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沒有侵犯、剝削及騷擾的工作環境

無國界醫生致力促進沒有侵犯、剝削及騷擾的工作環境。我們的領導層明確承諾加強預防和打擊任何侵犯和騷擾行為的機制和程序。我們期望所有員工遵守無國界醫生的行為規範守則(只有英文版),遵守我們在憲章中列明的宗旨。

我們組織的誠信源於每位員工無論身處何地都會保持良好品格,並充分尊重我們所援助的社群。對我們而言,這代表我們不會容忍員工利用他人的脆弱進行剝削,或藉其職位謀取個人利益。

申訴機制

我們一直以來設有程序,包括申訴機制,以鼓勵、察覺、舉報及處理各種不當行為、騷擾及侵犯。我們鼓勵全體員工透過這些機制向其上級舉報任何不恰當或侵犯行為,或透過特定的舉報管道,以專用的email地址,向沒有從屬關係的同事舉報。我們同樣鼓勵無國界醫生所援助群體的受害人或證人,向我們舉報任何不當行為,以便我們能夠妥善處理有關指控。

無國界醫生透過多種形式提高意識,知會所有員工可用於舉報侵犯行為的機制,包括印製員工守則,還有在簡報會、前線專案考察及培訓中,向員工傳達這些資訊。此外,組織會定期更新及改進有關侵犯行為和管理方法的線上簡介和培訓單元課程。

近年來,無國界醫生在這方面展開了一系列的工作,包括:

  • 開設新職位和/或增加對員工的支援,提供培訓、前線專案考察、對事件展開調查;
  • 為員工提供工作坊和其他形式的諮詢,以評估問題和解決相關問題所需的行動;
  • 修訂、推廣並加強對員工提供如何舉報騷擾、侵犯或剝削的指引;
  • 在我們展開專案的地方提升病人和社區層面的相關意識;
  • 改善資料收集和分享的方式。

以保密方式處理個案

無國界醫生努力以最保密方式處理相關情況,以確保人們可以安全地申訴,而不用擔心個人安危、工作或他們的隱私。

每當接獲不當行為的舉報,無國界醫生的首要考慮,是可能受害者的安全和健康。組織會即時關注情況並援助受害者,包括提供心理支援及醫療照護,以及獲取法律支援。

無國界醫生必定會尊重受害者,由他們決定會否將事件訴諸司法機關。對涉及性侵犯未成年者的事件,無國界醫生的政策是根據該受害人的最大利益以及可用的司法程序,決定是否將事件向司法機關舉報。

主要挑戰:減少舉報的障礙

2018年:
儘管比起2017年,透過我們申訴機制舉報不當行為的個案有所增加,但無國界醫生認為,目前不當行為的個案仍被低估,原因與低報加上資料收集困難有關。

2018年,無國界醫生有43,344名員工在前線專案工作。我們2018年收到的警報和投訴數字有顯著增長,共有356件申訴,2017年是182件。這個數字是從前線專案收到的警報和投訴,不包括辦事處。我們希望這些數字顯示我們對問題的關注有所增加,鼓勵了更多人提出申訴。

這些申訴經調查後,有134件確認涉及侵犯或不當行為(2017年是83件),當中78件涉及侵犯,而2017年這類個案共有61件(這包括多種形式的侵犯:性侵犯、騷擾和剝削;濫用職權;精神騷擾、歧視、肢體暴力)。在2018年所有形式的侵犯個案中,52名員工被革職(2017年有58人因侵犯行為被革職)。

