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危機 :
無國界醫生的救援行動

烏克蘭戰爭造成數千人死傷,超過460萬難民逃往鄰國

無國界醫生(MSF)團隊正在努力為仍在烏克蘭的人們,以及在鄰國尋求安全的人提供緊急醫療援助。

局勢瞬息萬變,戰事對平民的影響急遽升高,某些城市被軍隊包圍,受到猛烈轟炸,食物和用水耗盡,而全國各地的醫院也面臨醫療用品的嚴重短缺。

2月24日,烏克蘭遭火箭砲攻擊的民房。© Lorenzo Meloni/Magnum Photos

現況

我們在烏克蘭的團隊見證了各地醫院醫療用品短缺,包括治療慢性病患者的藥品,如胰島素。在衝突激烈的馬里烏波爾市,工作人員指出,當地食物和用水缺乏情況令人擔憂,人們只能融化積雪和蒐集雨水飲用。在鄰國的救援團隊則看到大量難民跨境尋求安全,在波蘭克拉科夫的中轉中心,數百人睡在火車站的地板上,其中還有兒童。人們陷入極度不安之中。

以下為我們在烏克蘭及鄰國的緊急應對行動(更新至2022年4月15日)。  

在烏克蘭當前的應對

目前,我們在烏克蘭有大約124 名國際工作人員,並雇用了200 多名烏克蘭工作人員。每天都有更多的人加入這個團隊,有醫務人員(外科醫生、醫生、護理師)、心理學家、後勤和行政人員,以及管理人員。

我們在基輔、利維夫、文尼察、日托米爾、第聶伯羅、哈爾科夫、敖德薩、尼古拉耶夫、波克羅夫斯克、比拉撤華、烏日霍羅德和伊瓦諾福蘭基夫斯克都有團隊。

自2月24日以來,我們已進口超過200公噸的醫療用品和其他救援物品。

將合適的醫療用品送到合適的醫院,仍然是無國界醫生支持烏克蘭醫療服務的最有用的方式之一。

目前為止,我們的重點一直是提供外科、創傷、急診室和加護病房的設備和藥物。但是,其他關鍵醫療專案的需求開始浮現,如糖尿病患者所需的胰島素,用於氣喘、高血壓或愛滋病等其他慢性疾病患者的藥物。其中有些藥物需要冷鏈將增加運輸複雜性。由於火車大部分仍在運行中,且可以攜帶大量物資,將是不錯的選擇,但我們正在尋找各種方法在烏國全境內安全地運送醫療用品。

最大的需求無疑是在我們的團隊無法到達的激烈戰區之中。被圍困城市的平民需要安全通道前往他們選擇的地點。必須允許人道主義物資送達平民有迫切需要的地區。根據戰爭規則和國際人道主義法,平民無論何時何地都必須受到保護。


醫療列車

4月1日,無國界醫生完成了第一次醫療列車轉診,將9名在馬里烏波爾及其周邊區域的傷患從扎波羅熱的醫院帶到利維夫的醫院。我們用一列兩節車廂的火車運送他們,當作基本的醫院病房,車上有9名無國界醫生的醫療人員。

這列火車的另外三次轉診任務來自頓涅次克和盧甘斯克地區戰爭前線附近的醫院。至今,共有114名病人及其家屬已被醫療撤離。隨著東部醫院的緊急需求持續增長,我們正在計劃透過火車進行進一步的醫療轉診,並且準備使用更大、更高度醫療化的火車。

在烏克蘭各地的緊急應對

無國界醫生在烏克蘭中部有一個新專案,為靠近基輔(Kyiv)和布查附近的霍斯托梅爾的人們提供基本醫療保健和精神保健,該地區被俄羅斯軍隊佔領了35天。
無國界醫生外科團隊在一家小兒醫科院進行大規模傷亡培訓和戰爭手術實作訓練,並為另外兩家醫院提供簡單的大規模傷亡訓練。我們的團隊將在目前的基礎上,提供額外的培訓和支援。在基輔以南80公里處的比拉撤華,一間外科手術專門醫院已加入合作行列,無國界醫生將有一個小組提供為期2天的培訓,以管理大量湧入的傷患。我們也捐款給該州的衛生機構。

在基輔,我們為非傳染性疾病患者建立了熱線電話,年長者和弱勢群體可以使用該熱線將藥物送到家中。 

在烏克蘭南部的尼古拉耶夫和敖德薩(Mykolaiv and Odesa),為了幫助烏克蘭的醫療機構應對可能湧入的傷患,無國界醫生團隊培訓了數百名醫生和護理師,根據傷害的嚴重程度對患者進行檢傷分類,這一步驟對於確保患者在緊急情況下得到適當治療至關重要。
在敖德薩,無國界醫生的麻醉師為一般科醫生和護理師提供訓練,因為他們可能被要求立即負責治療該州的居民。
在敖德薩和尼古拉耶夫,我們捐贈了醫療用品給在準備接收傷員的醫院。本周也已經在敖德薩的醫療機構進行大規模傷亡計劃(MCP)培訓。我們也將提供醫院住院部(IPD)和弱勢族群諮詢服務。 

