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這次,我得到了不同的結果

委內瑞拉|這次,我得到了不同的結果

2022-07-28

martiza_sq.png瑪麗莎.雷加迪茲(Maritza Regardiz)是來自委內瑞拉(Venezuela)的一名醫生。她在無國界醫生的工作促進了婦女及其嬰兒獲得醫療照護的機會,並縮短城鄉醫療差距。

 

當她抵達我工作的健康中心時,她已經懷孕38或39週,非常接近分娩。中心位於委內瑞拉蘇克瑞州(Sucre State)的偏遠地區。身為無國界醫生的一員,我在當地支援地方當局和醫護人員。

那名女子腹痛難耐,作為醫生的我立即意識到她處於分娩的早期階段。

但不僅如此。

當護理師和我進行檢查時,我們發現她正在發高燒並嚴重脫水。她毫無疑問正在分娩,但還有其他問題。

她需要加護照護,但在如此偏遠的地方我沒有資源能治療她。

瘧疾流行於委內瑞拉許多區域,包括這裡。我們進行了瘧疾快篩,結果為陽性。

孕婦患有瘧疾被認為是產科急症,因為它會導致新生兒出現併發症。為了降低風險,那名女子本該在瘧疾治療中,但這是她第一次來健康中心。

而且這個孩子即將出生。

當我們忙著安排時,我的腦海中閃過另一位患有瘧疾的年輕女性,我多年前的一位病人。

另一次發燒

如果你是委內瑞拉醫學院畢業的醫學生,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通常是在偏鄉地區工作一年,而那裡往往缺乏醫療資源。

那段回憶改變了我的人生。

我服務的地方是委內瑞拉南部一個偏遠的原住民社區。剛從醫學院畢業的我是當地唯一的醫生,並正好遇上瘧疾爆發。我來自委內瑞拉首都卡拉卡斯(Caracas),所以當時我對熱帶疾病並不熟悉。

一位年輕女子走進診所。

她發了高燒且非常害怕就醫,因為她的父親最近死於類似的症狀。

這位年輕女子患有瘧疾重症。她需要加護照護,但我沒有資源治療她,也無法將她轉送到當地有合適設備的醫院。

經過漫長而考驗人的一晚,我試著用我們手中僅有的資源穩住她的情況,最後設法安排將她轉院。當時已屆凌晨三點。

遺憾的是,她在轉院的途中撒手人寰。

縮小差距

那一刻改變了我的人生。在那之前,我已經將職業生涯規劃好:在偏遠地區服務之後,我計劃開始額外的培訓以成為一名外科醫生。

然而我知道,如果這名女子能得到更好的照顧,她或許會活下來。我無法停止這樣的想法,於是我重新規劃自己的職業目標──我想縮小像她所面臨的這種城鄉醫療差距。

完成偏鄉實習後,我持續和原住民社區合作。最終,我在無國界醫生找到了一份工作。

這讓我來到了蘇克瑞,面對同樣的小型醫療中心,同樣年輕的女性瘧疾患者。

不同的結果

但這次情况有所不同。 現在我已經有多年處理熱帶疾病的經驗。 此外,無國界醫生還捐贈了一輛救護車,以便在需要時安全地進行轉診。

我們很快與該州首府卡魯帕諾(Carúpano)的無國界醫生支持的醫院進行協調。

多虧了無國界醫生設立的轉診通道,該女子上了救護車,及時到達了醫院。

雖然嬰兒出生時出現了併發症且在加護病房度過了一段時間,但最終,母子都平安地走出醫院。

小小的變化

我在蘇克瑞參加的無國界醫生的專案側重於生殖和性健康,以降低產婦和新生兒死亡率。先前,該州的無國界醫生團隊專門關注瘧疾,我們也仍在捐贈瘧疾治療資源給該地區的委內瑞拉衛生服務機構。

當那名女子走進診間時,若我們的團隊不在場,沒有救護車,或者醫院沒有資源,嬰兒很可能在到達醫院之前就已經死亡了。母親也可能會有危及生命的併發症。

從許多方面看來,一段瘧疾的療程,一個改進的轉診過程都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但正是這些小事對我造成了不可限量的巨大影響。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