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核病問與答

結核病問與答

2018-03-23

儘管結核病並非無藥可醫,但在與之對抗的戰役上,我們正節節敗退。無論對病人還是醫護人員而言,由診斷到治療,前路都是挑戰重重。

在這份問答集中,無國界醫生結核病工作小組組長法賴因醫生(Dr Francis Varaine),將解釋無國界醫生在未來十年的發展重點。

在對抗結核病的戰役中,我們正處於哪個階段?

我們並未真的獲勝。結核病於2015年超越愛滋病,成為世界頭號傳染病殺手。

2016年估計有170萬人死於結核病,而去年染病的1,040萬人中,只有極少部分人獲得妥善的診斷或治療。

這反映出許多國家的醫療體系有待加強(中低收入國家病人佔死亡人數的95%),導致結核病主要影響的是弱勢社群。結核病的患病率在難民營、貧民窟和監獄等不受重視的社群很高;而它也是愛滋病患者病死的主因。

簡而言之,結核病是全球性醫療危機,嚴重影響被邊緣化的社群。這對無國界醫生來說,顯然是迫切關注的焦點。

目前為止,無國界醫生針對結核病做了些什麼?

無國界醫生幾乎在所有進行救援的地方都發現結核病個案。無國界醫生支援的項目中,每年在超過25個國家治療15,000至30,000名病人。我們已對抗結核病超過30年,在提供治療方面,是全球前幾大的非政府組織之一。

在過去十年間,重點在於最難以治療的結核病類型──抗藥性結核病(DR-TB)。我們的病患中,抗藥性結核病患者佔了十分之一。

經過沒有創新突破的50個年頭後,在過去五年間,有兩種新藥上市了。這對病患與治療提供者來說,確實是歷史性時刻。

貝達喹啉(Bedaquiline)及德拉馬尼(Delamanid)這兩種新藥看似大有可為。無國界醫生在很早期便採用新藥,並擁有接受包含這兩種新藥治療方案的前幾大病患數。我們的經驗顯示,這兩種藥會為病人帶來新希望,尤其是對那些最難以治療類型的患者。除了我們所治療的病患,我們的經驗也有助修訂個別國家和世界衞生組織的指南。

不幸的是,這不過是滄海一粟。2017年,全球需要這兩款藥的病患中,估計只有少於5%能夠獲得相關治療。

所以抗藥性結核病患者的處境漸露曙光嗎?

據估計,每年有60萬人感染抗藥性結核病,需要經歷艱苦、效果差,且為期兩年的療程。這個療程含括八個月的注射、15,000顆藥丸,還會造成諸如失聰、思覺失調與神經病變等嚴重副作用。

鑑於這種危急狀態,在這同時又有兩種新藥可用的特殊時刻,無國界醫生著手應對這一問題。我們目前與部份頂尖醫療組織正合力進行「終結結核病」(endTB)與 TB-PRACTECAL 這兩項臨床試驗,目的主要是想在新藥及開發既有藥物新用途的基礎上,找出更簡單、療程更短(6至9個月)、毒性更低、全口服且更有效的治療方法。

除了抗藥性之外,整體而言對於結核病的治療有何展望?

大體說來,問題是一樣的:研究與創新都非常有限,而若想觸及更多病患,並如我們所願地儘速施以治療,難度及成本依然相當地高。

進行診斷:肺結核如今已可被快速檢測,且在幾小時內就診斷出來,這是一大突破,但這些檢測仰賴持續的電力供應、空調、專門的化驗設施與訓練有素的人員。這與無國界醫生的典型救援任務,或大多結核病患者所處的環境都不相符。而我們也仍缺乏對孩童的,以及針對肺外結核型結核病的適當檢測方法。

結核病疫苗的出現,大概還需等上二、三十年的時間。

而在我們漸少提及單一藥物敏感結核病(DS-TB)的同時,這項療程為期六個月、涉及四種不同藥物的治療依然難以執行。

資金充裕、病患數很少的醫療機構承擔得起這種負荷,但體質較弱、經受結核病緊急狀況困擾的醫療機構則不然。

此外,缺乏對新藥的研究也是一大隱憂:相較於針對C型肝炎與愛滋病新藥的數十項研究,結核病目前只有五項研究正進行中。

在這充滿挑戰的情境中,無國界醫生該何去何從?

我們期許在2025年,無國界醫生所有項目中的每位結核病患,不管是哪種結核病類型,都能接受簡單、可靠的診斷,及有效且耐受性良好的治療,進而成為驅動全球性變革的力量。

為了達成這項目標,無國界醫生的結核病項目需要展現這般雄心壯志:

首先,我們應該使我們治療的病患類型多元化。例如:我們治療的藥物敏感結核病患者數在過去十年間減少了一半,之後,我們將接收更多這類型的病患。愛滋病與結核病雙重感染的病人有特殊需求,孩童亦然,他們佔了全球結核病患數目的十分之一。他們將需要在我們的項目中受到特別關注。我們也應該在項目中對付潛伏性結核病感染問題。

同時,我們計畫促進並提升研究,以提供更好的治療方法跟診斷工具。

舉例來說,我們持續透過抗藥性結核病臨床實驗參與研究。除此之外,我們也會推動更好的診斷測試研究。中期目標是希望診斷能夠在「照護點」進行,意即不管我們在哪裡,都能當場診斷病患,甚至鄉下或偏遠地區亦然。

經診斷之後,藥物敏感型結核病病患應該要在兩個月內治癒,任何抗藥性結核病病患則能在六個月內治癒。

而因為涉及抗生素,抗藥性的問題無可避免,我們希望未來能打造一條囊括新藥、診斷與可及性的健康管道。

然而,莫忘以上一切首先都是政治問題。既有新工具的應用規模應得到擴大;今日少得不可思議的研究項目,必須注入必要的資金以推動發展及加快腳步。將資源送到結核病仍然盛行且致命的地方至關重要。

結核病危機並沒有緩解的跡象,我們也不能鬆懈。我們會繼續運用我們的醫療經驗,履行我們為結核病患者而戰的承諾。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