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國家政策直接導致地中海船難悲劇不斷

歐洲國家政策直接導致地中海船難悲劇不斷

2020-11-15

11月上旬發生了今年為止在地中海最慘絕人寰的事件之一。短短72小時內,有超過100人葬身地中海,他們分別死於4起個別的沉船事件。11月12日,一艘木船翻覆造成其他20多名乘客罹難或失蹤後,無國界醫生(MSF)在利比亞的團隊協助了3名被漁民救起的女性生還者;同時,有6艘非政府組織的搜救船仍被義大利和其他歐洲國家扣在港中,動彈不得。

MSF人道事務顧問薩赫拉維(Hassiba Hadj Sahraoui)表示:「對這些屠殺的空白回應已經夠多了。這些死亡的責任完全在於歐盟成員國,正是他們袖手旁觀和積極圍堵非政府組織搜救船的殺人政策,導致了這些無法避免的確鑿惡果。」

薩赫拉維說:「歐洲各國政府或歐盟執委會說他們對逝去的生命感到悲傷,我覺得這真是有夠偽善,他們必須停止講空話及承認自己的責任:像這樣的船難意外就是他們的移民政策直接造成的。」

今年以來,已有近700人在嘗試逃出利比亞、穿越地中海的途中喪生,而其中至少有267人是在9月19日義大利當局於巴勒莫(Palermo)港扣留搜救船「海洋觀察4號」(Sea-Watch 4)後被通報的。當局為避免救援行動重啟,仍以航行安全為藉口,不讓6艘非政府組織的搜救船出動;「張開雙臂號」(Open Arms)是目前唯一能夠運作的民間搜救船。

歐洲國家非但沒有履行協助海上遇難者的國際和海事義務,反而選擇進一步削減搜索和救援能力。他們虛情假意歡迎或認可非政府組織的救難工作價值,同時卻策劃或批准將其定罪。

與此同時,利比亞海岸防衛隊近幾週的攔截行動激增,11月3日至9日之間,有將近1,000人被迫返回利比亞,這表明了最近幾週試圖逃離利比亞的人數是相當多的。

任意拘留只是致命的暴力循環中的一小部分,目前仍有數千名弱勢者被困在暴力循環中……促進和支持這些攔截及強制遣返行動的各國領導人,都應該親眼看看自己的政策所造成的惡果。

MSF利比亞專案經理漢內昆(William Hennequin)說:「利比亞拘留中心裡面的不人道狀況一再被人譴責。然而,任意拘留只是致命的暴力循環中的一小部分,目前仍有數千名弱勢者被困在暴力循環中。促進和支持這些攔截及強制遣返行動的各國領導人,都應該親眼看看自己的政策所造成的惡果。」

漢內昆說:「上週,武裝人員衝進首都的黎波里(Tripoli)一處收容所後,槍殺了一名15歲的厄利垂亞男孩。殺人、劫持、極端暴力──包括用刑折磨被擄人員以從他們及其親屬那裡勒索錢財──仍是弱勢者們每天面對的威脅,在沒有其他更安全途徑的情況下,弱勢者將繼續被迫穿越大海以擺脫虐待。」

11月12日,歐洲國際邊界管理署(Frontex)發表聲明,他們「致力與所有行動方密切合作,共同搶救海上性命」。但這掩蓋了他們迴避與非政府組織搜救船分享遇難船隻的相關資訊,同時卻將船隻定位發送給利比亞海岸防衛隊,以便將船隻困住並強行押回利比亞的事實。

歐洲國家必須停止將這些傷亡僅歸咎於人口販運者的殘酷無情。反之,他們必須承認這些大量傷亡是自己蓄意政治決策導致的犧牲品。打擊人口販運是必須的,但不能以犧牲受害者為代價,這些人得不到救援和保護,往往就被困住並被推回受虐的循環中;或是在海上溺斃。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