在烏克蘭西北部的日托米爾(Zhytomyr)及其周邊地區,我們捐贈了與創傷相關的物資,並在六家醫院進行了大規模傷患治療培訓。未來預計也將展開後續工作,加強此次的初步支援。我們還將一大部分結核病治療資源從基輔運往日托米爾,過去我們在日托米爾亦有結核病專案。

在扎波羅熱,無國界醫生已開始為最近從馬里烏波爾及周邊地區抵達接待中心和收容所的人提供心理急救。我們還捐贈了醫療用品給扎波羅熱主要轉診醫院,並提供大規模傷亡培訓給它們的工作人員。在波克羅夫斯克,我們捐贈了醫療用品給主要醫院,以支援創傷和產科患者的治療。

在烏國東部,有戰區工作經驗的無國界醫生外科醫生在這場戰爭爆發前,就已為幾間主要醫院的外科醫生提供遠端培訓,這些醫院自那時以來便接收了許多傷患。我們還提供物資給烏克蘭東部許多家醫院。在第聶伯(Dnipro),我們捐贈了醫療用品給地區醫院並提供大規模傷亡培訓,協助他們為未來的需求做好準備。在克拉馬托斯克,我們捐贈物資給七家需求最高的醫院,克拉馬托斯克也是目前醫療列車轉診的重點。在奧列霍夫我們捐贈了急救和手術包工具包,並為醫務人員提供了大規模傷亡培訓。 

在烏克蘭西部的利維夫(Lviv),我們的團隊提供大規模傷亡訓練,並幫助醫院為大量湧入的傷患做好準備。許多流離失所者現在在利維夫和烏克蘭西部的其他城鎮避難。他們離家時通常只帶了他們可以拿走的東西。當地志願者和民間組織正在努力幫助他們,但環境條件很惡劣,可提供的住宿空間已經人滿為患。無國界醫生捐贈了大量禦寒用品(睡袋、保暖毯、保暖衣物、帳篷)給支援流離失所者和難民的民間組織。

在烏克蘭中西部的文尼察(Vinnytsia),我們與當地醫院合作,幫助他們為大規模傷亡事件做好準備,並探索我們能如何提供用水與衛生支援。我們的團隊也捐款給該州的衛生機構。在聶米羅夫(Nemyriv)地區,過去以送入收容機構和使用藥物(生物醫學)的方法進行心理健康護理,我們開始以去汙名化和心理學的方法,推廣心理健康護理。 我們也計劃為戰爭中的傷患提供物理治療師支援。

我們協助了烏克蘭西南部穆卡切夫(Mukachevo)靠近匈牙利邊境西南部的主要轉診醫院,進行大規模傷亡應對培訓,為他們接收大量湧入或轉診的傷患做準備。

我們提供了醫療物資給烏克蘭北部車尼希夫(Chernihiv)的地區醫院和婦產科醫院。

在烏克蘭東北部的哈爾科夫(Kharkiv),行動診所在地鐵站提供了500多次諮詢,人們在那裡尋求庇護,免受俄羅斯的空襲。另一個團隊將在醫院進行大規模傷亡計畫(MCP)培訓。

在烏克蘭中部的法斯提夫(Fastiv),我們特別關注年長者及患有慢性病的境內流民,並將提供他們社會心理和醫療支持。我們也捐贈物資並提供培訓給醫療設施。社會心理和醫療支援已於4月5日開始,為馬卡里夫周邊地區的年長者提供約60次醫療諮詢。 我們計劃這整個月將繼續評估這些生活在農村、無法獲得醫療服務的人的情況。 我們也捐贈物資給醫療機構並提供培訓。

我們在烏克蘭東南部的烏日霍羅德和伊瓦諾福蘭基夫斯克(Uzhhorod and Ivano-Frankivsk)設立基地,評估當地醫療設施,並建立一個網路捐贈醫療物資給前線地區和當地醫院。我們已經在伊瓦諾福蘭基夫斯克與當地醫療專業人員進行 培訓,下周也會在烏日霍羅德進行同樣培訓。

