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醫療列車? 我有病人給你」

「你有醫療列車? 我有病人給你」

2022-04-08

4 月 1 日星期五上午,無國界醫生在烏克蘭完成了首次醫療列車轉運。 

9名病情嚴重但情況穩定的病人,由該國東南部的扎波羅熱(Zaporizhzhya)的一家醫院,搭上由無國界醫生與烏克蘭鐵路公司共同開發的兩節專用醫療車廂,被轉移到利維夫(Lviv)的主要轉診醫院。病人由9名無國界醫生組成的團隊陪同。 這是首列短程醫療列車,無國界醫生團隊正在開發更大及更高度醫療化的轉診列車。 

廖醫生是無國界醫生烏克蘭醫療應對小組一名經驗豐富的兒科醫生,她講述自己在過程中所參與的部分,負責評估患者的狀況,並確保他們在旅途中都處於穩定狀態。 

如何選擇登上醫療列車的轉診病人?

3 月 29 日星期二,我們到訪了扎波羅熱,並和當地地區衛生主管會面。 我們說,如果他需要我們提供任何東西,我們樂意聽取他的意見。他說他聽過一個關於醫療轉運火車的故事,他很感興趣,而且他有需要轉診病人。 

我們說:「好的,讓我們去看看你的病人。」 

我們看到大多數的病人都是在馬里烏波爾(Mariupol),或者在試圖逃離馬里烏波爾時受傷。 一名開放性骨折患者的傷口很大,雙腿接受負壓引流。這孩子情況相當穩定,但病情嚴重。 

當然,在靠近前線的醫院減少留院的病人,以增加醫院的床位供應,做法合理。但我們需要確保患者會被轉移到可以獲得相同,甚至照護水準更高的地方。 我們只是想確保這對每個人來說都是安全的。 

我們與孩子的父母交談,詢問他們是否想要進行醫療撤離。 第一位母親說:「我希望我的孩子獲得醫療撤離,我認為這是我孩子保住雙腿的唯一機會。」 

孩子看著我們說:「我想再走路。」 

到那時已經將近天黑,我們不得不離開,以便通過關口。 所以我們說我們不能承諾任何事情,我們會看看有甚麼可能性。 醫院院長和許多實習生都在那裡,他們堅持說:「你需要讓他們離開這裡。他們需要生存。 這是我們的希望。」 

第二天,我們3個人回來了,我們對每一位患者進行了篩檢。 我們的重點是考慮每位患者在沒有加護病房級別的醫療照護下,能否在首列短型的醫療轉診列車上,支撐為時20 小時的轉移過程? 

然後在星期四早上,我們早早回到醫院,在轉診前再次為所有患者進行檢查,以完全確保他們的情況穩定。 

有一名 3 歲的孩子,腹部的傷勢非常嚴重,我們認為他的情況不夠穩定性,不可以進行轉移。 期間,這位母親說:「我的孩子會在轉移期間死去。」 

我作為執業30 年的兒科醫生,可以告訴大家,當一位母親告訴你這一點時,她永遠不會錯。 

我們與醫院的負責人一起對這個孩子進行了 3 次評估。 星期四早上我們來的時候,醫生正要把孩子送回手術室,而我們都得出了同樣的結論: 這個孩子情況不夠穩定,無法轉移。 這個決定雖然很耗時,但這是我們大家一起做的決定。 

我特別記得一個女人,她的臉被炸傷,並失去了右眼。 我們請她在周二給我們一張照片,因為我們想評估她的狀況,而我們不得不在那天晚上離開,以便在宵禁前回家。 她發給我們的並不是她受傷的照片,而是一張她受傷前的照片。 第二天我們回到醫院時,她告訴我們的第一件事是:「我想變回以前美麗的樣子。 為了我的丈夫。 為了我的孩子。」 

這些來自少數患者的故事,亦是數千人的故事。 

奉獻的精神

另一件令人驚嘆的事情是我見到的奉獻精神。例如,當我們在星期四早上轉乘火車時,加護病房的醫生,不是實習生,而是加護病房的高級主管,親自出馬幫忙轉移患者。 他非常關心腿部嚴重受傷的男孩。他把擔架抬上火車,再過一會兒又檢查病人是否安好。 當他終於滿意時,他看著我說:「我想我的工作現在已經完成了,接下來交給你了。」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