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在危機中保有希望與團結

緬甸|在危機中保有希望與團結

2021-04-06

MSF 在緬甸工作近 30 年,是首個在當地工作的國際非政府組織。我們至今一直在若開邦、克欽邦、撣邦、德林達依地區及仰光推行醫療專案,彌補醫療服務的不足,以及應對因種族之間的緊張局勢,人民流離失所而造成的巨大醫療需求。


作者:法蘭切絲卡‧昆托 Francesca Quinto(MSF瑞士駐緬甸專案總管)

myanmar-naga.jpg
在那伽(Naga)行動診所等候問診的病人,攝於2019年2月。©MSF/Scott Hamilton

計程車的後視鏡上掛著一串茉莉花所散發的甜美香氣,是在這個一夜之間遭逢巨變的國家裡,唯一熟悉的事物。2月1日那天早上,我和緬甸數百萬人一樣,被軍方宣佈國家進入緊急狀態,以及已從文人政府手中奪取權力的消息驚醒。

當我們開車穿過仰光靜得可怕的街道時,這座城市彷彿陷入昏迷。那天下車時計程車司機的提問,成為對我和其他許多人的關鍵詰問:「國際社會會幫助我們嗎?」

隨著過去幾天軍方激烈且暴力的反擊毀滅了抗議者的生命、隨著醫護工作者和其他人受到攻擊、隨著人們的夢想和抱負逝去,這個問題變得極其迫切。

緬甸各地數十萬人克服了最初的衝擊,迅速動員起來,為決心堅持數週以至數月的抗爭做好準備。我看到許多原本沉著的緬甸同事被悲痛淹沒,但仍堅定勇敢地與他們的社群站在一起。

在許多緬甸人所面臨的巨大災難面前,我最初的擔憂顯得微不足道。當許多人在為自己瞬間消逝的未來感到悲痛時,我擔心我們工作人員的安全,也憂心我們對病人的照護會因此受到干擾。

作為一名人道主義者,多年來我已經練就以公正的需求為視角,在變化莫測的政治陡坡裡前行。我們根據需求制定我們的行動方案,與任何掌握關鍵決定權的人進行談判,以便接觸我們想要幫助的人。我以為我們是外來者的緣故或許能使我們的情緒不至於隨著波動,但有時這些自以為是的泡沫會破滅。

在今天的緬甸,人們大聲要求的東西遠遠超過我們所能提供—自由和正義,安全和保障。我收到一些來自同事們的懇求訊息,有些人說他們感到不安全,有些人則說他們感到不受保護、很脆弱。

而大多數人則說,人們想要的不僅僅是物質上的支持。人們想要團結感,一種他們並不孤單的感覺,一種才剛開始萌芽的夢想不會破滅的保證。他們期待我們表達立場:明確地譴責軍事接管。

作為一個揮舞中立旗幟的人道主義者,我痛苦地感受到我們行動的侷限性。我羞愧地低下頭,說一些支持的話,然後回頭去制定緊急醫療支援的計畫。

同時,一場公民不服從運動也在不斷壯大。在公共服務普遍中斷的情況下,我認為我們的責任是──滿足健康需求,卻被一些人認為是在維持公共體系。在他們眼中,公共體系已經失去了所有的合法性。對他們來說,繼續支撐國家的公共設施,是對誓言投身不服從運動這個社群的一種背叛。

儘管有這些顧慮,但我們不能放棄病人,不能危及他們獲得醫療保健的機會。因此,我們調整了工作方式,讓包括工作人員在內的人們更能接受。

我們習慣在最惡劣的情況下拯救生命。但這種在動盪中提供臨床護理的形象,對某些人來說像是對他們的困境無動於衷。

這並不是說人們迴避我們所提供的支援,或者不需要醫療服務。各社群已迅速動員起來,去照顧那些暴力衝突中的傷患。一個社群主導的醫療照護網路迅速出現,他們對社群的承諾、團結與能力確保了他們能滿足緊急醫療需求,而這是人道工作者無法做到的。

即使我動員我的組織去支持各個社群照護傷患時,我仍不禁擔心長期動盪將對整個緬甸產生深遠的影響。

國家行政部門,特別是省級政府,已經開始接受軍方接管,並且已日益成為軍方及其行政部門主張合法控制的鬥爭場所。

公共衛生受到嚴重打擊。衛生服務被中斷。接受長期治療的病人,包括人類免疫缺乏病毒(HIV)感染者,可能將面臨嚴重的後果──抹煞緬甸多年來在減少這個病毒傳播方面取得的進展。

對於像我們這樣一直支持緬甸衛生當局擴大對人類免疫缺乏病毒、C型肝炎和肺結核等疾病治療的組織來說,目前的僵局意味著數週以至數月的不確定性。我們不再有一個對口單位一起合作,去解決我們本應與衛生當局合作處理的健康需求。我們亦擔心這將會影響我們接觸到弱勢群眾的機會。

緬甸擴大健康照護服務的能力已經因新冠肺炎的經濟後果而蒙上了陰影。而現在,隨著該國經濟在軍事接管後急劇下滑,貧困率可能會飆升,從而倍增了對國際援助的需求,以維持人們免於經濟困難。但外國捐助者已停止提供新的資金,今後幾年都有可能對人們的生活與健康風險產生影響。

雖然我顯然無法充分回應計程車司機的問題,但在這個充滿考驗的時代,我們最起碼能做的就是陪伴在同事和患者的身邊,盡力為最弱勢的群體維護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