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地震生還者:「我不知道還能去哪 」

阿富汗地震生還者:「我不知道還能去哪 」

2023-11-10

地震發生後的救援行動

10月7日至10月15日期間,阿富汗西部的赫拉特省(Herat)遭受了三波強震,以及不計其數、強度不一的餘震。

無國界醫生在赫拉特地區醫院的兒科部門開展常規活動,我們在這次震後捐贈了應對大規模創傷的工具包,在醫院內區內共搭建了10頂帳篷,以安置傷者及其看護者。在最初幾天,醫院治療了大約540名傷者,10月11日地震之後治療了126人,15日的地震之後來醫院的人數達到167人。據當局估計,地震造成2,000人死亡,但具體數字仍不清楚。

大多數患者身受輕度至中度損傷,心理健康支援仍然是首要的需求。很多人失去了家人、家園和財產,一些人甚至可能是整個村子中僅剩下的幾名倖存者。無國界醫生團隊一直在城外探訪受影響最嚴重的地區,以評估那裡的醫療需求,其中就包括辛達詹地區(Zinda Jan)。


下面的故事是一些倖存者的自述:

賈馬里37

MSB172982.jpg
賈馬里Rabieh Jamali) ©Paul Odongo/MSF

賈馬里來自一個叫做Seya Hab的村莊,這個村莊位於辛達詹,在這次地震中被毀。她現在和爸爸默罕默德(Gul Mohamed)以及其他倖存的家人住在醫院裡。賈馬里腿部、頭部和背部受傷。他們一家已經住院了5天,儘管現在已經可以出院,但他們還是選擇住在帳篷裡。

當第一波地震來襲的時候,我們剛吃過午飯,我的丈夫和女兒走出家門。那時,我們聽到了很大噪音,感到地動山搖,接著一片漆黑。當我醒來時,人們正在搬走壓在我和我家人身上的磚塊。地震來時,房間裡一共有六個人,我三歲的女兒死在這場地震之中。


沙馬伊爾25

MSB172972.jpg
沙馬伊爾Shamaeil) ©Paul Odongo/MSF

沙馬伊爾來自辛達詹的Naieb Rafi村。她被倒塌的牆砸傷了,腿被砸斷,背部也受了傷。地震前她懷有身孕,預產期也快到了;但是她在這場地震中失去了腹中的孩子。

我的女兒被埋在廢墟之下,但是謝天謝地,她沒有受傷。我們都被困在廢墟之中,當我們被人從廢墟下救出來時,我已經血流不止,失去了意識。當我恢復意識時,我發現自己身處在產科病房。我試著回憶發生了什麼。我最初以為只有我家的房子被毀,但是之後我的媽媽和一些親戚告訴我,整個村子都被夷為平地。我還得知,我失去了腹中孩子。


馬利克

MSB172985.jpg
馬利克Farhah Din Malik)與他的女兒  ©Paul Odongo/MSF

當馬利克的兄弟告訴他家鄉發生地震時,他正在伊朗工作。他立即動身前往家人身邊。回程花了他兩天的時間。現在,他和12歲的女兒、妻子麥迪娜(Madina)、他兄弟的妻子和另一個親戚待在無國界醫生的帳篷內。

10月7日週六那天,我上完夜班剛起床,正在進行祈禱前的洗漱。就在那時我接到了我兄弟的電話。他在電話那頭哭著跟我說,要我回家,我們失去了很多親人。當我問他都有哪些人時,他開始數:我的母親、九個月大的女兒、我的妹妹,還有我兄弟三歲的女兒。他和我說整個村子都塌了。他說道:「趕快點回來吧。 」我也開始哭了。

妻子麥迪納:

地震發生時,我們正在房子內。我們被埋在了坍塌的房頂下。我九個月大的孩子當時在臥室的搖籃裡,他死在了廢墟下。

我的頭上縫了針,背部也感到疼痛。我們被直升機送到了這裡。今天,醫生去掉了我的名字,他們希望我出院,但是我不知道我能去哪裡。

我們現在最大的需求是能有一個家。我們村裡的冬天十分寒冷,僅有一頂帳篷不能禦寒。


桑金26

MSB172990.jpg
桑金(Sangin) ©Paul Odongo/MSF

26歲的桑金來自辛達詹的Naieb Rafi村。在這場地震中,他的手臂骨折,肩膀扭傷。地震前他才剛剛訂婚,正在為婚禮存錢。他的四個姐妹都在地震中喪生。

上午 11 點半左右,一陣大風襲來,地動山搖,整個村莊都坍塌了。只有少數人倖存了下來,我現在還在想,倖存下來對我而言是幸運還是不幸。

地震當天上午,我在外面工作。中午的時候我回到家裡和媽媽以及四個姐妹吃午飯。就在我準備出門的時候,地震來了。我想跑到外面去,但是我困在了一面倒塌的牆的下面。姐妹們聽到了我的聲音,就在她們也想跑出去的時候,屋頂掉了下來。

我大聲呼救,人們過來把我救了出來。但是當人們把我的姐妹們從廢墟中救出來的時候,她們都已經沒有了呼吸。

我失去了意識,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我發現我在醫院裡,手上纏著繃帶,吊著點滴。那時我才意識到究竟發生了什麼。現在我的腦中還是能聽到地震的聲音。

我覺得孤單,我幾乎失去了所有最親近的家人。我不知道能做什麼,我需要錢來活下去,我還要結婚,還要蓋房子。我覺得很壓抑。我媽媽在其他的病房中,但是我不知道是哪一個。當地震發生的時候,我的爸爸在伊朗,地震後我還沒見過他,不知道他在哪裡。


薩拉姆46

薩拉姆來自因吉爾地區(Injil)的Sanjaib村。他談到了第二次地震之後發生的事情。

我們失去了所有,生活無以為繼。 我們失去了牲畜,財產和我們的家。我們正盡全力要恢復一切。

*姓名已更改,以保護其身份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