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蘇丹:洪患後數月, 數十萬人仍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南蘇丹:洪患後數月, 數十萬人仍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2022-01-12

當洪水水位開始在她的村莊上升時,21歲的尼亞貝利(Nyabeel)和她的丈夫不知該如何是好。離開他們賴以生存的土地是個艱難的決定。她說: 「 我們花了三天時間, 帶著四個孩子和一群山羊搬家,實在相當困難。」 

洪災已持續了近八個月,南蘇丹北部團結州(Unity State) 的人民仍舊生活在困境中。 他們在惡劣的生活環境中處處面臨著傳染病和水媒疾病爆發的風險。這些人在幾個臨時營地生活,面對著糧食短缺,收入匱乏,營養不良和缺乏安全水資源的困境。 據估計,受這場洪災影響的人數達835, 000人。 

耕種土地所得的糧食和山羊奶曾是尼亞貝利一家的食物來源。 「我們昔日的生活比在這裡更為穩定, 現在我們每天只能靠一頓玉米維持溫飽。」 尼亞貝利帶著她一歲營養不良的孩子來到無國界醫生在魯布克納鎮( Rubkona )庫門多克( Kuermendoke )營地的行動診所,接受治療和接種疫苗。庫門多克營地是五歲以下患有嚴重急性營養不良兒童的三個高比例營地之一。 無國界醫生緊急洪災響應醫療隊隊長雷札伊.艾沙吉安(Rezaii Eshaghian)博士說:「我們的調查顯示難民營內營養不良患病率遠高於世衛組織 2% 的門檻。」 

他接著說,洪水的影響顯而易見,「當你穿過營地時, 你會看到營養不良的兒童、人們收集骯髒的洪水飲用、倒下的牛群和遍地的牛屍。如此惡劣的生活條件無疑正在損害人們的健康。」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的初步研究表明, 大約65,000公頃的耕地因洪水而受損, 在南蘇丹10個州中的8個州造成超過80萬牲畜死亡。失去如此多的牲畜使得許多流離失所的婦女只能靠撿柴火來賺取收入。雪上加霜的是糧食商品價格飆升使得流離失所者們更難獲取食物。 

由於住院治療餵食中心( Inpatient Therapeutic Feeding Centre - ITFC)的入院人數增加了80%, 無國界醫生在團結州首府班提烏( Bentiu)境內流離失所者營地的醫院開設了第三間 ITFC病房。無國界醫生的團隊也在開展行動診所的工作, 在馬約姆(Mayom)地區, 班提烏和魯布克納的營地以及周邊地區進行巡診,以應對瘧疾,營養不良和急性水樣腹瀉。 

大多數流離失所者幾乎不可能找到安全的飲用水。四個孩子的母親尼亞帕爾(Nyapal)說:「 我們唯一的飲用、做飯和洗衣的水源就是洪水了。」 

在班提烏周邊地區發生水災前,境内流離失所者营地的衛生條件已經處於危急狀態,而且設施鮮少得到維護。無國界醫生為應對洪水而派出的緊急水利衛生小組組長卡沃.亞辛.阿里(Cawo Yassin Ali) 說:「有一段時間,洪災堵塞了廢水處理廠的通道,導致營地廁所內污水積聚,然後溢出到兒童玩耍的開放式下水道。為了減少疫情爆發的風險,無國界醫生在營地內設立了一個污水處理廠以存放和處理糞便。」

班提烏周圍的水位已開始慢慢退去,但是目前仍舊不清楚尼亞貝利、尼亞帕爾以及其他數千名流離失所者們何時能夠返回家園。 「我們在這裡什麼都沒有,我們是空手來的,村莊被水淹沒,而我們不知道水何時才會退去。」 尼亞貝利說。  

直到人們能夠返回家園前,他們被迫要在如此艱困的環境下生存。這對人道工作者們也帶來額外的挑戰, 使得大家認識到這場危機長期存在的特質,不但要達到高於最初危機發生時所訂的標準,也不能忽視對即時需求的回應。 

「這裡有著龐大的需求,包括需要適當的庇護所,清潔的水源和基本衛生設施,高品質的醫療照護,足夠的食物和生計支持。人道工作者,捐助者和南蘇丹政府需要現在就採取行動,以免為時已晚。這些人無法再等待下去了,」 艾沙吉安博士說。 


無國界醫生自1983年以來一直在南蘇丹工作, 目前在該國各地開展超過14個專案並為最需要的社區提供拯救生命的醫療照護。無國界醫生團隊在該國各地的醫院和診所工作,當中部分為我們在全球各地開展的最大型專案。我們提供基本和專業的醫療服務,並呼籲關照被孤立群體、境內流離失所者和南蘇丹難民。無國界醫生團隊繼續與當地衛生部門合作進行新冠肺炎疫情的回應工作。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