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價格可負擔的疫苗如此重要?

為什麼價格可負擔的疫苗如此重要?

2020-05-13

當一種疾病沒在眼前發生時,人們很容易就會忘記疫苗有多重要。但當危險迫在眉睫的情況下,比如目前的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即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間,世上每個人都希望能等到疫苗問世,來保護我們免於得病。

免疫接種注射每年挽救了數百萬人的生命,這也是公認最成功,且最具成本效益的衛生措施之一。然而,據世界衛生組織(WHO)指出,全世界仍有近2,000萬兒童並未接種疫苗,或未接種足夠的基本疫苗;而在許多已開發國家,反疫苗運動也在不斷發展。

當你親眼看過那些疾病,你就永遠都不會忘記去打疫苗。

無國界醫生國際醫療統籌亨肯斯(Myriam Henkens)指出,反疫苗運動在許多已開發國家的壯大看起來有些荒謬,在MSF工作的各個社群中,對疫苗的這種觀點鮮少出現。她說:「當你親眼看過那些疾病,你就永遠都不會忘記去打疫苗。」在我們應對流行病和傳染病爆發的疫苗接種專案裡,人們常常要走好幾天前往接種工作據點,以幫孩子或自己接種。

疫苗是可用於控制疾病傳播的緊急應對措施——如今在剛果民主共和國的麻疹疫情就是這樣的一個例子。此波疫情在過去一年內影響了將近30萬人,並奪走超過6,000條性命。MSF在救治患者的同時,也展開大規模的疫苗接種活動以應對疫情。

在新冠肺炎疫情持續的同時,如果疫苗能研發成功,並普遍可及,類似的情況將會發生,也就是接種過疫苗的人將不再有染病的風險,從而也就不會傳播疾病。

疫苗接種活動的作用不止於此,疫苗也是徹底根除疾病的手段之一。在全球回報最後一件自然病例3年之後,世衛組織於1980年宣佈天花徹底在世上根絕。而後,人類又花了20年,將天花病毒從地圖上每個地方清除掉。天花是第一個、也是迄今唯一一個人類成功消滅的疾病。多虧有這項計劃,人們已無受感染的風險,未來的世世代代都不再需要接種天花疫苗。

雖然許多疾病都可透過疫苗來預防,有些甚至能根據天花的經驗模式來徹底消除,MSF每天卻仍目睹病人因這些疾病逝去。這些生命因麻疹、小兒麻痺、霍亂、肺炎球菌性肺炎而離開人世——其中大部分都是兒童。另外,白喉已在全球大部分地區絕跡,治療該病的藥物也因此已多數停產,這個病卻仍在諸如葉門等國家出現,正是因為例行接種活動在戰爭期間受到擾亂。

因衝突導致公共醫療系統崩潰,是流行病與傳染病爆發的主因之一。當例行疫苗接種專案的進行得不到保障,曾一度被根除的疾病便會再次出現——在醫療照護服務寥寥無幾、甚至完全缺乏的地方,就會發生這樣的狀況。

但並不只有戰爭阻礙著例行的疫苗接種,交通基礎設施和電力供應的不足,也會令偏遠地區的接種活動難以展開。疫苗通常需要以低溫保存,但在MSF工作的不少地方,要達到這樣的條件都頗具挑戰。儘管如此,2018年,我們的醫療團隊仍為超過140萬人接種了麻疹疫苗,以應對麻疹的爆發。

還有一項障礙會阻礙人們接種疫苗:藥價過高。肺炎是全球導致兒童死亡的頭號殺手,它可以很容易地透過疫苗來預防。可是多年來,數百萬急需這種疫苗的兒童都無法獲得接種。 2016年,MSF的「病者有其藥」運動(Access Campaign)向兩家生產該疫苗的大型藥廠遞交了有著逾40萬個簽名的請願書,以期在發展中國家和人道組織的救援專案上,將該疫苗的價格降至每人9美元。2019年12月,第三家製藥公司開始生產這一疫苗,形成競爭,價格有望降得更低,讓發展中國家和人道組織擴大購買量,以惠及更多有需要的人。這是商業遊戲的一個例子,但它的後果會左右成千上萬生命的存亡。

目前全球都受到同一種疾病的衝擊,每一個人都必須採取前所未有的措施。假如新冠肺炎疫苗問世,卻因過高的市價將大部分本可受益的人排拒在外,我們該怎麼辦?有多少長者、原本就生病的人及醫療工作者,將因藥廠避免利潤損失而失去生命?我們之中又會有多少人將付出生命的代價,或是痛失摯愛?新冠肺炎大流行已在我們每個人和世界的歷史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但價格可負擔的疫苗,將可能終結這一切,避免更多生命的逝去。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