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嘯倖存者:感謝上天,我們全家平安!

海嘯倖存者:感謝上天,我們全家平安!

2019-01-07

文:無國界醫生印尼傳訊專員琪琪(Cici Riesmasari)

在海嘯中倖存的艾利斯。

30歲、懷孕七個月的艾利斯(Elis)憶述海嘯當天的情景:「海嘯來襲時,我正在洗澡,因為我覺得那天太潮濕了。」
2018年12月22日,當海嘯撲向印尼巽他海峽沿岸時,艾利斯一家正在納閩(Labuan)一個岸邊村莊的家裡;而他們的父母則住在隔壁。

第一波巨浪湧至時,艾利斯的丈夫普旺托(Purwanto)大喊:「海嘯!海嘯!」提醒妻子後,他趕緊跑到隔壁,以確保女兒和岳父母都能逃走。
艾利斯說:「當我聽到丈夫大叫,我就以最快速度穿上衣服。他回家協助我時,第二波更大的巨浪已往我們的房子撲來了。」
巨浪約7至12公尺高,比附近的燈柱還要高,把他們家夷為平地。35歲的普旺托左大腿被屋頂的錫片砸傷,艾利斯則因櫃子、桌子及瓦礫擋住去路而被困。

艾利斯回憶:「我盡力保護肚子裡的小孩,以免被任何東西撞到。我沒有看到我女兒,也沒有看見父母親。我只聽見丈夫在叫我。」
普旺托雖然受了傷,但幸運地仍能救走艾利斯。不過,他們始終找不到女兒和岳父母。兩人無奈地徒步離開被海嘯破壞的家,前往納閩衛生中心,暗忖親人可能已遭遇不測。

海嘯分隔艾利斯一家

艾利斯和普旺托走了兩公里,途中,他們遇到一名騎機車的男子,並把他們載到納閩衛生中心。
抵達後,夫妻倆看到不少人像自己一樣受了傷在等候治療。其間,他們繼續打聽家人的下落。
艾利斯說:「就在當晚,我們聽說女兒平安無事,並與我姊在一起。」
翌日,艾利斯和普旺托與父母重逢,他們的傷勢頗重。艾利斯說:「感謝上天,我家人雖然受傷,但總算安全了。」

無國界醫生的醫師正幫35歲的普旺托的傷口敷藥。普旺托和妻子是巽他海峽海嘯的生還者。
35歲的普旺托,正由無國界醫生的因德拉加亞醫師(Dr Patrick Indradjaja,右)幫傷口敷藥。普旺托和他的妻子艾利斯,都是2018年12月22日印尼巽他海峽海嘯的生還者。

 

無國界醫生的醫師正在重新包紮艾利斯母親的傷口。她在海嘯中受傷,她的家也被摧毀。
因德拉加亞醫師正在重新包紮艾利斯母親(左)的傷口。艾利斯的媽媽因為12月22日的這場海嘯受傷,她的家也被摧毀。她說,這是她在齊貢當(Cigondang)村的拉巴甘榜(Laba Kampong)住了50年來,第一次的海嘯經驗。

無國界醫生支援海嘯災民

艾利斯及普旺托接受治療的地方,是無國界醫生在納閩的衛生中心。艾利斯回憶道:「我週日在中心遇到無國界醫生的助產士迪娜(Dina)女士和桑提(Santi)醫生,他們替我和胎兒做檢查。我身上幾乎各處都有瘀傷、紅腫,但感謝上天,肚裡的小孩沒事。」艾利斯微笑道。

醫療團隊照料著艾利斯,以確保她能得到適當的照護。接下來,她在衛生中心住院住了三天。由於艾利斯的母親和普旺托都傷得頗重,團隊將兩人轉診到班迪格蘭(Pandeglang)的醫院;而因為左手受傷,艾利斯的父親亦被送到同一間醫院。

無國界醫生在班迪格蘭

自2018年2月起,無國界醫生就與印尼衛生部展開合作,在班迪格蘭開設有關青少年健康的專案。海嘯來襲後數小時,組織的緊急醫療隊隨即探訪並支援兩個重災區——納閩和卡里塔(Carita)的衛生中心。

組織亦設立行動診所,為納閩及卡里塔的避難處、收容點及附近社區提供服務。這些地方有很多居民因海嘯受傷,卻無法獲得醫療服務。

無國界醫生團隊於行動的第八天探訪了艾利斯姊姊的家。艾利斯離開衛生中心後在這裡暫住,丈夫及父母也在此借宿。

團隊檢查了艾利斯、普旺托及艾利斯父母的傷勢,換藥後再包紮傷口。艾利斯說:「我們很希望盡快搬到新家。我明白壓力很大,但不希望我的創傷會影響到我的小孩。我目前很好。」

海嘯之後

本次海嘯影響了印尼萬丹省(Banten)及楠榜省(Lampung)的五個地區,當中以班迪格蘭災情最慘重。印尼氣候、氣象及地球物理局(BMKG)證實,海嘯由「喀拉喀托之子」(Anak Krakatoa)火山爆發、導致海底地滑所致。

截至2018年12月28日下午1時30分,印尼國家災害管理局確認已有40,386人失去家園,當中逾八成來自萬丹省的班迪格蘭地區;死亡人數達到426人,另有7,202人受傷、23人失蹤,以及1,296間房屋被毀。

而在無國界醫生的之援下,納閩和卡里塔的衛生中心提供的醫療服務得以持續。組織的醫療團隊在此提供的支援包括個案管理、感染預防、衛生管理,以及庫存和其他需求評估。

對於確保病患的持續治療而言,這些支援相當珍貴且重要。另外,無國界醫生還與地區內能執勤的救護車保持聯繫,讓轉診病患的工作能順利進行。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