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陰影下,要避免結核病患的「第二場悲劇」

新冠肺炎陰影下,要避免結核病患的「第二場悲劇」

2020-03-24
tb-india-mdr-tb-grace.jpg
17歲的葛瑞絲(Grace Siemtharmawi)是多重抗藥性結核病患者,暫住在她家旁邊臨時搭建的小屋(印度,2019年5月資料照片)。©Jan-Joseph Stok

在全球奮力對抗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或稱新冠肺炎)大流行的此刻,無國界醫生(MSF)也很擔心世界各地的弱勢群體。每年的3月24日是世界結核病日,由於結核病人很可能受到結核病和新型冠狀病毒的雙重打擊,我們希望能引起大眾對結核病人的注意。全球的結核病患者都需要特別關照,以保障他們所需的持續預防、診斷,治療和照護不會中斷。

2018年,全球有近1000萬人感染結核病,其中150萬人死亡,這使結核病成為頭號的傳染病殺手;全球有50萬人還是抗藥性結核病患者,他們要接受漫長且會毒害身體的療程。此外,結核病也是愛滋病感染者的主要死因,而包括印度和南非在內的很多國家,有著大量同時感染這兩種病的病人。

是結核病?還是新冠肺炎?

和結核病一樣,2019冠狀病毒病通常影響肺部,感染者可能會出現類似結核病的症狀,例如咳嗽和發燒。像結核病人等肺部受損的人,或像病毒未受控的愛滋病感染者等免疫系統薄弱的人,一旦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就很可能發展成較為嚴重的新冠肺炎。此外,很多結核病人住在人口密集地區,這種密切接觸進一步增加了他們感染新冠肺炎的風險,尤其是在人滿為患、幾乎沒有潔凈飲用水或醫療照護的居住環境下。

上述情況本已令人憂慮,而一旦愛滋病和結核病的診斷和治療被中斷,情況會變得更雪上加霜。因此,MSF支持世界衛生組織(WHO)在其狀況情報裡提及的策略——在2019冠狀病毒病大流行期間,繼續為結核病人和抗藥性結核病人提供各項必要服務,即預防、診斷、治療和照護。

資源匱乏地區的醫療系統遭受額外壓力

2019冠狀病毒病給各地醫療系統帶來顯著壓力,尤其是資源匱乏的地區。我們從以往傳染病的經驗中得知,若縮減對像結核病這種有致死風險疾病的醫療照護、藥物和診斷,將導致更多病人死於這些潛在威脅。幾內亞是2014至2015年爆發伊波拉疫情的國家之一,該國曾縮減醫療服務,導致結核病診斷相應減少了53%,而這對結核病醫療服務造成的直接或者間接影響,使死亡率增加了一倍。

在全球應對2019冠狀病毒病的同時,衛生機關、各執行夥伴及國際捐助方都必須盡力維持其必要的機能,同時降低弱勢人群所面對的風險。

為減低結核病人及愛滋病感染者感染新冠肺炎的風險,我們必須思考如何為醫療照護的提供帶來創新轉變,這包括分散的門診治療、讓病人透過社區,以及遠距醫療和網路app獲得照護及追蹤。按照世衛的建議,為抗藥性結核病人提供全口服藥物治療是當務之急,不可延誤,而實施由社區支援的治療以減少病人上醫院的機會,也同樣重要。

對高風險者提供保護措施

有鑒於結核病人罹患重症的風險較高,為盡量減少新冠肺炎的影響而做的努力,還應包括為工作人員、會與結核病患者接觸的人員提供保護措施,以及對已確診或疑似病例進行測試和隔離,以防止將病毒傳播給更多人。

全球的團結對應對疫情大流行非常重要。避免囤積和出口限制,能確保包括個人防護裝備在內的必備藥物和物資,送到所有有需要的國家。這些合作和分享,將降低結核病人因缺乏所需藥物或檢測能力而導致的額外風險;否則,一些醫療系統本已脆弱的國家將會面對雙重壓力。在各國努力應對2019冠狀病毒病大流行時,我們也要採取所有必要的措施,以確保在疫情影響下,不會對全球各地的弱勢群體──包括結核病人和愛滋病感染者──造成第二場悲劇。


無國界醫生與結核病

MSF是全球前幾大的非政府結核病治療提供者。2018年,我們在全球超過20個國家展開相關專案,為16,500人提供結核病治療,以及為2,840人提供抗藥性結核病治療。我們也和合作夥伴一起進行兩個抗藥性結核病的臨床試驗(TB PRACTECAL 和 endTB),目標是找到有效且耗時較短、副作用可控的療法。

無國界醫生與2019冠狀病毒病

在MSF工作的大部分國家,我們與世衛、各地衛生部協調,以了解在出現大量患者的情況下,我們可以如何幫忙,同時也為醫療院所提供感染控制培訓。目前為止,我們已在比利時、義大利、法國和西班牙提供支援。而我們的當務之急,是維持我們為全球極度弱勢群體的一般醫療專案的運作。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