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末日般的三小時」加薩醫生的震撼回憶錄

2024-06-25

270條生命的最後一天

6月8日早上,以色列軍方對加薩中部地區猛烈轟炸,當中包括努塞拉特(Al-Nuseirat)難民營。據當地衛生當局報告,這些由以色列發動的襲擊造成至少270名巴勒斯坦人死亡,約700人受傷。無國界醫生醫療隊與阿克薩醫院(Al-Aqsa hospital)和納瑟醫院(Nasser hospitals)的醫護人員已治療數百名嚴重傷者,其中大多數是婦孺。

哈贊.馬洛醫生(Dr Hazem Maloh)來自巴勒斯坦,自2013年起開始在無國界醫生工作,並住在努塞拉特難民營。8日當天,他失去很多朋友和鄰居,他向我們憶述了這次可怕的慘痛經歷。

世界末日般的三小時

襲擊當天,我經歷了整整三小時真切的恐怖與恐懼。當中有一小時無比漫長,那時我不知道我的長子在哪裡。稍早他去了市場,而幾分鐘後卻已天翻地覆。幾分鐘就像幾小時那麼長。

到處都有飛彈和爆炸聲。我們對所發生的事感到非常茫然。每個人都在尖叫,四散逃跑,我們亦聽到多輛救護車的響號聲。當時感覺就如世界末日。

我站起來看看我的兒子回家了沒有,然後我留意到他沒帶電話。我走到街上大喊「兒子你在哪裡?兒子你在哪裡?」我家人試圖把我帶回屋內,但我仍不斷呼喊,甚至嗓子也喊啞了。

一小時後,我兒子回家了。他臉上滿是驚嚇和恐懼,是我從未在人類身上看過的表情。他幾乎無法說話,他說:「爸爸,人們都被炸成碎片!那些孩子、婦女……. 爸爸,為什麼會這樣?」

我抱著他不停流淚,這是我第一次感到如此無能為力

之後,我前往距我家僅有幾公尺遠的戴爾巴拉赫(Deir al Balah)區內的奧達(Al-Awda)診所。我看到數十個人躺在地上,有些人受傷,有些人死了。一輛救護車抵達,載著三名被殺害的人和四名傷者。我淚流滿面。

一名同事打電話給我。他的兄弟被彈片擊中背部,他說他的兄弟在吐血,不停地問我該怎麼做。但我又能做什麼呢?沒有可用的救護車,我告訴他在周圍綁上布條給傷口施壓,同時為他祈禱,希望他能活下去。

數十人喪生,我們來不及埋葬他們

 很多遇害的人是我的鄰居,朋友或親人,當中有男有女,也有孩子。

拉妮姆(Raneem)是我好友的女兒,她之前正準備前往埃及學醫,她和父親已雙雙遇害。我上次遇到她,她還笑著問我:「叔叔,當我完成學業後,可以加入無國界醫生嗎?」

穆罕默德(Mahmoud)是一位優秀的年輕人。他經常在花園裏幫我播種和耕作。在他遇害前一天,他還在屋前撿拾木頭來生火為孩子煮麵。他跟我說:「你知道嗎 ,我現在做的麵條比馬庫魯巴(Maqluba,一種巴勒斯坦名菜)更好吃。」他在8日當天遇難。

拉米(Rami)是一名普通漁民。襲擊前一天,他對我說:「快作好準備,戰事結束時,我們就能回去並在海中再次暢泳。」而他,也遇難了。

遇難者的名單太長……而我再也無法與他們相見

幫助無國界醫生在巴勒斯坦與鄰近國家應對這場災難性的人道危機!

2023年10月7日以巴戰爭爆發以來,已造成75%的加薩人口流離失所,其中一半都擠在加薩南部,生活條件極為惡劣。

截至2024年5月1日,無國界醫生在加薩的三間醫院、一個初級照護院所和三間衛生站工作,提供外科手術支持、傷口照護、物理治療、產後護理、門診諮詢、疫苗接種,心理健康和醫療物資補給等服務。

請捐款支持以巴戰爭區域救援基金,請由此連至線上捐款頁
*此區域救援基金將會用來援助巴勒斯坦(加薩及約旦河西岸)與受以巴戰爭影響之周邊國家,包含埃及、黎巴嫩……等的相關人道醫療援助工作。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