在烏克蘭鄰國的緊急應對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統計,已有超過 270 萬人從烏克蘭逃往波蘭。到目前為止,波蘭一直是將醫療人員和物資帶入烏克蘭的主要途徑,無國界醫生有團隊在此支援這些行動。在應對的頭幾天,無國界醫生提供紓困物資給盧布林紅十字會,和佐辛過境點附近霍羅德沃的一個接收點。

截至4月5日,聯合國難民機構回報將近39萬8千名難民跨越邊境進入匈牙利。初步評估顯示,在匈牙利的烏克蘭難民的許多迫切需求獲得充分滿足,但我們仍與當地組織合作,在匈牙利醫生的支援下,開設了行動診所,以提供初級衛生保健和心理健康急救服務。我們需要觀察局勢如何發展,是否有脆弱的個人或群體錯過了基本的服務和支援。

 截至4月13日,已有超過43萬人從烏克蘭進入摩爾多瓦,許多人還在途中。摩爾多瓦只有260萬人口,但卻是人均接收烏克蘭難民最多的地方。(聯合國難民署)

無國界醫生派出了團隊前往摩國北部(奧塔奇)和東南部(帕蘭卡)。3月12日,在帕蘭卡,MSF開始為難民提供基礎醫療照護諮詢和心理急救時段,以及為逃離尼古拉耶夫和敖德薩地區的家庭提供基本需求支援。無國界醫生在奧塔奇開設醫療站點,也將在本周展開類似於在帕蘭卡的行動。我們已經在當地開始培訓心理急救志願者。

無國界醫生的精神健康團隊也為首都基希涅夫接待設施的人們提供心理急救服務。團隊也在造訪該市不同醫院,以評估如何改善難民獲得醫療保健的機會。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統計,截至4月13日,已有超過32萬人從烏克蘭跨越邊境到斯洛伐克。我們已經和斯洛伐克衛生部簽署了一份諒解備忘錄,以便能夠進口醫療用品,我們現在正在確定與當局合作的範圍,可能將側重於精神衛生、性暴力和結核病等領域。目前,關鍵的人道主義和醫療需求由地方當局和民間社會負責。

無國界醫生與阿漢格斯克和弗拉迪米爾地區的衛生當局合作,以減輕抗藥性結核病(DR-TB)的負擔並改善對該病的治療。據聯合國難民署統計,已有超過43萬人從烏克蘭進入俄羅斯。無國界醫生目前正在搜尋,在俄羅斯與烏克蘭接壤的地區,是否出現了新的人道醫療需求。視察隊訪問了羅斯托夫和弗羅涅日,並正在前往貝哥羅。在羅斯托夫,我們捐贈了食品、衛生用品包、基本救濟物品和藥品,分發給流離失所者。

在白羅斯,無國界醫生繼續執行日常專案。我們支援國家結核病計劃和監獄中的C型肝炎治療。自2021年以來,我們還幫助滯留在白俄羅斯和歐盟國家之間的人們。無國界醫生已對白羅斯-烏克蘭邊境的情況進行了初步評估,並持續準備好協助新出現的醫療和人道需求。截至4月5日,已有約1萬7千人從烏克蘭進入白羅斯。

之前在烏克蘭的工作

在衝突升級之前,無國界醫生已在烏克蘭東部的頓內次克區(Donetsk Oblast)工作。那裡於2014年爆發了衝突,經常性的暴力事件使生活在接觸線(contact line)的居民難以獲得醫療保健服務。我們的專案包括愛滋病和結核病護理,改善基本醫療服務、提供心理健康支援。在烏克蘭西北部的日托米爾地區(Zhytomyr),MSF也有抗藥結核病專案。

支持無國界醫生全球救援專案

有賴全球捐款者的長期支持,我們才得以專注且快速的回應這樣的緊急情況。

無國界醫生的募款資金絕大部分為全球統籌運用(即不指定專案或地區),依需求程度分配給所有執行中的專案,這樣的安排可確保我們能夠更迅速、靈活且有效地提供人道援助。MSF在烏克蘭的工作正是由全球救援資金所支持。

請支持我們,持續在前線、在世界各地有需要的地方,援救更多危難中人。

 更多消息

「你有醫療列車? 我有病人給你」

2022-04-08

無國界醫生團隊目擊在尼古拉耶夫(Mykolaiv)的醫院爆炸

2022-04-06

生活在轟炸之中的馬里烏波爾

2022-03-30

協助基輔主要醫院為可能的大規模傷亡做準備

2022-03-25

烏克蘭|在敖得薩「人人都在做最壞打算」

2022-03-10

無國界醫生首批緊急醫療物資抵達基輔

2022-03-07

烏克蘭|限時通道不足以保障平民安全

2022-03-06

戰爭前無國界醫生在烏克蘭及鄰國的工作

2022-02-26

 © 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 Taiwa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