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陶宛|遣返行動頻繁 導致流離失所者身心受創

立陶宛|遣返行動頻繁 導致流離失所者身心受創

2022-09-16

在立陶宛和白羅斯的邊境地區,包括帶著年幼子女的家庭在內的尋求庇護者和移民屢次遭到遣返,他們難以甚至無法獲得生活基本所需和公平庇護程序的保障。立陶宛具敵意的移民政策和當局採用如遣返等非人道手法對待尋求安全的人士,造成巨大的醫療人道影響,無國界醫生對此表示震驚。

立陶宛當局曾多次強行把移民和難民遣返至白羅斯,導致他們的權利被剝削。立陶宛國家邊防局(State Border Guard Service)公開稱,自今年年初起已在邊境執行數千次遣返行動。

駐立陶宛無國界醫生經理布朗(Georgina Brown)說:「這些移民只因絕望才逃離國家,以尋求更安穩的生活,但立陶宛政府卻試圖把虐待移民和剝奪其權利的行為變成常態,實在令人難以接受。立陶宛境內的流徙人口應享有人道和具尊嚴的對待,包括保障其安全和獲國際保護。然而,我們得知大部分試圖進入立陶宛的移民都得不到人道對待,反而被迫滯留當地,遭受孤立和虐待。」

有些人向無國界醫生表示,他們在數天甚至數周內多次在邊境遭遣返和驅逐。

一名婦女對無國界醫生說:「我們在這30天裡居無定所,其間來往白羅斯和立陶宛兩國約有10次。守衛不斷把我們送來送去。如果我們遭到拘捕,便能獲得一些過期的乾罐頭食物,但我也不會吃掉,因為要把食物留給孩子。接著他們會把我們送上汽車,帶我們到邊境。這情形就像貓捉老鼠。我飽受精神折磨,只希望前往任何有庇護所的地方,那就不需再受苦。」

移民和尋求庇護者不斷在歐盟邊境遭到遣返,加劇了他們所承受的各種痛苦和創傷。

無國界醫生在立陶宛的心理學家伯格(Heidi Berg)說:「若人們曾在原籍國遭遇性暴力或酷刑等創傷,現又遭暴力遣返,他們會感覺自己過境時被追捕的情況不斷重演,自己感到活得不像個人,因而所受的壓力和焦慮會更嚴重。」

由於害怕被發現和遣返,身處立陶宛的人們亦嘗試橫越荒蕪地區,那些地方缺乏基本生活所需和醫療援助。我們在立陶宛的團隊為長途跋涉穿越森林和沼澤的人們治療皮膚和下肢問題,也治療一些極度疲憊、在嚴寒中沒有足夠的衣物鞋履的情況下入睡的流徙家庭和個人。

無國界醫生團隊發現,有人因感到飢餓、口渴和絕望而被迫進食莓果和植物,或飲用沼澤的水,因而患上腸胃病。

隨著冬季來臨,曾遭受虐待的人或會面對更嚴重的身心影響,無國界醫生對此表示憂慮。

立陶宛充滿敵意的移民政策,再次證明歐盟成員國為故意在邊境製造不安全環境。儘管遷移路線危險和不合法,亦需面對重重風險和拒絕,但為了前往他們相信能獲得國際保護、安全和更好未來的地方,他們甘願繼續鋌而走險。立陶宛政府絕不應繼續以各種虐待方式,對待越過邊境尋求安全的弱勢人群。

布朗說:「人們為逃離衝突、迫害和危險而被迫走上尋求國際保護之路,除了身上衣物,他們幾乎一無所有。帶著年幼孩子的父母以及慢性病患者均需承受旅途上各種煎熬和壓力。遣返行動、加設圍欄及其他非人道的威懾行為都不能阻止他們。隨著冬季來臨,邊境森林的氣溫將會驟降。立陶宛當局急須停止殘忍措施,並以人道方式對待嘗試入境人士的需求。」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