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中海中部的救援悲劇

地中海中部的救援悲劇

2022-06-28
MSB128412_s.jpg
一艘橡皮艇27日在地中海中部遇險,無國界醫生搜救船Geo Barents救起71名生還者。©Anna Pantelia/MSF 

這場悲劇導致22人失蹤,1人經搶救後不治

一艘橡皮艇27日在地中海中部遇險,部分船身沉沒,造成至少22人失蹤,一名孕婦經搶救後不治。無國界醫生搜救隊已經把71名生還者從不穩固的橡皮艇送到搜救船Geo Barents號上。我們敦促馬爾他和義大利當局盡快為生還者安排安全的靠岸地點。

昨天遇險的橡皮艇在Geo Barents號前往救援前曾經遭到利比亞海岸警衛隊攔截。數小時後,支援橫渡地中海移民的熱線Alarm Phone發出通報,指相關水域有另一艘小艇遇險,我們接報後作出回應。經歷三小時航程後,Geo Barents最終找到橡皮艇,惟遇險小艇船身受損,正在下沉,艇上乘客不斷掙扎,不少人更已經掉進水中。

無國界醫生團隊搶救生還者,並將一位孕婦送上救援船。儘管醫療團隊全力施救,可惜孕婦最終不治。另有三人需接受緊急護理,當中包括一名四個月大的嬰兒。嬰兒和母親後來轉送至馬爾他。目前無國界醫生團隊正在照顧其他生還者。他們大部份人極為虛弱和受驚。

MSB128408_s.jpg
一艘橡皮艇27日在地中海中部遇險,MSF救起71名生還者,但已知至少22人,1人經搶救後不治。©Anna Pantelia/MSF 

「我們昨天遇到的事可謂惡夢成真。那時我們正靠近遇險小艇,光從望遠鏡看見小艇,救知道救援工作將會有多複雜。」Geo Barents號上的搜救隊隊長加提(Riccardo Gatti )說:「小艇正在下沉,幾十人受困,亦有不少人已經掉進水裡。」

團隊還在收集失蹤者的資料,但是已有兩名婦女告訴我們,她們的孩子在海上失蹤,另有一位年輕女士回報失去弟弟。我們正在和悲傷的生還者進行面談,搜集另外多名失蹤者的資料。

「生還者已經筋疲力盡。很多人吸進大量海水。不少人泡在水中多個小時,出現體溫過低的情況。」無國界醫生醫療隊隊長霍夫斯泰特(Stephanie Hofstetter)在船上說:「至少有10人,當中大部分是女性,有中度至嚴重的燃料灼傷,需要接受進一步治療,但是所需治療已超出搜救船的能力範圍。」

無國界醫生搜救代表吉爾(Juan Matias Gil)說:「今次創傷事件是義大利和馬爾他等歐洲和地中海周邊國家對情況無動於衷,所導致的致命後果。海難導致成千上萬的人死在歐洲大門之前,但是歐盟國家對此絕口不提,漠不關心。」

「搜救組織無法獨力填補當中巨大的空白。我們沒有這樣的能力,這是各地政府的責任。此次發生的事件反映我們孤掌難鳴。這些國家都到哪兒去了?」- 無國界醫生搜救代表吉爾(Juan Matias Gil)

今天,地中海仍然是世上最危險的邊境。自2014年起,地中海一帶已有24,184名移民失蹤,僅在2022年,失蹤人數已達721名。歐盟成員國和地中海的周邊國家實行拒絕救援的政策,只顧譴責淹死的遇難者。無國界醫生要求所有歐盟成員國應確保地中海中部具備由政府當局指揮的專責和積極的搜救力量,接到遇險的求救電話後,進行迅速而充份的回應行動。

一名來自喀麥隆的男子說:「我們獲救前在海裡等了足足19個小時。」他在昨晚獲救,現在安全在船上。「那時我看到很多人淹死。我慶幸最終獲救,但過程卻充滿淚水。」

Geo Barents號現正前往義大利,並已經聯絡馬爾他和義大利當局,尋找安全靠岸地點。無國界醫生希望盡快讓生還者安全上岸,以避免加深他們的痛苦和影響心理健康。

MSB128421_s.jpg
無國界醫生搜救船Geo Barents號。©Anna Pantelia/MSF 

無國界醫生自2015年起,先後在8艘搜救船上(單獨或與其他非政府組織合作),在地中海中部展開救援行動。時至今日,無國界醫生在地中海中部的搜救隊協助了超過85,000人。Geo Barents號搜救船目前由無國界醫生租用。

在2021年6月至2022年5月期間,該船出海11次,完成47次救援行動,救出3,138人,並撈起10位海上喪生的遇難者遺體。船上的無國界醫生團隊完成了6,536次基本醫療、性與生殖健康及心理健康的醫療諮詢。獲救的生還者中有34%是兒童,當中89%是無人陪伴和/或已經與家人失散。有265人報稱曾經遭受各種暴力、酷刑或虐待,其中63人說曾遭遇性暴力或其他基於性別的暴力。

我們的醫療和人道小組記錄了620宗針對獲救者或獲救者目睹的暴力事件,當中包括襲擊、酷刑、強迫失蹤、綁架、任意逮捕和拘留。事件多數是在利比亞發生,但亦經常在利比亞海岸警衛隊再三對移民進行攔截和強迫遣返期間發生。

關鍵字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