在那個地方生活。

我在沙漠中央的一座大建築物裡被折磨。他們折磨你只為了得到贖金。你知道如果你沒有錢,就沒法活下來。他們像折磨男人一樣折磨女人。他們還強姦女人,還有男人。可怕的事情太多了。

在利比亞的漫長3年裡,我一直在逃亡。我從來沒有住過像樣的房子,完全沒辦法休息。我睡在街上或任何我找到工作的地方。我被放出來,但有些人卻已在這些中心待了好幾年。他們仍然無限期地留在那裡。從那以後,他們當中很多人都死去。

有時候,我工作地點的主人會在晚上叫一群少年前來,從你那裡搜刮走你所有的東西。住在利比亞就像地獄一樣。我逃走了,要在那個地方生存是不可能的。

在海上,在你們把我們救起來之前的那條船上,我兩度看到一架白色飛機在我們上方盤旋。

我們還看到了一艘突尼西亞的船。我在船上吐了很多。我不會游泳,船上的每個人都在祈禱。那是個非常危急的情況,但感謝上帝讓我活下來。

*名字被更改以保護當事人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