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門:「在塔伊茲,人們仍樂觀期望更好的未來。」

葉門:「在塔伊茲,人們仍樂觀期望更好的未來。」

2018-08-08

文:艾倫‧耶根(Arunn Jegan)

耶根(Arunn Jegan)是一名澳洲籍的專案統籌,他剛剛完成他的第二次任務,從葉門塔伊茲回來。

無意義的暴力、沒有法律的環境、厭倦衝突但堅強的人們、混亂的國家:以上都是我到達葉門之前的內心感受。但塔伊茲卻是希望及和平的最後堡壘。城內的市民都說:「如果塔伊茲失守,我們的未來也會失守。」

塔伊茲是葉門的第三大城市,被戰爭前線隔離。葉門人每天暴露在暴力的環境當中,日夜連續不斷,刺耳的炮擊聲和槍聲已成常態。我記得今年1月曾有連續兩個星期,我們每分鐘都能聽到五次爆炸聲。

時至今日,塔伊茲人的最大問題仍是他們感到不安全。每一天,人們都害怕被流彈或射入城內的炮彈殺害,他們恐懼家人出門上班後就永遠不會回家,他們的行動自由比戰前更加受限。檢查站分散在城內各個地方,讓人們很難像以往般過著正常的生活。你可以想像在這種環境下生活,對本地人來說是多麼地艱苦,所以我認為這場戰爭過後,居民將會有極其嚴重和長遠的心理傷痕。

從總體來看,我們可以看到葉門的二級和三級醫療系統崩潰。無國界醫生已重複地公開指出這一問題。在過去兩年,公家醫院員工幾乎沒有薪水。沒有資源上的支援,公共衛生系統便無法運作。

無國界醫生在塔伊茲支援著三間醫院

無國界醫生支援塔伊茲的三間醫院將近兩年,我們專注於主要的優先緊急工作,例如戰爭傷者的醫療照顧,以及兒科和母嬰保健。雖然在戰爭中,外科是我們工作的一大部分,但事實上,這裡也非常需要針對兒童和孕婦的有品質服務。

在塔伊茲,我們平均每月有2,000次孕產婦保健問診,這些婦女在其他地方本來無法獲得照護。這裡的員工也在診治營養不良和呼吸道感染發展到晚期的兒童。他們還為患有常見疾病,但由於缺乏可用物資而惡化的兒童提供治療。

不幸的是,由於沒有基礎建設能支撐塔伊茲的廢棄物管理,他們無法獲得清潔飲用水和衛生設施的情況仍然嚴重。這讓去年的霍亂疫情形勢嚴峻,亦使對未來因季節變換而爆發的恐懼增加。

葉門戰爭的諸多影響中,一個比較鮮為人知的影響,是抗微生物藥物的抗藥性。在葉門各地的醫療設施裡,開過量抗生素的處方,是當地醫生的慣常做法,所以病人會期待並要求開立市場上常見抗生素的處方。在社區內,市民對某些抗生素的抗藥性較高,市民自行開藥方也很常見。在塔伊茲,無國界醫生正與當地的醫療人員合作,減少城內開立過量抗生素處方的情況。

「葉門的每個人都有一個故事。」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看到我們員工與患者的互動。由於公家基礎建設崩潰,專業人士開始投入自己不熟悉的工作領域。例如有些教師因教育系統已不存在而失業,他們便到無國界醫生的各種管理和後勤崗位上工作。

我還記得跟一位曾經是老師的現任無國界醫生後勤人員路過其中一家醫院。當我們走過急診室時,他認出幾位傷患是自己之前的學生。看到他們身體狀況危急,他感到吃驚,因為在他的記憶中,同學們都是身強體健的。他為學生的健康狀況而感到憂心。

這些學生也認出了他們的老師,並和他聊了很久以往的日子。他們覺得未來是慘淡的,他們再也不能回學校讀書了,儘管老師非常嚴格,他們還是很懷念上學的日子,那時,上學是唯一會讓他們頭痛的事。其中一位男孩說,他的父母努力為一家人找到食物。對於能得到免費的醫療照護,他非常感激,但仍為眼下的挫折感到擔憂,因為他知道生活中其他的基本需求仍得不到滿足。

在葉門,每個人都有一個故事。每個人都可以告訴你他的生活如何因戰爭改變。在大部分情況下,在大部分社區裡,你會預期人心因戰爭蹂躪而變得破碎。你會想,如果你也年復一年地被人遺忘,得不到醫療服務,也買不起食物,你也會覺得身心破碎。不過對於塔伊茲市民來說,情況並非如此。

在塔伊茲,雖然戰爭和對死亡的恐懼是每天都要面對的現實,人們仍繼續盡力應付眼下的情況,並樂觀期待一個更好的未來。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