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亞達達阿比難民營 30 年,面臨關閉命運

肯亞達達阿比難民營 30 年,面臨關閉命運

2022-01-07

 位於肯亞的達達阿比難民營已經存在30年,目前約有 30萬人居住,絕大多數是索馬利亞人。

但在去年,肯亞政府和聯合國難民署發表聯合聲明,將在 2022年6月關閉難民營,沒有完善的後續安排計畫,難民群體也沒有太多時間能做準備。

難民營不該是一個生活30年的地方,但若難民營被關閉,不僅失去目前不算多的援助,也沒有可持續的解決方案,難民群體會面臨更糟糕的情況。


1991 - 1993 年

約30萬索馬利亞人逃出邊境,進入肯亞東北部。他們大多數長途跋涉穿過沙漠,在達達阿比(Dadaab)附近定居下來。

dadaab30yyears-01.jpg
©Americo Mariano
dadaab30yyears-02.jpg
無國界醫生的團隊在1992年8月到了達達阿比,為難民提供醫療照護,預防並治療營養不良。我們的後勤人員則搭建了蓄水槽和用水分發站。©Horacio Paone
dadaab30yyears-03.jpg
難民之中有超過80%是婦女和兒童,其中有不少在逃離烽火連連的索馬利亞途中,遭受包括搶劫和強暴等暴力攻擊。許多兒童和精疲力盡的父母,都患上嚴重急性營養不良。無國界醫生在達達阿比設立一間治療餵食中心和8個衛生站。©Americo Mariano

1999年

在來到達達阿比7年後,無國界醫生仍於營地內工作。我們的醫療活動包括長達三年的結核病專案——结核病在營內人口中有較高發病率。

dadaab30yyears-04.jpg
结核病患到無國界醫生於哈加德拉(Hagadera)營地開設的醫院尋求治療。©Robert Maletta

2006 - 2011年

索馬利亞境內暴力現象升級,索馬利亞人持續穿過邊境進入肯亞尋求安全。至2009年9月,營地內人口已達到原容納量的三倍,臨時住所、清潔用水及衛生設備嚴重不足。

dadaab30yyears-06.jpg
一名保安人員試圖控制一群難民,他們極度渴望遷移到另一處人比較少的營地。攝於2009年。©Spencer Platt
dadaab30yyears-05.jpg
無國界醫生於2009年4月在達加哈雷(Dagahaley)營地進行了健康和營養調查,發現該地難民群中急性營養不量情況嚴重,他們所能獲得的食物分配量也一直減少中。©Brendan Bannon

2011年,非洲之角(Horn of Africa, 東北非)遭受多年來最嚴重的旱災,成千上萬人被迫離開家園,每天有數百名索馬利亞難民來到達達阿比,使得人口暴增至將近 50 萬人,該營地成為全球最大的難民營。

dadaab30yyears-07.jpg
剛到達達阿比的索馬利亞難民在接待點等候。©Brendan Bannon
2011年7月,狂烈的風在達達阿比捲起沙塵暴。上一次下雨已經是13個月之前。©Brendan Bannon

MSF 設立數間新的治療餵食中心,治療一批湧入時狀況嚴重的營養不良患者。
因為媒體的關注,順利得到緊急救援資金,援助機構得以擴大工作規模。另兩個新增的營地——坎比奧斯(Kambioos)和依福二號(Ifo 2)——也開放接收新到達的難民。

dadaab30yyears-10.jpg
索馬利亞婦女和她的么子在MSF的醫院裡。九個月大的他因為嚴重營養不良,僅有4.3公斤。©Brendan Bannon

2011年10月,兩名無國界醫生後勤人員在依福二號營地被綁架。由於安全局勢惡化,無國界醫生將所有國際救援人員撤離達達阿比。

2013年

2013年8月,因為缺乏安全保障,無國界醫生做出困難的決定,在開展工作 22年後,決定撤出索馬利亞。

2013年11月10日,肯亞政府、索馬利亞政府和聯合國難民署簽訂三方協議,以自願為基礎遣返索馬利亞公民。
無國界醫生反對這一協議,認為索馬利亞局勢不夠安全,不足以接納公民返回。無國界醫生也呼籲尋找其他解決方案,並且對難民的援助應當持續下去。

dadaab30yyears-12.jpg
2015年達達阿比營地空拍圖。©Tom Maruko

2016年

2016年5月6日,肯亞政府宣布,因安全考量,將關閉達達阿比營地。
無國界醫生對此表達反對意見,並呼籲政策制定者應考慮為難民群體提供其他解決方案,例如幫助該群體融入肯亞社會,或是將難民遷移到其他小型營地去。同年8月無國界醫生在達加哈雷營地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86%的難民不願回到索馬利亞。

2017 - 2018年

肯亞高等法院判定關閉達達阿比的決議無效。之後幾年,因部分難民選擇自願返回,達達阿比營地內人口數幾乎減半,在2018年末降至25萬。

2019年

肯亞政府再次引證是出於對安全因素的考慮,下令關閉達達阿比營地。但沒有對關閉營地採取行動。

dadaab30yyears-13.jpg
面對種種艱難和未來的不確定,尼亞昆仍然很肯定她絕不會回去南蘇丹。©Paul Odongo/MSF

尼亞昆(Nyakun)從2013年起就在達達阿比生活。她說:「我不知道未來會怎麼樣,但有一件事我很肯定,就是我永遠不會回南蘇丹,即使在達達阿比要面臨的狀況很艱難。聯合國並不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也很難去到他們的辦事處。即使只是想拿到電話號碼去安排一次拜訪都不容易。」

2020年

新冠肺炎相關的限制措施更加劇了難民的絕望情緒,導致一些人嘗試自殺。營地的婦女回報性暴力的事件也增加了。無國界醫生在達加哈雷營地運作的診所,問診數量下降了 1/3,即使在限制解除後,也沒有恢復到疫情之前的數量。

dadaab30yyears-14.jpg
MSF的諮詢師和翻譯人員,我們在達加哈雷提供心理健康服務。©MSF

2020年一整年,無國界醫生提供了 162,653次門診,達加哈雷醫院接收了9,137名住院病患,其中有917名嚴重營養不良的兒童。產科病房接生了超過 3,000名寶寶。

2021年

4月,肯亞政府和聯合國難民署發表聯合聲明,正式宣布達達阿比和卡庫馬(Kakuma)難民營將在2022年6月30關閉。
聯合國難民署在關閉營地的計畫中,僅考慮到面臨安全風險的難民中一小部分人的安置。計畫將在今年年底全部完成,難民群體沒有多少時間能做準備。
無國界醫生所採訪的難民表示,如今只有兩種方法可行:要不留在肯亞,要不就移居到第三國。

如今達達阿比營地內住著228,308名難民,有96%都是索馬利亞人,其中一大半人未滿18歲,從未去過索馬利亞。
在達加哈雷,無國界醫生目前是唯一提供醫療照護者,運作一間有100張病床的醫院和兩個衛生站。
作為一家醫療機構,無國界醫生對於慢性病患感到擔憂,像是糖尿病患者及HIV病毒感染者。若他們被送回索馬利亞,將無法得到關鍵的治療。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