在該78件侵犯個案中,59件涉及性侵犯、騷擾或剝削,2017年則有32件。在這些個案中被革職的人數,從2017年的20人增加到2018年的36人。

另外,56件個案確認有不當行為,2017年則為22件(不當行為包括:管理不善;不當關係;不符合社會標準或影響團隊凝聚力的行為;濫藥酗酒)。

我們會繼續鼓勵員工、病人或其他任何與無國界醫生有聯繫的人,向我們報告他們遇到的任何事件或不可接受的行為。

關於數據變化:因為數據收集匯總的方法有所改善,無國界醫生已經更新了2017年的相關數據。最終匯總的申訴個案高於之前公布的數字,由原本146件改為182件;2017年確認的個案數字亦有輕微增長。請注意,2018年仍有個案在調查中,所以總體數字有可能有輕微改變。

2019年:
無國界醫生繼續面對不當行為未被全數舉報的挑戰。自2017年以來,我們看到投訴個案有所增長,這反映已有更多人使用無國界醫生的舉報機制。2018年至2019年間舉報個案的總數略為下降(下降10%)。我們相信這主要是由於加強與內部及外界溝通此議題後,有大量歷年來的過往個案在2018年被舉報。我們需繼續努力,以提升各層級對舉報機制的應用,特別是那些代表性不足的群體,包括無國界醫生的當地員工、病人及病人的照顧者。2019年的數字顯示,來自這些群體的申訴有所增長,令人鼓舞,但我們知道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2019年,無國界醫生在全球有約65,000名員工,當中超過90%的員工在前線專案工作。我們共收到322件申訴,少於2018年的356件。這個數字是從前線專案收到的警報和申訴,不包括辦事處。

這些申訴經調查後,有154件確認涉及侵犯或不當行為(2018年為134件),當中104件涉及侵犯,而2018年這類個案共有78件(這包括多種形式的侵犯:性侵犯、騷擾和剝削;濫用職權;精神騷擾、歧視、肢體暴力)。在2019年所有形式的侵犯個案中,57名員工被革職(2018年有52人因侵犯行為被革職)。

在104件侵犯個案中,63件涉及性騷擾、侵犯或剝削,而2018年則有59件。在這些個案中,被革職的人數從2018年的36人增加到2019年的37人。

另外,50件個案確認有不當行為,2018年則有56件(不當行為包括:管理不善;不當關係;不符合社會標准或影響團隊凝聚力的行為;濫藥酗酒)。

雖然與2018年相比,整體投訴數字減少10%,但令人鼓舞的是,來自代表性不足的群體所作的申訴個案有所增加:來自當地員工的投訴從2018年的128件增加至2019年的144件。這是朝正確方向邁出的一步,不過,來自當地員工的代表性仍然不足。他們佔前線專案員工的90%,但他們的申訴只佔全部申訴的45%;來自無國界醫生的病人及其照顧者的申訴個案也有所增加,但必須指出的是,這是一個非常低的基數:從2018年的13件增加到2019年的19件(增幅為46%)。病人和其照顧者沒有作出舉報,是我們必須繼續關注的一個現況,以確保人們可以理解並運用相關機制。2019年間,我們採取了多項措施來解決這個問題,包括制定員工培訓單元課程和工作坊,以蒐集病人和照顧者的意見。

事件未被舉報,原因可能和整個社會上大致所見的情況相似,包括受害者害怕不被相信、歧視及可能被報復。在眾多無國界醫生進行救援、出現危機的環境,例如衝突地區等,這種情況更為嚴重。這些環境往往普遍缺乏保護受害者的機制,加上暴力橫行,以及肇事者不受懲罰,而當地人群也高度依賴外界援助。因我們員工的人數、人員變動和背景多元,無國界醫生需要持續作出努力,讓各方知道組織針對騷擾及侵犯的政策,舉報侵害或騷擾的所有可用的機制,並不斷提高相關意識。

要達到並維護沒有騷擾和侵犯的工作環境,需要不斷努力,我們所有人都責無旁貸。我們亦承諾,不會對我們竭力提供援助的脆弱人群造成任何傷害。

我們會持續鼓勵員工、病人或其他任何與無國界醫生有聯繫的人,向我們報告他們遇到的任何事件或不可接受的行為。