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回顧圖輯:這一年即將過去,我們為何還能保持樂觀?

2020回顧圖輯:這一年即將過去,我們為何還能保持樂觀?

2020-12-28

2020年年末,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仍未結束,看過那麼多關於疫情和災難相關的新聞,你是否在感傷的同時,感到有一點厭倦?我們還能有保持樂觀的理由嗎?

這一年,在世界的各個角落,衝突、疾病、災難並沒有因為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而暫停,但在這些地方工作的無國界醫生(MSF)也發現,即使在這些環境最惡劣的地方,也會有人為同胞留下來,和頑強的人們一起奮鬥。

非洲國家南蘇丹是這些危機之地的一個縮影。多年的衝突,令國內約三分之一的人流離失所,人們難以前往醫院,導致病情延誤,或者死於可預防的疾病。MSF也因此開設了組織最大規模的救援專案之一,包括開設大型醫院、小型行動診所,提供基本醫療照護、手術服務,應對瘧疾高峰期,預防和治療麻疹、蛇咬傷等。團隊裡有九成工作人員都是當地人,他們在接受培訓,承擔越來越多重要職責的同時,把學到的技能和知識傳遞給同僚,以及一代代新人……。

心懷善意的人們,也會有對人道危機的新聞感到疲倦的時刻,但在每個危機之地,人們的奮鬥又總會給我們帶來保持樂觀,保持希望的動力。透過以下照片,我們會看見MSF經歷的這一年,看見世界各地不應被遺忘被忽略的人們。

year-2020-01-car-measles.jpg
今年1月,中非共和國衛生部宣佈該國爆發近20年來最大規模的麻疹疫情, MSF在該國多地展開大規模的醫療和疫苗接種活動。圖中的黃裙女性在兒時經歷過麻疹疫情,對麻疹的症狀有一些瞭解,時隔多年後,當地疫情重來,她很快認出症狀,帶著患上麻疹的孩子來到MSF支援的醫療站接受治療。© James Oatway
year-2020-02-car-child_in_mine.jpg
MSF的疫苗接種團隊在開展工作時看到很多兒童在小型採礦場工作。圖中的一家人都在礦區謀生,醫療隊告知了孩子們的父母如何前往最近的疫苗接種點。

今年3月份,中非共和國確診首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病例,而該國在此之前已因多年的暴力和局勢不穩,長期深陷於嚴重的醫療人道緊急危機之中,很多兒童也未能接種疫苗。© James Oatway
year-2020-03-nigeria-shelter.jpg
在奈及利亞中部的貝努埃(Benue)州,人們因「農牧民」衝突流離失所,據估計,該州有16萬人住在正式營地、非正式營地、市場、學校,或者在社區裡寄居。雨季從6月開始,但預防瘧疾的蚊帳很少。為了保護隱私,婦女和兒童晚上在這間房子裡睡覺,男人則睡在外面走廊的地板上。© Scott Hamilton/MSF
year-2020-04-nigeria-cook.jpg
一樣是在貝努埃州,一個年輕女子在幫家人做晚餐。流離失所的農民們說,前幾年他們會趁相對寧靜的日子回家耕種,但從去年開始,形勢太危險,他們找不到機會回家耕種或收割。© Scott Hamilton/MSF

 

year-2020-05-southsudan-malaria_test.jpg
MSF工作人員正在進行瘧疾快速檢測。

即使是在局勢穩定的時候,南蘇丹的醫療系統也相對薄弱。在新冠肺炎疫情流行時,呼吸機、加護病房這些設備可望而不可及。MSF支援首都朱巴(Juba)的教學醫院、國家公共衛生實驗室和各地專案裡的防疫工作,同時努力維持救命的醫療照護,包括應對洪水後的醫療需求、檢測和治療瘧疾。© Tetiana Gaviuk/MSF
year-2020-06-drc-medical.jpg
在剛果民主共和國南基伍(South Kivu)省,MSF支援的醫院裡,一個醫生正在為送進急診室的孩子做檢查。這一年,除了原有的醫療需求,剛果民主共和國同時面對伊波拉、麻疹和新冠肺炎疫情的大考驗。© Davide Scalenghe
year-2020-07-drc-ebola.jpg
MSF的護理師督導正要進入治療中心的高危險區。

