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等待撤離已經兩年零五個月了,但什麼也沒發生」

「我等待撤離已經兩年零五個月了,但什麼也沒發生」

2022-06-21

38歲的約翰(John)與大部分來自厄立垂亞(Eritrea)的難民和尋求庇護者一樣,爲了逃避被聯合國稱爲「類奴隸制」的無限期義務兵役,而離開自己的國家。2019年6月,無國界醫生第一次在利比亞拘留中心遇見約翰,當時他病重且渴望逃往歐洲。他分享了自己在利比亞接近3年的經歷,期間他接連被囚於4個拘留中心內:

libya-detantion-center-john-in-belgium.jpg
經過在利比亞的3年、待過4間拘留中心後,約翰現在在比利時工作及生活。從2019年第一次和他碰面到2021年間,無國界醫生團隊持續和約翰保持聯繫並進行數次訪談。©Nicolas Guyonnet/MSF

2017年12月,我第一次嘗試橫越地中海,人口販子曾警告我們:「你們有些人會今天離開,有些則是明天。」 當時我們留在岸上,另外有180人登船後在利比亞海岸拋錨。海岸衛隊把他們帶回岸上,當中有人跟我們說:「不要出海,情況太惡劣了!」我與另外24個厄立垂亞人一起逃走了;幾日後,我原來要搭的船沉沒了,有8個人淹死。這件事就在我到達利比亞不久後發生。

逃離厄立垂亞後,我到了蘇丹工作,為了存錢橫越撒哈拉沙漠和地中海。然而我發現地中海很危險,有很多移民溺斃,我嚇壞了。同一時間,聯合國難民署開始為像我一樣的尋求庇護者登記,部份人獲安置到歐洲和北美洲。由於登記程序主要是在拘留中心完成,所以我決定把自己困在的黎波里(Tripoli)的一所拘留中心。我在2018年3月完成登記,在拘留中心中待了7個月,後來的黎波里衝突再起,我們被送到另一所拘留中心,被隔絕於津坦(Zintan)附近的山中。

libya-detantion-center-line-for-food.jpg
在拘留中心的尋求庇護者,排隊等待分發食物,攝於2019年6月。©Jérôme Tubiana

很多囚犯感到不適,我也不斷咳嗽,但當時我並不知道自己感染了結核病。拘留中心主管和來自國際組織的醫生們挑選了約40名被拘留者,答應把我們轉送到的黎波里的一間醫院。事實上我們卻被帶到另一間拘留中心,被囚禁在貨櫃長達數個月,當中有8人死於結核病。就在2019年4月這段時間,我遇見了無國界醫生團隊,他們替我們檢查後,開始安排我們轉送到醫院。

libya-detantion-center-container.jpg
尋求庇護者在貨櫃的門外做簡單的洗潄。在2019年1月到3月間,一些尋求庇護者被關在拘留中心的貨櫃裡。©Jérôme Tubiana

那所拘留中心位於敵對民兵組織的衝突前線,砲擊頻繁而且子彈有時會射進來。有一天,我們被送上巴士,並被告知:「你們在戰爭地區,我們認爲這個地方對你們而言不安全。你們會被載去位於的黎波里的聯合國難民署集合與離境設施(UNHCR Gathering and Departure Facility)。」大家都很開心,因為大家都知道之前被選中從利比亞撤離至歐洲或北美洲的人,都被安置在這設施內。後來當我們到達距離的黎波里50公里的札維亞(Zawiya),一個聯合國難民署員工說沒有理由讓我們前往該設施,就把我們留在的黎波里,並給我們450利比亞第納爾(相等於87歐元,新台幣2700元),只勉強夠用兩星期。

聯合國難民署說我們會在這城市安全地生活,但對我們來說,的黎波里既不自由也不安全。加加里士(Gargaresh)附近到處都是吸毒者,很難找到工作,人們用槍或刀指著你,他們甚至可以殺了你。 我們當中有些人寧願返回拘留中心,也不願在的黎波里街上冒生命危險。我和另外110 名難民住在一座廢棄建築裡,其中大部分是厄立垂亞人,有時候我們要12人共用一個房間。

有一天,我們去聯合國難民署辦公室尋求幫助,結果被鎮上一個檢查站的民兵搶劫。 我們當中一些人嘗試打工,但沒有得到薪水或是被偷錢。在我當清潔工的醫院裡,一名民兵指揮官試圖招募我加入他的部隊,與他們並肩作戰。 我們逃離厄立垂亞不是為了來這裡當兵,我們怎麼能在利比亞發動戰爭?

新冠肺炎爆發的那段期間對我們來說很可怕。原本在打工的人面臨失業,有些人被監禁和毆打,也有僱主擔心非洲黑人會傳播病毒。由於其他疾病和缺乏糧食,我們都很瘦,但人們在街上看到我們時,都以為我們得了新冠肺炎。

我仍在等待聯合國難民署與我聯繫,讓我離開利比亞。我等了兩年零五個月,但什麼都沒發生。如果難民署不打電話給我,為什麼還要留在利比亞?試圖越洋或會喪命,但留在利比亞也會面臨死亡風險。

難民嘗試越洋,是因為他們感到絕望。而我也感到絕望,因此在2020年11月決定再次嘗試越洋。我登上一艘載有100名移民的船,我們靠自己到達了義大利的蘭佩杜薩島(island of Lampedusa)。

我有很多朋友仍被困在利比亞。與我一起從津坦撤離的40人中,有兩個人在的黎波里死於結核病,另外兩人在地中海失蹤;一位朋友被利比亞海岸衛隊逮捕並再次關進拘留中心,另有三個人像我一樣成功越洋。據我所知,聯合國難民署只挑了四個人重新安置。我在利比亞的三年間,很多人死去。如今我在歐洲有工作、自由了,很安全,但我也失去很多,而且無法找回那些失去的東西。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