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淪為立陶宛和白羅斯的人球

移民淪為立陶宛和白羅斯的人球

2022-09-16

在立陶宛和白俄羅斯邊境的森林裡,尋求庇護者、移民和帶著幼童的家庭屢次遭到驅趕,難以甚至無法獲得生活基本所需和公平庇護程序的保障。以下是一位母親講述家人在30天內多次遭到兩國政府驅逐出境的經歷。

白羅斯邊防軍強迫我們進入立陶宛。我們告訴他們:「我們不想再走了。」但他們卻全副武裝來恐嚇我們,並把臉部全部遮住。他們把我們塞進汽車,並駕車兩、三小時到立陶宛邊境的附近地方。

除非我們開口要求,否則他們不會給予任何食物,而我們只會得到乾如木頭的烤麵包。當我們到達邊境時,他們用工具剪開圍牆鐵絲網,然後我們便進入立陶宛境內。

白羅斯守衛確保我們進入立陶宛一段距離後才會離開。

有一次,我們到了立陶宛一處有監視器的地方。我們向鏡頭揮手,因為守衛可以從螢幕上看到我們。不到三分鐘,他們便出現了。

他們拍下我們拿着護照的樣子,再將手機和護照一同沒收。然後他們把我們送上汽車,將我們送回邊境關口。他們分發了一些食物和水,把護照和手機還給我們,並在正式的邊境關口把車門打開,讓我們步行回到白羅斯。

我們設法回到明斯克(Minsk)。在第二次嘗試橫越邊境時,我們選擇一條前往波蘭的路線,但我們被邊境駐軍抓住了,再被他們毒打一頓。我的19歲兒子遭到襲擊,而50多歲的丈夫也被他們拳打腳踢。

我們留在森林裡30天,不斷兜兜轉轉,來來回回。無論森林還是邊境兩方,都有很多人滯留。我們曾經走到森林中某些非常陰暗的地方。有一次,我們聽到附近有人,那是一個帶著孩子的庫德族人家庭,他們非常害怕,因此不斷在竊竊私語。他們面對非常惡劣的情況,亦沒有手機和充電器。於是我們便給予他們一些食物,又替他們的手機充電。

在這30天裡,我們居無定所,其間來往白俄羅斯和立陶宛兩國約有10次。守衛不斷把我們送來送去。如果我們遭到拘捕,便能獲得一些過期的罐頭食物,但我不會吃掉,因為我要把食物留給孩子。接著他們會把我們送上汽車,將我們送返邊境。這情形就像貓捉老鼠,我飽受精神折磨,只希望能前往任何有庇護所的地方,那就不需再受苦。

有一次我們被推回白羅斯。我們大受打擊,那時又下著大雨,再也走不下去了。我們已筋疲力盡,只能留在那處。我們生了火,在那裡睡到第二天早上。因當時情況實在很惡劣,我的丈夫便拼命叫喊求救,希望周遭有人提供協助。

最初我們家人都在一起,但到了最後一次試圖越境時,我們不得不和家人分開。我和我其中三個孩子以及成年的養子找到一輛計程車,並要求司機向邊境駐軍舉報,因為我的女兒需要醫療援助。丈夫和另外兩名10歲女兒與12歲兒子則留在森林,在返回白羅斯前滯留了足足一個星期。

第二天,兩個非政府組織人員與我們交談,然後便把我們送到一個立陶宛的營地。我們最初被關在一個看起來像監獄的地方,有高高的柵欄和有刺鐵絲網,然後我們被轉移到一個更大的地方,有更多的空間可以走動,但我們仍然未能離開營地。

這次經歷的確非常痛苦。

從未想過這些事情會發生在我們身上——我們只想得到保護,卻經歷了可怕的旅程,而現在我和家人分開了。我的一半家人在白羅斯,包括丈夫、10歲女兒和12歲兒子,而其他孩子就在我身邊。

我大受打擊,與孩子分離實在令我非常難受。我們每天都會視訊通話,女兒哭,我們都哭。我們渴望能早日團聚。

現在人們分隔在白羅斯和立陶宛兩國。立陶宛移民局和我們面談時,官員問我有甚麼地方需要補充。我要求他們幫助森林裡的人。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