2020年6月1日,剛果民主共和國赤道(Équateur)省宣佈爆發第11次伊波拉疫情,赤道省局勢較為平靜,醫療團隊得以與當地居民建立良好關係,並採取新策略,包括採取分散模式,派出小組在當地各個醫療設施協助提供治療,盡量就近接觸病人和社區,同時讓當地醫護人員領導醫療工作。這些舉措加強了本地的醫療應對能力,也能減少當地對外來援助的依賴和需求。© Franck Ngonga/MSF
year-2020-08-libya-refugee.jpg
據估計,有70萬至100萬移民生活在利比亞,包括這名來自索馬利亞的難民。
絕大多數人生活在拘留中心之外,生活條件惡劣,面臨任意逮捕和拘留、販賣、剝削和蓄意暴力的危險。控制新冠肺炎的措施和當地本身的不安全環境,進一步影響了移民們謀生,也限制了聯合國機構和非政府組織提供人道援助的能力。© Giulio Piscitelli
year-2020-09-mediterranean-rescue.jpg
在2020年2月18日的第二次行動中,MSF和SOS Mediterranee救援團隊完成了對地中海上98人的營救。雖然不斷惡化的天氣狀況有可能使橡皮艇脆弱的結構支撐不住,但所有倖存者都安全地被疏散到搜救船上。© Anthony Jean/SOS MEDITERRANEE
year-2020-10-swiss-covid.jpg
今年4月,MSF在瑞士日內瓦大學醫院的加護病房提供支援。
這一年,MSF的救援隊在全球80多個國家和地區應對新冠肺炎帶來的影響,甚至包括瑞士、西班牙、義大利、美國、比利時和法國等國家,在當地的老人之家、醫院、弱勢群體避難所開展專案。© Nora Teylouni/MSF
year-2020-11-brazil-home_visit.jpg
在巴西,MSF和市府衛生系統的工作人員去亞馬遜雨林的米里尼(Mirini)湖岸作家庭訪視。在家訪的時候,醫療人員不僅會追蹤家庭的健康狀況,還會進行常規的疫苗接種。© DiegoBaravelli / MSF

 

year-2020-12-syria-camp.jpg
在敘利亞東北部的霍爾(al-Hol)營地,一名女孩望向鐵絲網外的世界。根據當局數據,該營地過度擁擠,住著約73,000人,當中九成以上都是婦孺。© MSF
year-2020-13-afghanistan-attack.jpg
2020年5月12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的達什特巴爾齊(Dasht-e Barchi)醫院婦產科被襲擊, 16個媽媽被槍殺,MSF的一名助產士、兩名兒童以及6名在場者也被殺害。考慮到母親、嬰兒和醫療人員成為蓄意攻擊的目標,類似襲擊事件仍可能發生,組織結束了在該醫院的專案並撤離,但仍維持在該國其他地區的工作。© MSF

 

year-2020-14-yemen-er.jpg
母嬰醫院的急診室裡呼吸困難的小孩正在使用噴霧器。

在新冠肺炎侵襲葉門之前,亞丁(Aden)的醫療系統已因持續5年的戰爭而崩潰,許多醫療人員逃亡,諸多醫療設施被炸毀,公立醫院醫護人員長期領不到工資,或只能領到少量工資。MSF在當地關注傷者護理、母嬰保健和兒科照護。© Maya Abu Ata/MSF
year-2020-15-yemen-covid.jpg
MSF醫療團隊正將一位重症患者轉送到特別為新冠肺炎建立的醫療中心的加護病房。

MSF在亞丁工作期間曾目睹到許許多多:在葉門戰鬥最為激烈的時期,醫療團隊努力維持醫院運作,習慣了在短短幾小時內接收幾百名傷患。但是當新冠肺炎在城內爆發,卻格外令人悲傷——看不見的病毒,有時會令人難以意識到危機真實存在,但它每天都會奪走寶貴的生命。© Jacob Burns/MSF
year-2020-16-india-health-promo.jpg
新冠肺炎重創印度,在人口密集的城市孟買,MSF在貧民窟進行衛生推廣活動,分發口罩和衛生用品包給當地居民。© Abhinav Chatterjee/MSF
year-2020-17-bangladash-rohingya.jpg
3年過去,湧入孟加拉難民營生活的羅興亞人仍住在過度擁擠、由竹桿和塑膠布搭成的簡陋臨時居所裡。2020年8月,阿布・希迪格(Abu Siddik,左)帶著5歲的兒子在MSF設於難民營的醫院尋求治療。© Hasnat Sohan/MSF
year-2020-18-beirut-wounded-girl.jpg
2020年8月4日傍晚,黎巴嫩首都貝魯特港口區發生劇烈爆炸,3歲的女孩薩瑪爾(Samar)住在貝魯特港以東低收入人群聚居的住宅、商業和工業混合區。當天她和父親走出大樓後,被意外飛來的鐵門碎片割傷和灼傷,她接受了整形外科手術,之後在MSF的醫療據點持續接受傷口追蹤和照護。© Mohamad Cheblak / MSF
year-2020-19-marawi-fled.jpg
2017年5月到10月,菲律賓的馬拉維(Marawi)市被武裝組織圍困了5個月,超過37萬人不得不逃離家園。當地70%的地方衛生機構被摧毀,許多醫務人員被迫逃離,至今仍然無法返回工作崗位。MSF在當地三個設施內提供醫療照護和心理健康支援服務。© Veejay Villafranca
year-2020-20-marawi-child.jpg
在馬拉維,流離失所的兒童在臨時庇護所附近的空地玩耍。在傷痛過後,人們還需要時間,需要外界的關注和支援去重建正常的生活秩序。© Veejay Villafranca/MS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