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亞沉船事故:難民和移民被迫溺死海中,或遭任意拘留

利比亞沉船事故:難民和移民被迫溺死海中,或遭任意拘留

2018-09-10

據倖存者向無國界醫生報告,上週在利比亞外海發生沉船意外,超過100人死亡。9月2日(日),利比亞海岸防衛隊將276人註1──包括這次沉船意外的倖存者──從海上帶到的黎波里以東120公里的港口城市胡姆斯(Khoms)。這批人上岸後,無國界醫生便一直為他們提供緊急醫療援助。

沉船事故倖存者憶述事發經過

據無國界醫生人員收到的訊息,兩艘橡皮艇於9月1日(六)清晨離開利比亞,每艘都載有超過160名不同國籍的人,他們來自蘇丹、馬利、奈及利亞、喀麥隆、迦納、利比亞、阿爾及利亞和埃及等地。

「當第一艘小艇因引擎故障而停駛時,我們的小艇繼續航行,但在下午1點左右開始漏氣。我們艇上共有165個成人和20個小孩。那時,衛星電話顯示我們離馬爾他海岸不遠。我們打電話給義大利海岸防衛隊,又發送了我們的座標,因為人們開始掉進海裡,我們向他們求救。他們說會派人過來。但小艇開始下沉,我們不會游泳,只有少數人穿上救生衣,最終是那些抓住仍漂浮船體的人才活得下來。(歐洲的)搜救人員後來搭飛機過來,投下救生筏,但人人都在海裡,我們的小艇已經沉沒且翻覆了。幾個小時後,其他搜救人員也搭飛機過來,投下更多救生筏。我們的小艇只有55人倖免於難,許多人死了,包括不少家庭和兒童。如果那些搜救人員早點過來的話,他們就能獲救。超過20名兒童死亡,當中包括兩個17個月大的雙胞胎,與他們的父母一同遇難。後來利比亞海岸防衛隊也來了,首先救起了沉船的倖存者,並找到第二艘橡皮艇。我們都被帶到這裡。」但搜救人員只找回了兩具屍體。

無國界醫生的緊急應對行動

在利比亞西北部米蘇拉塔(Misrata)工作的無國界醫生護理師德法蘭西斯(Jai Defransciscis)說:「無國界醫生治療了多名因引擎汽油洩漏而灼傷的倖存者。我們的醫療隊連續工作了好幾個小時,救治情況最嚴重的倖存者。我們醫治了18名情況危急的病人,其中九人身體大面積遭化學灼傷(全身多達75%的皮膚)。我們將一名情況尤為緊急的病人轉送到醫院,如果他無法迅速獲得專門的重症照護,可能早已去世了。」

人們搭乘不適合出海的船隻離開,又被帶回利比亞,接著被送進會構成嚴重傷害的拘留系統任意關押,是這裡很常見的情況。今年1月至8月間,歐盟支持的利比亞海岸防衛隊,就將13,185名難民和移民送回了利比亞註2

我們的醫療隊在胡姆斯和巿外的拘留所展開救援行動,包括為滯留在拘留所的人們提供進一步的醫療服務和後續照護。這批人中有孕婦、兒童和嬰兒,以及病情嚴重和遭化學灼傷的人。無國界醫生團隊還組織了六次醫療轉送,將傷病者送到醫院。

身心受創的傷病者別無選擇,只能被任意拘留

德法蘭西斯說:「我們非常擔心病患的狀況,他們被關在牢裡,衛生條件極度惡劣。對於嚴重灼傷的傷者來說,鋪毯子或床墊睡在地上,那痛楚是相當劇烈的。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如何能夠康復?有些人甚至無法坐起來或走路。」

「我們已開始見到有病患出現像肺炎這樣的嚴重胸腔感染,因為在海裡待得太久而引發的。」得不到足夠的潔淨飲用水和食物,可能會延誤或阻礙人們康復,甚至會讓他們的傷病情況惡化。

很多倖存者為失去親人感到悲痛。除了穿越利比亞時要面對種種危險,他們在海上又再經歷創傷。難民和移民不但沒有得到所需的支援,反而被逮捕、被拘留在條件惡劣的地方,沒有基本保障、法律援助或其他選擇。

在這批被拘留的人當中,無國界醫生還見到已在利比亞或其他國家的聯合國難民署登記,或曾被承認的尋求庇護者和難民,他們的前景看來尤為慘澹:在CNN報導引發全球憤慨後,難民署領導的機制於2017年啟動,計畫將難民和移民從利比亞疏散至尼日,再安排他們於第三國安置;但這一計畫停頓了好幾個月。與之相反的是,尋求庇護者和難民被無限期地任意拘留,甚至要承受被販運的風險,而犯罪網路往往是那些想繼續尋找安全棲身所的人們僅有的選擇。

有些人還告訴我們的醫療隊,自8月26日首都的黎波里爆發暴力衝突和炮擊後,他們不得不下決心離開當地。

無國界醫生再次呼籲終止在利比亞各地對數千名難民和移民的任意拘留,並設法使他們能安全撤出該國。具體而言,無國界醫生敦促:

  • 聯合國難民署和局勢安全的國家,應迅速從利比亞撤走難民和尋求庇護者,並加快安置他們。
  • 聯合國移民署(IOM)和移民的原籍國,應加快撤走和遣送仍在利比亞境內、希望重返母國的移民。
  • 歐洲國家和利比亞當局,應停止攔截經海路逃離利比亞的人們、停止將他們送回利比亞,並不再以此作為防止人們抵達歐洲的手段。

註1 資源來源:聯合國難民署
註2 資源來源:聯合國難民署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