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政策已對諾魯的精神健康造成災難性影響

澳洲政策已對諾魯的精神健康造成災難性影響

2018-12-06

12月3日,無國界醫生(MSF)發表了有關諾魯的首份獨立醫療報告,顯示澳洲的無限期境外拘留政策,為諾國帶來了極大的精神痛苦。無國生醫生再三促請澳洲政府終止這項政策,立即撤走島上所有難民及尋求庇護者,以免其健康進一步惡化。

名為《無盡絕望》的醫療報告指出,諾魯所承受的精神痛苦,是無國界醫生在各地專案中見過最嚴重的,比酷刑的受害者還糟。

無國界醫生是根據「整體功能評估量表」(Global Assessment of Functioning,GAF)來評定病人精神疾病的嚴重狀況,計算相關徵狀對其日常生活有多大影響,最低為1分,最高為100分,獲70分以上者會被評為健康。

而不論是諾魯本地人,還是難民及尋求庇護者,無國界醫生病人的得分都偏低。

諾魯居民初步評估時的GAF評分中位數為35,反映其出現精神疾病後未獲治療的比率偏高;至於難民及尋求庇護者,評分中位數為40。在無國界醫生其他治療嚴重精神狀況的專案裡,病人的評分中位數則約為60。

2018年5月至6月間,難民和尋求庇護者的GAF評分顯著下跌,恰逢對將難民重新安置於美國協議的負面回應激增,反映出決策對病人精神健康的莫大影響。不過,諾魯病人的評分則並未下跌。

臨床心理學家兼MSF精神健康活動經理魯費內爾表示 :「我們公布的醫療數據,印證了我在諾魯所見的令人心痛的情況。我每天都擔心病人會尋短,因為五年的等待已令他們失去希望。」

來自伊朗的難民卡齊姆*已在諾魯滯留了五年三個月:「我因為宗教理由離開伊朗。我原本信奉伊斯蘭教,後來改信基督教。在伊朗,若你這樣做,會被拷問和關起來,最嚴重的則會被處死。」

「我試著保持堅強和健康,以照顧家庭、支持妻子和支撐自己,但現在我非常、非常地累。我的人生就像一艘破了大洞的船。我只會向下沉,最終完全沉入大海。」

「澳洲政府有些人說『我們將於聖誕節前撤走所有兒童』,之後又有人說『我們沒有這樣說過』。根本從來就沒有什麼最後限期,什麼也沒有,沒有規則可言。他們只是在胡扯。」

無國界醫生在諾魯治療的208名尋求庇護者及難民中,124人有自殘念頭,63人曾企圖自盡;12名由我們治療的成人及兒童,被確診為「放棄求生症候群」(resignation syndrome),處於半昏睡狀態,無法吃喝。

雖然有四分之三來求診的難民和尋求庇護者,表示到達諾魯前就已遭遇創傷,例如經歷戰鬥或被拘留,但無國界醫生的報告顯示,諾魯的狀況對他們的精神健康影響最大。65%前來求診的尋求庇護者及難民感到無法掌控自己的生命,他們亦有較大可能自殘或出現嚴重的精神問題。

魯費內爾說:「我們有很多病人飽經創傷,而澳洲的無限期政策,徹底粉碎了他們對未來的盼望,也摧毀了他們的精神健康。」

超過三分之一的求診難民及尋求庇護者,必須與直系親屬分離,這些家庭的部分成員因醫療理由被送走──這是澳洲政府慣用的手法,以迫使難民回到諾魯──他們自殘的機會較其他人高出40%。

在諾魯的11個月裡,無國界醫生共為285名病人提供精神健康照護,當中包括諾魯本地人,也有難民及尋求庇護者。我們合計向難民和尋求庇護者提供1,526次診察,也為諾魯本地人提供了591次診察。

諾魯政府10月初強迫無國界醫生撤離時,仍有逾200位病人正接受我們的照護。無國界醫生非常關注這批病人──包括當地居民、尋求庇護者及難民──的後續照護安排。

諾魯人的精神健康狀況同樣嚴峻。有近半向MSF求診的諾魯人罹患精神病,當中很多人需住院治療,卻欠缺相關服務。

引人注目的是,超過一半由MSF診治的諾魯病人,在接受照護後,精神健康狀況有所改善;尋求庇護者及難民病患中,則只有11%出現好轉。

無國界醫生(澳洲)主席康登醫生表示:「雖然接受相同品質的醫療照護,但尋求庇護者及難民患者的康復情況,卻沒有諾魯病人那樣的進展,這意味著在無限期拘禁政策下生活,會引發長期絕望的感覺,令尋求庇護者和難民難以復原。可悲的是,目前諾魯的精神健康危機是意料之內的。當你的自由被任意剝奪了五年,誰都會感到絕望。澳洲政府應停止這種粗暴的政策,馬上從諾魯及馬努斯島撤走所有難民及尋求庇護者,不能再拖了。」

無國界醫生呼籲澳洲立即終止在境外遏阻尋求庇護者及難民的作法,同時歡迎任何重新安置選項,包括由紐西蘭提出的方案,前提是迅速、自願、尊重家庭團聚,並容許他們重建生活及恢復精神健康。


無國界醫生根據與諾魯衛生部簽署的備忘錄,2017年11月開始在該國提供心理及精神健康服務。精神健康支援採取「一視同仁」策略,對所有住在諾魯的人開放。我們的病人中有73%是難民或尋求庇護者,22%是諾魯本地人。今年10月5日,諾魯政府告知MSF「不再需要」我們的服務,並要求MSF於24小時內結束救援專案。

*我們修改了當事人姓名以保護其隱私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