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敢回家,我不知道怎麼辦。」

「我不敢回家,我不知道怎麼辦。」

2021-10-29

10月22日凌晨,一群武裝分子攻擊了羅興亞營地的居民,其暴力程度是自四年前數十萬難民抵達孟加拉科克斯巴扎爾(Cox's Bazar)以來,前所未見。除了26名傷者外,還有3具屍體被送往無國界醫生的設施,以及一名入院後不久便死亡的傷者。當地政府指出,這起暴力事件共造成7人死亡。據稱,攻擊者為一個活躍於難民營內的武裝團體。由於與日俱增的不安全感,這起新的暴力事件加劇了居住在該地區的所有難民的恐懼。

我聽到一片吵雜聲和槍聲,所以我去穆斯林學校[教育機構]接我的兄弟,並帶他們回家。他們只有8歲和9歲大,那裡不安全。當我們走在回家的路上時,一群人用棍棒、刀和槍襲擊我們。」20歲的阿瓦斯(Awas)躺在無國界醫生庫圖巴朗(Kutupalong)醫院的病床上恢復中,並回憶起遭到攻擊的那天早上。
「我推開我的兄弟,讓攻擊者打我。」他說:「他們把我打得遍體鱗傷,還砍掉了我的兩根手指。」

在醫院裡,阿瓦斯被親戚圍繞著,他的兄弟也在其中。他說道:「我非常害怕,但我們沒有其他選擇,只得回去。我家裡有12個人,包括我的媽媽、我的妻子和我的女兒。」 

「攻擊者在凌晨3點左右到來。我們之中有些人在祈禱,其他人在外面,因為我們害怕可能成為攻擊目標。」穆斯林學校的其中一位老師索林姆(Solim)說。攻擊發生時他人在現場,現在他則在庫圖巴朗醫院住院中。

「攻擊開始時,我們大約有 20 人在大樓裡——包括一些年幼的孩子——攻擊者帶著棍棒、刀和槍械從四個大門進來,」索林姆說。

因為攻擊者以為索林姆已經死了,他才逃過死劫。他頭上的敷料蓋住了一塊被石頭砸出的傷口。他說:「我不省人事,甚至不記得我是怎麼受到其他的傷」。他的一隻手臂上有刀傷,兩根手指骨折。

在他看來,難民營的情況會越來越糟。索林姆說:「暴力會增加。人們很害怕。我們不想跟罪犯在一起,這就是為什麼有些人不顧風險也要逃離難民營。要讓我們感到安全,當局必須查出攻擊者並採取行動,我們的社區領導人需要大聲疾呼,反對這些攻擊。」

9名傷患一周後仍在庫圖巴朗醫院,其中3名情況危急。這起攻擊是在一位著名的羅興亞領導人於營內被暗殺的一個月後發生,暗殺據稱是一個羅興亞武裝團體所為。

無國界醫生駐孟加拉代表娜塔莉亞‧托倫(Natàlia Torrent)表示:「我們仍在試圖了解暴力事件後,18號營地的局勢將如何演變,但我們看到營地的狀況正以許多不同的方式惡化。」托倫說:「暴力事件是數以千計在這裡的人被迫面對的整體情況的一部分。眼下的解決方案不該只是把人們遷往其他營地,而是改善這些營地的情況。」

無國界醫生戈亞瑪拉(Goyalmara)醫院心理健康經理珊卓.札諾蒂(Sandra Zanotti)說:「情況每況愈下對難民的生活造成影響。人們的心理健康惡化,難民營中的絕望感、壓力、焦慮和憂鬱情緒越來越嚴重。」

札諾蒂表示:「如果他們的權利和安全能夠獲得保障,許多人希望回到緬甸。因為現在他們發現在孟加拉的難民營中沒有安全感,而且他們對此無能為力。」

一些接受無國界醫生治療的病人表示,他們害怕在出院後返家。「我的家人和我可能會受到攻擊。」一名在穆斯林學校受傷的學生胡森(Hossen)說。「他們可以攻擊任何地方,任何不跟他們合作的人。」

kutupalong-violence.jpg
胡森(化名),在庫圖巴朗醫院。©Pau Miranda/MSF 

他也表達了對情況可能這樣演變的擔憂,並表示這是他在2017年到達孟加拉後看到最嚴重的攻擊。在他看來,當局應該做得更多。他說:「攻擊者的身分可以被確認。他們必須被逮捕和起訴,而不是被捕後不久就被釋放。」 

「不,我們不能回家。」祖奈德(Zunaid)的母親眼中充滿恐懼地說道。她坐在庫圖巴朗醫院裡,20歲兒子的床邊。祖奈德甚至不應該出現在發生攻擊的營地裡。攻擊發生的前一天晚上,他正在18號營地拜訪一個朋友,由於天色已暗,無法步行回家,所以他決定留下來。

祖奈德說:「夜半時分,我聽到外面有一些聲音,我就去看發生什麼事。突然間,一群人抓住了我。我被人用木棍打得遍體鱗傷,我的胸部也被刺傷」。第二天早上,他在無國界醫生的巴魯哈利(Balukhali)診所接受治療,現在正在醫院恢復中。他和父母及妻子住在一起,但他非常害怕回家,「我不知道該怎麼做」。

*NOTE Patients' names have been changed for security reasons
*備註 為安全起見,傷患的姓名已被更改。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